未分類

魔影的聲音在這個時候.忽然間變得有一些沙啞起來.其中那種尖銳的語氣.讓人聽了立即便感到一陣陣的難受.

「嗡嗡嗡.」

而在魔影的背後.那扇高大的漆黑之門.在這個時候已經是完全顯現出了真容.雙扇緊閉的大門之上.鐫刻著一幅幅龐大且充滿詭異氣息的圖案.有鞭撻流血的場景.也有血腥至極的斬首畫面.總之整座大門都充滿了一種暴力血腥的氣息.不詳、詭異.這兩種氣氛.濃重的繚繞在大門的周圍.

「吱呀.」

一聲輕微的開門之聲.在空中響徹了起來.伴隨著這道真是無比的開門聲.龐大的漆黑大門終於是緩緩打開了.比之外界天空更加深邃的黑暗.赫然便出現在了大門的裡邊.

「唰…唰.」

僅僅片刻的功夫.一個又一個的猩紅的.如同是眼眸一樣的東西.恐怖且突兀的出現在門裡邊那一片的黑暗之中.尤為的顯眼.

「那是什麼東西.」

隔著天空.蒼天和羲皇老人.同樣也是被開啟后的大門之內的東西吸引到了注意力.他們從大門的後面.感受到了一種充滿毀滅的氣息波動.

「你竟然從殘破的魔界當中.召喚出來了那些被魔氣侵蝕生機的腐屍.如此惡毒的招式你也有臉施展出來.難道就不怕遭受反噬被上蒼責罰嗎.」

蒼天和羲皇老人一時間難以辨別出來門后的東西是什麼.但是金色骷髏和魔影之間已經大了不少的交道.傳承了魔神與神明記憶的他們.自然是知道所謂被魔氣侵蝕生機的腐屍是什麼東西.

「到了這一步.我也不妨告訴你.為什麼外面居住的那些生靈們.不能遠離北冥的原因吧.那是因為他們都沾染上了黑夜瘟疫.這種奇怪的瘟疫.正是我從這些腐屍當中提煉出來的.每逢外界黑暗的時候.我都會將其散播出去.讓外面的那些生物沾染上.只要有脫離我掌控距離範圍外的.那些沾染上的瘟疫就會立即發作.剝奪掉他們的生機.」

此話一出.蒼天整個人都是震驚了起來.

「就是利用這種手段.我才能將整個禁區的生靈都禁錮到這裡.來助我完成吞靈大業.唯有這樣我才能真正強大起來.而後才能脫離這個地方.真正的無敵於大陸.」

也許是繼承了眾多魔神意志的原因.在魔影的身上.金色骷髏看到的儘是當初魔神們的負面黑暗.畸形壯大起來的野心.使得魔影的惡毒和兇狠.比之真正的陌生都要更甚一籌.

「你簡直該死.」

金色骷髏體表上的那一道虛幻閃現的身影.人性化的怒罵一聲.而後那虛幻的表情之上.充滿了憂慮的神色.想來被釋放出來的腐屍.著實的讓金色骷髏頭疼不已.一旦讓它們流落到外界.這些被魔氣侵蝕的腐屍們.面對鮮活的生靈時.唯有血腥吞噬這一條路可走.那腐屍身上的瘟疫.卻是最為讓金色骷髏頭疼的地方.

「老傢伙.快隨我一起出手.萬萬不能讓這些噁心的東西衝出這個小世界.不然的話.外面僅剩的幾隻種族就危險了.」

蒼天隨即招呼一聲之後.便高高地飛起.朝著天空上的那道地獄之門衝去.

「小爬蟲的血肉我早就覬覦很久了.可惜的就是現今的瘟疫還奈何不了你們的那種強橫的體質.怪就怪這種瘟疫剛剛創造出來的時候太過弱小.雖然能夠依靠吞噬血肉之力來壯大自身.但是現今的強度還是不足以吞噬你們這些小爬蟲.不過既然你主動過來送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虛幻的魔影在見到蒼天徑直的衝過來之後.頓時心中一陣大喜.雙手快速的結完剩下的幾個手印.完全的將身後的地獄門敞開之後.便不再繼續關注地獄門.而是猙獰一笑.朝著蒼天沖了過去.

「魯莽.他雖然只是魔神影子的聚合體.但是因為他自身的一些特殊性質.導致你們根本就應付不了.如此莽撞的行為豈不是主動送死嗎.」

金色骷髏在見到蒼天沖入了茫茫黑霧當中之後.心中不禁擔憂起來.同時施展神力.大踏步的朝著那黑霧邁了過去.

「喀嚓嚓…轟隆隆.」

在金色骷髏還未抵達黑霧當中的時候.只見遠處的黑霧當中.快速的閃現出數道明亮的閃電雷光.伴著生生震耳欲聾的雷鳴之聲.黑霧當中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只見黑霧漫天翻卷不定.同時一股浩然正氣從黑霧當中散發出來.

「我怎麼忘了.天雷主刑罰.是天地間最為浩然無匹的力量.也許雷電之力.正好能夠剋制魔影的腐屍瘟疫.同時也能鎮壓魔影.」

想到這裡.金色骷髏不再有絲毫的遲疑.一步邁出.下一刻間整個人便出現在了黑霧的最深處.只見此時的蒼天.已經顯化出了他們龐大無比的蒼龍之身.蜿蜒蒼勁的龍身.如鋼鐵鑄造的一般.不斷的激蕩散發出道道弧形電芒.而那魔影正如金色骷髏猜測的那般.對於蒼天的雷電之龍忌諱莫深.每一道雷電攻擊發出之後.魔影都是不曾正面回擊.而後巧妙的利用其身法.來和蒼天周旋起來.

「我來接手.你快速消滅從地獄門湧出來的那些腐屍.用你的雷電之力徹底銷毀它們.」

金色骷髏一掌拍出.頓時浩瀚的靈魂之力將魔影的身影鎖定.從蒼天的手中.接過了戰鬥的主動權.凌厲的朝著魔影撲殺而去. ?「現在阻止.你不覺的已經晚了一步嗎.」

面對再度衝上來的金色骷髏.魔影猙獰的大笑起來.同時帶動身後那漫天的黑霧.極速的迎著金色骷髏沖了過去.

「凈化之光.」

一骷髏一魔影.在雙方臨近的時候.金色骷髏不再有絲毫的保留.雙掌交疊.奮力朝著正前方推出.頓時大片的金色光芒.充滿著神聖氣息.快速的照耀在那濃郁的黑霧之上.

「嗤嗤嗤.」

陣陣像是液體蒸發的聲音一樣響徹了起來.只見那被金光照耀到的黑霧.此時如同白雪遇上了驕陽一般.竟然開始了極速的消融.同時道道邈邈的霧氣升騰而起.而那魔影則發出了一聲頗為凄慘的厲嘯.

「混蛋.沒有想到你竟然領悟出了凈化神力.這怎麼可能.」

「連你都能施展召喚地獄門這種法術.而你不過就是眾多擁有了一些魔神意志的影子集合體而已.連你都能施展出魔神的法術.那我堂堂眾神明靈魂碎片的集合體.又怎麼不可能領悟出凈化神力呢.」

金色骷髏在說出這一番話的時候.整個人無喜無悲.看不出有任何的情緒波動.而在見到自己的凈化神力能夠剋制魔影的時候.金色骷髏便趁勝追擊.靈魂之力不再有絲毫保留.全力催動力量來施展凈化神力.

而就在神魔大戰的天平.逐漸的朝著金色骷髏那邊傾斜的時候.而從地獄門中湧現出來的那些大量的腐屍.此時密密麻麻的在大地上行走.目標正是冥洞的出口.其數量之多.簡直令人難以相信.乍一看去.漫山遍野都是.不禁令人頭皮發麻.

「雷霆萬鈞.」

蒼天演化出自己的真身.蜿蜒百丈龐大的龍身.在天空中穿雲破霧的極速趕來.同時龍口一張.數不盡的雷電光書.不要錢似的朝著地面上的腐屍傾斜而去.雷霆炸響.震耳欲聾.當即便將大片的腐屍.轟擊的連渣渣都不剩一點.

連續施法之後的蒼天.渾身縈繞的電芒.不禁變得略微暗淡了一些.但是望著那依然源源不絕的從地獄門之中湧現出來的腐屍.蒼天心中頓時生出一股無力之感.

「老傢伙先幫我抵擋一下.我去嘗試一下.看看能不能將那扇破門給毀掉.不然的話.還不知道數量有多少呢.照此下去.非得把我們二人累虛脫了不行.」

璀璨的雷光在天空上閃現而出.巨大的龍身頓時消失不見.而蒼天則重新顯化出了人身.居高臨下的沖著下方的羲皇老人說道.

「你去便是.這裡就放心交給我好了.」

而身處在下方的羲皇老人.在聽到了蒼天的打算之後.頭也不回的揮出衣袖.打出漫天的火焰.將飛撲上的腐屍擊退了下去.同時高聲的回應了一下蒼天.隨即便身形閃動.化作一抹捉摸不定的銀芒.快速的便來到了冥洞的那個入口平台之上.

這裡是進入冥洞的唯一路徑.羲皇老人以萬夫不當之勇.立身在這裡.須彌火不斷涌動而出.演化出一閃閃銀光璀璨的光門.不斷地將衝上來的腐屍們傳送到群屍的大後方.用這個方法來暫時拖延腐屍們的行動.

「吼」

而朝著那詭異的地獄門衝去的蒼天.在臨近地獄門的時候.頓時發出一聲滔天的龍吟聲波.道道實質一般的音波四散開來.瞬間轟散了圍攻上來的一大批腐屍群.蒼天一吼之力.當即便為自己立身的地方.清掃出一片區域出來.

「滋滋…噼啪.」

蒼天立身於上空那地獄門的正下方.此時整個人像是在醞釀著一記殺招一樣.全身不斷的激蕩出一道又一道的雷光電芒.極盡璀璨湛藍之色.相互激蕩交纏.憑空出現在蒼天的身體周圍.而這個時候.是不是的有著一兩個腐屍大膽行事.揉身撲來.可剛剛接觸到蒼天身體周圍的雷電之後.瞬間轟然一聲.便被擊打成一地灰燼.威力恐怖的令人髮指.

「要用那一招了嗎.」

遠處.不斷利用須彌火來傳送腐屍.減緩它們行進的羲皇老人.老遠便是感應到了一種壓迫感.抬眼望去.見到蒼天全是籠罩在雷電之中后.心中頓然明了.

「龍族奧義北冥蒼龍破.」

一聲極具力量感的沉喝之聲.當即便從蒼天的喉嚨之中傳出.緊跟著只見蒼天雙臂合十緩緩的高舉過頭.一道極為粗壯的雷電當即順著雙臂劃過指尖.朝著天空激射而去.凝聚璀璨.湛藍的雷電在這一刻.儼然已經變為了一種明亮的白色.而這種現象.正是因為雷電之力高度凝聚而產生出來的現象.

「吼.」

「滋滋滋…轟隆隆.」

伴隨著蒼天的那一聲悠遠的龍吟發出之後.順著雙臂激蕩凝聚出來的那道粗壯的雷電.頓時發出陣陣高壓電流的聲響.空氣當中悄然瀰漫出一種焦糊的氣味.

「給我破.」

隨著蒼天一聲令下.原本以為要衝著天空上的地獄門發出的雷電.卻被蒼天雙掌撒開.掌心對著腳下的地面狠狠的一按.

「嗞.」

那道粗壯的亮白色雷電.隨著一聲悠長的嗞響.竟然像是無可阻擋的一樣.瞬間灌注進入了地面之中.極具觀賞性的雷電繞體的情景.也緊隨著憑空消失.

寂靜.忽然間降臨了下來.

「吼吼.」

周圍的腐屍原本忌憚那些凌亂的雷電.但是眼見周圍瞬間恢復了寧靜.這些噁心的東西們.便再一次的躁動起來.鋪天蓋地的朝著蒼天撲來.

而就在這個時候.原本平靜的一切.忽然間被腳下忽然涌動了一下的大地給深深的打破了.

「轟隆隆.」

一身極為沉悶的雷鳴之聲.從阿修羅腳掌下面的地面傳來.緊跟著就看到了地面下面像是有什麼東西在涌動一樣.平坦的地面忽然間變得起伏不定起來.

「嘭.」

「嘭.」

「嘭.」

……

一聲又一聲的轟然聲響響徹耳膜.一道又一道粗壯的雷霆光束.突兀的從地面之中爆射而出.原本平靜的一切.皆是被著不斷湧現的雷霆光束給打破.浩然無匹的雷電之力不斷的擴散開來.範圍在短短兩次呼吸的時間.便擴張到了百丈.而那些衝上來的腐屍們.自然無可懸念的紛紛化作了劫灰.那場面簡直壯觀之極.

而這還不算完.那些密密麻麻沖向天空的雷霆光束.在空中相互交織起來.壯觀的雷電.在空中組成一道龐大的雷電之龍的形態.一鼓作氣.朝著天空上的地獄之門沖了過去.

「給我消失掉吧.」

在那雷電之龍沖向地獄之門的時候.立身於地面上的蒼天.渾身雷芒熠熠.腳掌憤然一跺大地.藉助著強大的反震之力.整個人如同出膛的炮彈一般.瞬息間便趕上了那道雷電之龍.

「蒼龍怒.撼天地.」

緊隨其後的蒼天.右手雷光大盛.轉瞬間那條人類的手臂.便轉換成為了粗壯的龍爪.緊握起來的龍爪.雷電不可抑制的四溢而出.雷電凝聚於拳面之上.一拳轟出.天地一片寂靜.

「吼~吼.」

悠長的龍吟之聲在空中響徹不停.雷電之龍的身後.緊跟著一道碩大的.同樣由雷電組成的虛幻龍頭.而這一前一後.接連轟擊在那龐大的地獄之門上面.一時間天空中雷電大作.天威滾滾令人靈魂生顫.

「成功了嗎.」

雷電的餘波.足足持續了很長的時間才悄然散去.而立身在半空之上的蒼天.雙眸一轉不轉的.緊盯著那天空上地獄之門的所在地.心中忐忑充滿了緊張.

「哼.枉費氣力.那地獄之門與我息息相連.我不滅.地獄門便永久長存.」

遠處正在和金色骷髏激戰正酣的魔影.自然也是見到了剛剛蒼天的那一記奧義的出擊.心中同樣也是被蒼天那簡單粗暴的攻擊方式給深深震撼到了.但是卻信心十足.因為他堅信自己的地獄之門會屹立不倒.他尚且還長存在天地之間.與之息息相連的地獄之門肯定不會受到影響.

「怎麼可能」

終於.蒼天的雙眸一緊.看到了慢慢顯露出來的地獄之門.果然如同魔影所說的那般.高大的門扇.依然靜靜的屹立在那裡.不曾有半點倒塌的跡象.

「蒼天那驚訝失望的心情還未過去.目力驚人的蒼天.便是注意到了地獄之門上的一些細節變化.

原本平整古樸的扇門.乍一看上去無恙.但是仔細觀察的話就會發現.經過了蒼天那接連不斷的雷電轟擊之後.大門的表面已經出現了密密麻麻的細微裂縫.宛如一個被摔出無數道龜裂紋的瓷器一般.

「再來一次蒼天.在施展一次蒼龍破.那地獄門就會倒塌了.」

羲皇老人同樣也注意到了這裡的情況.心中驚訝之餘.也不忘及時的高聲提醒蒼天.

「好.這一次就完全的打破你.」

有了這個信心之後.蒼天抽身飛向大地.雷電再一次閃耀而起.

「你這該死的爬蟲.你休想得逞.今日就先拿你開刀.」

扭曲和憤怒.同時出現在魔影的臉龐之上.漫天的黑霧.似乎也是感應到了魔影的憤怒.當即變得更加的深邃和詭異.

在殘酷的現實面前.魔影不再淡定處事.暴怒的他終於是要施展十成的力量.來對戰金色骷髏和阻止蒼天. ?「今日你們誰也別想走出這個地方了.化魔天地.」

隨著魔影的面孔緊跟著變得猙獰起來之後.一聲怒喝隨即發出.雙臂接連揮動.攪動起背後那漫天的黑霧滾滾.風起雲湧.狂風呼嘯著朝著魔影的身軀挾裹而立.

「今日就跟你做一個了結.」

隨著黑霧不斷的朝著魔影的身軀匯聚之後.原本身影略顯單薄的魔影.而今忽然間變得凝實高大起來.短短几個呼吸的時間之後.魔影真若在世重生了一樣.身軀凝實.高大魁梧如山嶽般.渾身漆黑如墨.像個傳聞中的黑武士一樣.

「小爬蟲.就拿你先來祭招.」

魔影的臉龐凝實無比.一雙眼眸如同兩盞紅燈一樣醒目.巨大的手掌平平攤開.黑霧繚繞涌動.快速的在掌心中凝聚出一把繚繞黑霧的長刀.緊跟著大步邁出.極速朝著蒼天奔去.

「一刀滅生死.」

離著蒼天還有著一段距離的時候.魔影便率先出手.手臂高高揚起.朝著正在地面上蓄勢的蒼天便是斬出一刀.只見漆黑如墨一般的刀光.彷彿將空間都腐蝕了一樣.蜿蜒延伸而出.極速斬向蒼天.

「小心.」

遠處的羲皇老人.在見到了魔影突然對蒼天發難的情形之後.當即一聲高呼提醒.隨即身形閃爍.瞬間出現在蒼天的一側.十指交叉.一團火焰極速的在掌指間繚繞涌動.

「離火印.」

一方被壓縮到極致的晶瑩能量手印.閃爍著火焰的光芒.極速的朝著那漆黑的斬擊擊去.當即便攔腰截斷.激蕩出無盡的能量風暴.

「敢壞我好事.」

一記未果.魔影惱羞成怒.閃身閃爍.瞬間來到了羲皇的身前.一拳一刀接連同時攻伐而出.拳影漫天.殺氣騰騰.刀光漆黑.破碎空間障壁.如死神的召喚一般懾人.

「魔影.該是你收手的時候了.」

這個時候.金色骷髏欺身而來.一雙金色的手掌.漫天漲大.宛如能夠覆蓋住蒼穹一樣.帶動起自身的凈化神力.狠辣的拍在了魔影的身軀之上.導致那原本凝實無比的身體.當即變得一陣渙散暗淡.一個踉蹌不穩.魔影以刀拄地.堪堪才穩住自己的身形.

「今日要不是你們三人聯手的話.豈能是我的對手.」

被金色骷髏的一記凈化神力擊中身軀之後.雖然魔影不像活生生的人那樣口噴鮮血.但是觀其變得有些暗淡的身軀.就可以看得出來.那一記掌擊.著實的給魔影造成了不小的傷害.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你們魔神一族天性如此.也怪不得遭到世人的打壓.今日就送你上路.」

我有一座末日城 羲皇老人閃身而出.來到金色骷髏的身旁.看著受傷不輕的魔影.羲皇老人不待金色骷髏發話.自己便率先做主.騰身躍出.璀璨的須彌火.如同一抹銀光匯聚在一起一般.這種火焰端的是神奇無比.它可放大到足以籠罩一片蒼穹.同時也可以縮小到如同一粒芝麻大小.重若千鈞.捉摸不定.極為的難以掌控.

「禁空、禁地.」

不知道羲皇在做什麼.隨著他的手印接連變化.一道又一道的須彌火從掌印之中飄飛而出.一道打在天空上.一道沉沒於大地之中.銀光騰現的時候.二者相互交纏.快速的形成了一個空間牢籠一樣的東西.將魔影的身軀封困在了其中.

「哼.想封印我.痴人說夢.」

到這了這一步.雙方已經都不再有什麼保留了.一旦有所收手.那結果都是自己承受不起的.而魔影在此刻便決議破釜沉舟.同時面對羲皇、蒼天和金色骷髏這三個絕世高手.魔影倍感吃力.

「轟.」

忽然間.原本安靜的待在羲皇封印當中的魔影.全身忽然綻放出了詭異的黑色火焰.原本有些萎靡的氣息.在這個時候忽然暴漲起來.

「給我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