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李瀟原本打算繼續打通魂脈,可就在此刻,門外有人敲門。

「李少主,孟城主請你去一趟,說有要事相商。」

「知道了。」李瀟睜開雙眼,微微嘆息,他真的不想去孟家,不過孟浩然既然肯幫他,那麼現在還是要去的。

無奈之下,李瀟只能暫時停止修鍊,整理了一番,朝著孟家走去。

一路上,李家的弟子看到李瀟,不由瞪大了雙眼,滿臉的不敢置信。

早上才剛開完家族會議,現在剛到下午,可這李瀟身上散發出來的真氣波動,怎麼又變強了!


「這麼短時間,他又突破了!?」有人驚呼道,滿臉的不可思議。

「這……這樣下去,他是不是會打破幽州城的最高紀錄啊?」

……

須知,幽州城從建立以來到如今,修鍊速度最快的紀錄,就是上官清顏。

她從十二歲開始修鍊,一年不到,就成為了武徒九層,並且拜入紫霄峰門下。

如今,李瀟這才多久,居然成為了武徒六層,這速度也太過駭人了。

「哼,若不是要去孟家一趟,現在在你們眼前的,就是武徒九層的我。」李瀟聽著四周的聲音,心中暗笑不已。

一路走來,李瀟很快就來到了孟家大門外。

這裡是城主府,也是幽州城內最大的一座府邸,氣勢磅礴,恢弘大氣。

李瀟一來到這裡,就被人接進了裡面,來到了孟家大殿之上。

一進入大殿,李瀟就看到了面色陰沉的孟少然,不由一笑,道:「怎麼,還記仇呢?」

「哼,那萬物母氣根不是你能擁有的,你拿著它,會給李家帶去災難。」孟少然冷聲道,顯然還在在意那萬物母氣根。

「少然,李少主是客人,說話注意點。」孟浩然坐在大殿正上方,看似責怪的說了一聲孟少然。

李瀟也不多說廢話,對著孟浩然說道:「叫我來有什麼事?若是為了萬物母氣根,那就不用說了,我是不會給孟家的。」

這話一出,孟少然在一旁頓時急了,當初李瀟可是告訴過他,讓孟浩然去李家親自去取。

可孟浩然也去了李家,卻沒有拿到萬物母氣根,這一點孟少然一直很鬱悶,為何一直強勢的父親,居然會變得「懦弱」了。

「我叫你來,不是為了那萬物母氣根,卻跟那萬物母氣根有關係。」孟浩然說道。

李瀟聞言,神色一凝,道:「是不是皇都那邊,有人要來拿回萬物母氣根了?」

「齊元不想得罪皇都中的那個人,所以將這件事告訴了當初那個少年。而那個少年得知當初留在煉丹師工會的東西是萬物母氣根后,自然是激動,現在估計已經趕在了來的路上了。」孟浩然說道。

「這老傢伙,就這麼怕死!?」李瀟心中有些憤怒,這齊元若是不說出去,皇都的人怎麼可能會來這裡。 齊元是怕皇都的人怪罪下來,所以才將這件事通報了上去。

李瀟憤懣,齊元若是不說,皇都那人怎麼可能知道這是萬物母氣根,更加不可能會來幽州城。

只是,事情已經發生了,那麼就需要解決,而這萬物母氣根,看起來是暫時不能用了。

「你叫我來,就是為了這件事?」李瀟問道,看了一眼孟浩然,他可不信孟浩然會這麼好心的告訴他。

「這只是其一,我想你應該知道,李家不能被上官家掌控,否則這幽州城就是上官家一家獨大了。」孟浩然說道。

正是因為如此,孟浩然才會去幫助李瀟,因為孟浩然知道,李瀟很特別,雖然不清楚李瀟為什麼會變化,但孟浩然在李瀟身上下了賭注。

賭的就是李瀟的將來!

「沒想到孟城主還算聰明,可跟萬物母氣根有什麼關係?」李瀟問道。

「自然有關係,萬物母氣根罕見,哪怕是紫霄峰之中,也未必會有。」孟浩然說道,略帶深意的看了一眼李瀟。

李瀟不傻,孟浩然這意思已經很明確了,希望李瀟將萬物母氣根送給紫霄峰,這樣一來,皇都那人就算來到了幽州城,也只能去找紫霄峰。

要知道紫霄峰地位特殊,哪怕是皇都的人,也未必敢動紫霄峰。

如此一來,這不僅能讓李瀟與紫霄峰的關係親近一些,也能解決皇都的麻煩。

「笑話,這萬物母氣根若是要送出去,我早就送了,何必拿在手中,當個燙手的山芋。」李瀟說道。

「你不交出去,那麼皇都的人過來,你要如何解決?難不成你認為幽州城的家族,能與皇都之中的那些大家族抗衡?」孟浩然皺眉道。

孟浩然是不想看到李家遭受危險,才會出此計策,如今看到李瀟不同意,自然不爽了。

須知李家的存在,可是關係到他孟家今後是否還是幽州城的城主,若是李家沒了,那麼下一個消失的,就是他孟家。

「不用萬物母氣根,我也能進入紫霄峰,況且,你不是說皇都要來挑選少年,進入皇都捍衛軍嗎?」李瀟說道。

「是要來挑選少年,進入皇都捍衛軍,可還需要一段時間,而皇都那人,現在已經在路上了,用不了多久,就會來到幽州城。」孟浩然嘆息道,想要李瀟改變主意。

可李瀟不會改變主意,哪怕是皇都那人逼迫他交出萬物母氣根,李瀟也不會交出去。


「我自有辦法,你儘管放心。」李瀟揮了揮手,不再言語,朝著孟家外走去。

孟浩然身為城主,又是孟家的家主,被李瀟這麼一個小子輕視,自然是有怒。

可是孟浩然現在也不敢把李瀟逼的太緊,萬一李瀟腦子一熱,將萬物母氣根給用了,那麼皇都的人怪罪下來,李家就沒了。

到時候,孟家也會被上官家掌控,這是孟浩然不願意看到的。

「父親,他就這樣走了?」孟少然鬱悶,平日里威嚴十足的父親,為何面對李瀟的時候,會變成這樣。

「由他去吧,他說有辦法,就會有辦法。」孟浩然嘆息道。

「父親為何那麼相信他?」孟少然心中不爽,難以置信,自己的父親居然會相信李瀟。

孟浩然微微嘆息,如今的他,除了能相信李瀟,還能相信誰?去相信李家的大長老?還是去相信那個被架空權利的李天榮?

而此刻,李瀟離開孟家后,直接去了煉丹師工會,一進來這裡,恰好遇到齊元。

「你,過來。」李瀟指了指齊元,隨即進入了后廳當中。

齊元神色一變,他將萬物母氣根的事情通報到了皇都之中,如今看李瀟的樣子,顯然是已經知道了,是來興師問罪的。

「唉。」齊元嘆息,跟著進入了后廳當中。

一來到后廳,齊元就看到李瀟翹著二郎腿,坐在原本屬於他的位子上。

這一點齊元也是見怪不怪了,這李瀟每次來煉丹師工會,就像是來自己家一樣,太過隨意。

「說罷,這件事怎麼解決。」李瀟很隨意的瞅了一眼齊元。

「什麼事?」齊元也是開始裝糊塗了。

「萬物母氣根的事情,需要我全部說出來嗎?歸根到底,我之所以得到萬物母氣根,那都是因為你,你若是不送於我,我會得道萬物母氣根?若是皇都來人,若是怪罪我,那我是不是可以將你拖出來,當個墊背的?」李瀟冷笑道。

這話一出,齊元神色一變,感覺李瀟說的也是有道理。

可是,他已經將這件事通報上去了,現在也來不及反悔了啊。

「李少主,這件事真的很難辦,雖然煉丹師工會不屬於任何一國,但想要在雲水國開設煉丹師工會,卻少不了巴結皇都中的權貴,我這樣做,也是迫不得已。」齊元嘆息道。

煉丹師工會,遍布整個雲水國,就連其他國家,也有煉丹師工會存在。

但是想要在這些國家內建立煉丹師工會,這需要得到皇都的認可,否則也無法建立煉丹師工會。

因此,煉丹施工會雖然不怕這些國家,卻也不想得罪他們。

「這件事,因你而起,你該負責。」李瀟說道。


「如何負責?李少主有話就直說吧。」齊元嘆息道,知道這件事肯定不能善後了。

李瀟聞言,一笑道:「也不是什麼難事,想辦法讓我進入紫霄峰,那麼一切事情都能解決。」

齊元一聽這話,一陣尷尬,他齊元若是有能力讓別人進入紫霄峰,那他還在這幽州城當什麼煉丹師工會的分會長呢。

「我問你,我給你的那些丹方,你們煉製出來的丹藥賣到什麼價格?」李瀟話題一轉。

「這……強身丹一千靈石,通脈丹三千靈石。」齊元回答,不清楚李瀟為何要問這個。

「那這強身丹和通脈丹效果如何?比市面上的一般丹藥強上多少?」李曉再次問道。

「強上幾倍不止。」齊元如實回答道。

話說到這裡,齊元突然心中一動,看著李瀟,試探性的問道:「你的意思是……將這些丹藥送入紫霄峰中?」

「你還不算傻,我的丹方煉製出來的丹藥,絕對非凡,紫霄峰中也不見得會有,你將那些丹藥送給紫霄峰,紫霄峰的人用過之後,就會明白這丹藥的強大,到時候你將我推薦出去,就說丹方是我寫的,自然而然的,紫霄峰的人就會找上我。」李瀟說道。

這一刻,齊元震驚了,這李瀟才多大年紀,心思居然如此縝密,將一切都算好了。

只是齊元依舊有些為難,雖然這強身丹和通脈丹藥效很不錯,可歸根到底,還是屬於低等丹藥,只要超過武徒境界后,這些丹藥就沒用了。

因此,想要靠著強身丹和通脈丹引起紫霄峰的主意,這顯然還不夠。

「這裡有一張丹方,按照上面寫的,煉製一枚丹藥出來,然後與強身丹,通脈丹一同送入紫霄峰,我想他們肯定會來找我的。」李瀟早有準備,將一紙丹方放在了桌上。

齊元聞言,不由好奇,究竟是什麼丹方,能讓李瀟如此有信心。

可是,當齊元拿起桌上的丹方后,眉頭就緊皺了起來。

這張丹方上的藥材,太過普通了,一共一百零八種藥材,全部都是十分常見的。

這樣的藥材,哪怕是數量多,也練不出什麼好丹藥吧?

「李少主,這是什麼丹藥的丹方?」齊元問道。

「這你別管,這丹方中記載的丹藥,你只需煉製一枚,記住了,別多煉製,我不想將這丹藥流傳出去。」李瀟說道。

看到李瀟這模樣,齊元心中一動, 異世穿越帝國

「儘快煉製,皇都距離不遠,也有三天路程,你要在三天內,將這丹藥送入紫霄峰,否則晚的話,後果自負。」李瀟說道。

齊元急忙點頭,這件事可馬虎不得,一旦皇都怪罪李瀟,而李瀟又將他給供出去,那麼他齊元也不好受。

齊元急急忙忙的離開,顯然是現在就要去煉製著丹方上記載的丹藥了。

而李瀟,則是回到了李家之中。

這一次,李瀟回到李家,不管是那些僕人,還是弟子,都對李瀟敬畏有加,因為誰都清楚,李瀟變了,不再是那個廢物李瀟,而是一個資質上佳的李瀟。

「哼,世俗的眼光,依舊是如此的勢利,不如戰場上來的爽快。」李瀟輕聲道。

再次回到屋內,李瀟繼續開始打通魂脈。


這一次,沒人來打擾李瀟,而李瀟也很順利的打通了靈脈。

靈脈,這是存在人腦海之中的魂脈,一旦打通,猶如開竅,將會提升你的資質,修鍊起來,更加的快速。

隨後,李瀟又打通了剩下的周天脈。

這周天脈,一共由一百零八個穴位組成,貫穿全身,打通之後,全身暢通,真氣運轉起來,猶如行雲流水一般自然。

此刻,李瀟已經打通了八道魂脈,只要將最後的武魂脈打通,那麼李瀟就能成為武徒九層的人,從而與自己的武魂,徹底聯繫起來,更能動用武魂的力量了! 武徒九層,九道魂脈,每打通一道,便會讓自身實力增強一份。

武徒境界,是修鍊一途的根本所在,覺醒武魂,打通經脈,凝聚真氣,增加精氣神。

一旦魂脈全部被打通,就能與武魂徹底聯繫起來,從而掌握武魂技,成為武者!

此刻,李瀟凝神,開始衝擊著最後一道魂脈,武魂脈。

武魂脈,只有三個穴道,分別位於頭頂的上靈穴,位於胸口的中靈穴,以及位於腹部的下靈穴。

這是三個靈穴,與一般的穴位不同,與武魂有最為直接的聯繫。

真氣流轉,如同溪流,在體內運行一個大周天後,真氣凝鍊,如同一把利劍,從丹田內迸射而出,沒入下靈穴之中。

「轟!」

隱約間有一道爆響從李瀟腹部傳出,在頃刻間,下靈穴被打通。

隨之真氣逆流而上,貫穿胸口的中靈穴,再沖入天靈蓋上的上靈穴,整個打通武魂脈的過程,一氣呵成!

在武魂脈被打通的瞬間,李瀟雙眼之中有一縷精光閃爍,如同一道雷閃,鋒芒逼人。

這一刻,李瀟身上浮現出了一道淡淡的血色虛影,那便是李瀟的武魂,影殺之魂。

此刻的李瀟與武魂徹底建立了起了關係,隨心所動,武魂也隨之而動。

「十萬年了,分別了太久,終於又在一起了。」李瀟輕語,滿是懷念。

「這一次,不再有千軍萬馬陪伴,也沒有戰將跟隨,將王也不在了,只有我跟你,在這浩蕩世界之中,重現將王皇朝,你可曾怕?」李瀟輕語。

影殺之魂此刻並無意識,畢竟才剛剛回歸,而且李瀟的實力才武徒九層,武魂無法誕生出意識。

不過,一絲悸動從武魂之中傳出,那是一種蕭殺之意,那是一種浩然的氣魄,顯然無懼一切!

十萬年的時間,這對於任何人來說,都是一段漫長的歲月,李瀟重生,更加珍惜眼前的一切。

正是因為如此,李瀟不願意看到李家沒落,被上官家掌控,想要改變如今李家的局勢,唯有進入紫霄峰之中。

當有了一個強大的後盾,那麼李家就不用怕什麼上官家,也不用怕皇都來人,來責問萬物母氣根一事。

打通武魂脈后,李瀟原本打算休息片刻,順便去問問讓齊元辦的事如何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