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晗臨的步子頓了頓.隨即若無其事朝回家的方向走.他才沒有很犟.都是李若子啦.明明他身體健康得很.偏要帶他去醫院.那個老爺爺一看就是嫉妒李若子有這麼威武雄壯漂亮的大狗狗啦.

李若子看著自己狗狗大步前進的樣子.忍不住好氣又好笑.

晚上為了表示對幸運的安撫.李若子特地做了一大鍋蛋炒飯.

晗臨很愉快的接受了.

沒過幾天就到了吃大餐的時候.

晗臨醒得早.但是李若子更早.

這是他第一次看見李若子化妝.

洗澡之後的皮膚很水嫩.李若子坐在梳妝台前.細細在臉上塗抹著.

肌底液精華水乳液妝前乳……李若子數著自己臉上到底被塗抹了多少層.都戴了這麼多層面具了.到時候應該不會情緒太外露吧.

勾勒好最後一筆眼線.微微上揚的眼線拉長了李若子眼裡的嫵媚.

有人可清淡如蓮.也有人濃郁如牡丹.

李若子大概是真的不適合扎樣的妝容.因為晗臨只覺得自己都要不認識她了.感覺太陌生了.

化妝可以連一個人的氣質都改變.

此時不過是早春.可是李若子穿著露肩長裙.肩上只一條薄薄的紗巾.

晗臨突然好想分點自己的毛毛給她……

「幸運.我們差不多要出門嘍.」在拿了一袋牛奶拆開.放在微波爐加熱.然後放到晗臨面前.「喝吧.」

她蹲著身子.雙手抱膝的樣子看起來有種異常的脆弱.可是那張臉上卻是很溫柔的笑容.很有些妖媚的妝容著實有點不搭.

真的很不適合這個妝容.不過自己現在要是開口讓她卸妝會嚇壞她的吧.

晗臨想了想.還是默默喝牛奶.

今天是個好日子.罕見的很溫暖.晗臨在到達之後才發現.這是一場盛大的婚禮.

綠色的草坪.滿滿都是各色氣球.鮮艷的玫瑰充斥著每一個角落.李若子臉上掛著笑容.和一個中年婦女打招呼.

晗臨看著她胸口胸花上的名字.林藝.母親.

這是新郎官的母親.晗臨偏頭.想起那張支票.

「很高興你能來.」很公式化的笑容.

「伯母的邀請.我自然是要來的.」李若子開口.

「希望你的承諾你能做到.」

李若子微微垂下眼瞼:「那是自然的.畢竟……」後面的話掩在了風中.連晗臨都聽不到.

也許她只是動了動嘴巴.並沒有出聲.

婚禮是西式的.那個主婚人還很有名.晗臨記得在電視上看到過.是哪個大學的教授.

只是那個新郎.臉上的笑容比主婚人還要淺.晗臨清晰的看見.那個新郎在看見李若子的時候明顯身子楞了一下.眼裡是微微悲痛的情緒.

突然覺得好像明白了什麼……

晗臨抬頭.看著自始至終都微笑著的李若子.

新娘挽著父親的手.緩緩從走廊那頭走過來.長長的婚紗後面.跟了四對花童.臉上是羞澀的笑意.

李若子和眾人一起.抬手鼓掌.

親愛的.祝你幸福.

李若子眨眼.用力將眼裡的淚狠狠逼回去.笑著看著新郎緩緩說出那句「我願意」.

那些美好的回憶已是多餘.

是我先放開了你的手.是我為了錢離開你.也請你.不要恨我.

總有比我好一百倍一千倍的人出現.喜歡你.照顧你.

再見.親愛的.

晗臨沒有注意到周圍的人臉上祝福的笑容.他只是專註看著李若子.

此刻才發現.原來真的有一種笑容.比哭還難看. 茅飛傑在一旁道:“文鳳,咱們呆在這兒也沒意義,讓他們在這療傷,咱們繼續去收集獸魄吧。”

上官文鳳道:“說的什麼話,白師姐與徐師弟現在的狀態,若是再遇到危險怎麼辦?”

茅飛傑氣道:“那咱們來蠻獸園不能光等着他們吧,文鳳你也需要大量的獸魄來衝擊武宗境,蠻獸園只開啓三天,我看這臭小子沒有個一半天是恢復不過來。”

邪鳳涅槃:冷帝寵後成癮 :“這樣,咱們兩個去收集獸魄,讓瀟瀟在這裏照應他們。”然後又對白狐兒道:“白師姐,你儘快恢復魂力。”

白媚看着已成血人的徐默仍然有些呆滯道:“多謝上官師妹,前方天境蠻獸無窮盡,你們要小心。”

上官文鳳道:“剛纔的情形我已見過,我們不會離密林太遠。”轉頭又對小惡魔李瀟瀟道:“瀟瀟,你留在這裏看好他們,我與飛傑收集的獸魄咱們回來平分。”

李瀟瀟噘着小嘴道:“姐姐,我纔不願意和他們在一塊,你就帶上我吧!”

上官文鳳道:“瀟瀟,你是連姐姐的話都不聽了麼?”

李瀟瀟氣的直跺腳。

上官文鳳又對茅飛傑道:“咱們走吧!”

茅飛傑自是不再猶豫,與上官文鳳一起出了密林。

白狐兒緊挨着徐默閉目打坐,李瀟瀟在一旁看着二人心中沒來由一股怒火,暗想道:現在正是殺這個登徒子的好機會!

想到這,雙手魂力凝聚。

可是到了徐默跟前,又停了下來,猶豫半天卻下不了手,不禁暗道:算了,我李瀟瀟絕不趁人之危,要殺他,也要等他好了,光明正大的殺他。

想到此,便也坐到一棵樹下,打坐起來。

……

……

黑暗,無盡的黑暗。

徐默感覺自己像掉進了一個無底的深淵,他的身體在急速下墜,不知道什麼時候便會被摔的粉身碎骨。

“我怎麼了?”

徐默仔細感應身體之中的情況,發覺他的雙臂骨骼盡碎,渾身的玄鋼之骨也全是裂縫,儘管玄晶顆粒一直在修補,但由於那些裂縫實在太大,玄晶顆粒根本無法補齊。

平常魂力流轉的五彩魂脈此時也黯然失色,魂海之中乾涸見底,小島之上金色的神魂木也有些枯萎。

腳底之上那處血藏竟變成了一個黑漆漆的洞穴。

還在下墜的徐默想試着運行帝體經,卻發覺自身的氣機全無,根本無法提起絲毫魂力。

“我是要……死了麼?”

黑暗中,他的上方出現了竹風的臉,猙獰而得意。

“竹風,我要殺了你!”徐默在心底吶喊!

竹風的臉漸漸變幻成了父親徐長青那張老淚縱橫的臉,眼中充滿了失望。

“爹,爹!我不會死!我一定替您報仇!”

徐長青的臉也漸漸消失,變成了一張絕美的臉龐,笑吟吟的望着他。

“吟雪!吟雪!你過的還好嗎?”

那張臉龐慢慢的轉過頭,幻化成一個纖纖背影,慢慢遠去……

“吟雪!不要走!”

“我不能死!我一定不能死!”

驀地,整個黑暗空間的上方被一股藍色眩光照亮,一幅巨大的天象圖急速運轉。

接着,天象圖發出一束極爲強烈藍色眩光照到徐默身體之上。

“嘭!”腳底之上一顆新的血臧果猛然炸裂,崩散出一股魂力浪潮,再急速旋轉成爲一個血色漩渦。

漩渦不斷轉動,與五彩魂脈連通,釋放出大量的魂力通過魂脈涌入那個已經變爲黑洞的血藏之中。

只見血藏底部的魂海慢慢升起,似漲潮一般,不到片刻便被填滿,然後魂力繼續向上流動,涌入靈臺之中。

徐默立即感覺渾身能量充沛,霸道之極的帝體經自行運轉。

只見他兩隻崩碎的手臂,竟由一顆顆豆大的玄晶顆粒重新粘合到一起,不到一會便組成了兩隻完全玄晶化的手臂。

其他部分的骨骼也在慢慢被修補、縫合。

漸漸地,他靈臺之處的魂海也被填滿,金色的神魂木又重新煥發出勃勃生機,光彩四射。

而那顆炸開的血藏果所變成的漩渦也慢慢化成一處血藏,形成一個方圓二十丈的魂海。

三處魂海之中的魂力通過五彩魂脈不斷循環,通道中大量的魂力轉化爲白色氣體又將魂脈之上的孔洞縮小了一圈。

魂脈完美程度,六十三。

陌妻迷人 ,面露喜色。

雖然還是武師玄境中期,卻又多了一處魂海。

兩隻手臂也已完全玄晶化,他的身體強橫程度必然又提升了一大截。

徐默扭臉看到身旁一個血人正在打坐,不由得想起他昏倒之前的事情,便知那是白媚,也不打擾。

再一扭臉,又看到那個小惡魔李瀟瀟也在打坐,卻不知是怎麼回事。

他也沒有打擾李瀟瀟,只站起身來,從體內拿出一缸水,將臉上與身上的血跡洗淨。


李瀟瀟聽到動靜,睜開眼,見徐默好像沒事了,便道:“登徒子,你好的倒挺快!”


徐默看見李瀟瀟那玲瓏有致的身材,總是禁不住體內燥熱,歪笑道:“你怎麼在這兒?”

李瀟瀟道:“還好意思問?若不是我和姐姐及時出現,你和那個白媚早就死了!”

徐默這纔回憶起,好像在他昏死前的片刻確實有一道無上劍意出現,便知李瀟瀟說的不假,於是又問:“上官師姐呢?”

李瀟瀟有些氣道:“姐姐與飛傑哥哥收集獸魄去了,卻讓我留在這兒保護你們。若不是姐姐,我纔不想看着你們這對狗男女!”

徐默笑道:“那還要多謝你和上官師姐了。”

李瀟瀟等着大眼睛道:“別忘了,你還欠我一條命呢,誰讓你和這個白媚走這麼近了?你可不知道剛纔她哭的稀里嘩啦的,怕是你死了,她還要殉情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