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火焰球從體積上看,根本不是炎團的一合之將。但是,其中所蘊含的能量卻不是岩團可比的。

很快,在眾人的注視下。岩土加俱帶著龐大的暗色氣流,和閃耀著紅芒的炎子曜日碰撞在一起。

擂台外,看到這一幕的眾人不禁都緊張起來。而其它四處戰鬥直接被他們忽略了。滕佳佳和王鵬法術的對碰是不容錯過的。

碩大的妖異岩團和亮紅色火焰球在碰撞的瞬間,岩團竟是把火焰球吞沒。火焰球在其上破開一個凹坑,隨即,沒入其中。接著,岩團上的碎石依舊旋轉,很快把那凹坑填補。

隨之一起的,就連那紅芒都消失不見了。

眾人見到,岩團依舊帶著周圍的暗色氣流旋轉著。卻是不見了火焰球的蹤影。

就這樣結束了?華成高級修士,也曾是榮榜前十的王鵬的絕招會這麼不堪嗎?

答案是否定的。隨即發生的事則證明了這一點。

只見那旋轉的岩團內,閃現出了紅芒。見狀,本以為自己成功了的滕佳佳不禁大驚。

隨即,不止是紅光從其內閃出,在岩團的模糊之色的表面,卻是出現了斑斑點點的紅色。

紅色越來越大,最後,岩團的模糊色被紅色完全代替,就連岩團周圍的暗色氣流,也隨之揮散。

旋即,已經變成紅色的岩團開始急速膨脹。體積也變得越來越恐怖。

見得紅色的岩團不斷的在眼裡放大,滕佳佳的臉色變得驚駭無比。意識到情況不妙的他,趕緊運氣為數不多的元陽之力,施法防禦。

或許沒有幾個人聽見,從滕佳佳的口中,土盔甲三字清晰的喝出。隨即,從擂檯面上,一團近似糊狀的岩土冒出,蔓延上滕佳佳的身體。

最後,竟是把他整個人包裹在其中。表面崎嶇不平,宛如一幅岩石盔甲。

紅色的岩團膨脹到直徑莫約八米的時候,便不再膨脹。而是,爆炸開來……

從紅色的岩團表面,忽即冒出朱黃色的斑斕。最後,這些朱黃色與紅色混雜在一起,化作一彭彭煙氣潰散而開。隨之一起的,還有一股股恐怖的勁氣,和震耳欲聾的爆炸聲。

其潰散的速度十分的快,閃瞬之間,便已將地面的滕佳佳淹沒。若不是王鵬再次飛高了一些,就連他也會被殃及。

這紅黃交織的爆炸蔓延了整個擂台,而那些超出擂台的勁氣卻是被那裁判老師使了一道護罡,完全抵擋在擂台內。

王鵬他們這法術的碰撞,聲勢可不小。就連其他四處正在交戰的學員都為之消停下來。

王鵬他們這擂台可以說是變成了紅色與黃色的混沌一片。其中,許多黑色的細渣飛浮著。根本看不見滕佳佳的身影。

為此,許濤四人皆是焦慮起來。而一旁的朱英潔卻是陰險的微笑著。

榮榜大賽,這些裁判老師的作用可不只是主持比賽和防範學員對戰時的干擾。還有就是保護交戰中學員的安全。

這些裁判老師都是玄陽階級的法師。如果他們發現交戰中的學員有傷殘的危險,便會插入其中,救出學員終止比賽。當然,這被救出的學員自然要判負。

而現在,裁判老師知道滕佳佳身處爆炸內,卻還不出手搭救。這就說明,他覺得滕佳佳可以抵擋這次爆炸。

這裁判老師一邊釋放護罡抵擋爆炸的氣浪,一邊也在用精神力勘探著爆炸中的情況。若是發現其中的滕佳佳支持不住,他便會沖入爆炸中搭救他。

以這裁判老師的實力,絕對可以救滕佳佳於水火。

岩土加俱和炎子曜日產生的爆炸一直持續了將近一分鐘的時間。一分鐘后,這紅色和黃色才慢慢的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從地面冒起的縷縷灰色的煙氣。

現在看去,這擂台已經破敗的不成樣子,應該說這已經不像一擺擂台。而是一個直徑長達三十米的凹坑。

凹坑中,除了冒起的灰色的煙氣外,還有隨風飛起的細碎的岩石。在這一切的上空,飛得老高的王鵬開始慢慢下浮。

隨即,下浮中的王鵬,和擂台上的眾人皆是看見了凹坑中,那堅持站立著的身影。

現在,暗岩血契的加持已經結束了。滕佳佳有變回正常的樣子,不過,卻是一副凄慘模樣。

身上穿的衣物變得破敗,從好幾道碎裂的大口子中,看見了他那已經變成漲紅色的皮膚。其上,還有不少血跡沾染著。

滕佳佳的嘴角,一抹血跡隨留而下。依舊還有血液流淌而出。

滿臉都是焦黑,那雙有神的眼眸中,看到更多的是疲倦。

滕佳佳的身體本來是挺結實,強健的。但現在看來,堅持站立著的他倒顯得十分消瘦。

看到滕佳佳依舊站立著,這就說明他算是擋下了王鵬這一招。

顯然滕佳佳的樣子讓許濤幾人覺得心痛,但為其緊繃的神經卻可以松下來了。

他們幾人為滕佳佳抵擋住著一招而高興,而朱英潔卻是為邊,拉下了陰沉的臉。

浮於半空的王鵬望著他,不禁又輕嘆了一口氣,隨即,笑道:「你贏了!」

說罷,他便逃開眾人視線的焦點,回到主擂台上。見狀,許濤卻是悄悄的朝他這邊走過來。

原本一直盯著王鵬看的滕佳佳在聽得他的話后。卻是腿一軟,倒坐在了凹坑裡,大口大口的喘息著。

沒有為王鵬認輸而欣喜,再傻的人都看得出,這勝利是王鵬讓給他的。畢竟後者現在依舊一副生龍活虎的樣子,再打下去,滕佳佳一定會輸。

滕佳佳現在也不好受,內心很是屈辱,別人讓出來的勝利,他真的不想要啊。可是,為了最後能戰勝朱英潔,他也只好收入囊中。這更加深了他想要打敗朱英潔的決心。

那裁判老師在見得王鵬主動離場后,便是大聲的宣佈道:「勝者,甲丑班滕佳佳!」

聞言,馬坤幾人臉上的笑意更燦爛了。而其他觀戰的學員卻是不以為然。

其他四處對戰的學員又開始他們的戰鬥。觀眾們也繼續觀看比賽。

那王鵬他們這一戰的裁判老師卻是閃掠到凹坑中,將受傷不輕的滕佳佳帶走。不用問,他們這是去醫療室了。

若有所思的站在主擂台上,王鵬的眉頭微微皺著。似是在為剛才的做法感到後悔,或是別的什麼。

忽即,許濤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你這麼做不後悔嗎?」

(已經開學了,我也不例外。但初三都要上晚自習,七點四十才下課。今天又下大雪,我是冒雪回家更新的……憑良心喊一句:「請支持我!」) 回頭望去,見是對自己微笑的許濤。王鵬的臉色也擠出笑容。

「這有什麼好後悔的。」

許濤道:「你之前可是榮榜前十啊,現在卻連第一輪的淘汰賽都沒通過。不覺得沒面子嗎?」

聞言,王鵬略微沉默了下,隨即說道:「是有點。不過……」

「榮榜大賽結束后,我還是能打上榮榜前十。對我來說,損失不大。」

許濤笑道:「你倒是看得開啊。」

「沒什麼,佳佳他是想要打敗朱英潔的。總不能讓他停在我這關吧。」

許濤道:「你就沒想過嗎?他連你都打不過的話,怎麼打敗朱英潔?」

王鵬道:「他一個人肯定不行,你也不行。你們兩個一起,就有希望了。你們兩人最近一起在炎老師那裡修鍊的事,我是知道。」

聞言,許濤卻是笑了笑。隨即,沉默了半餉后,許濤忽即對許濤說道:「我替佳佳,先謝謝你。」

聽許濤這麼說,正觀看其他人比賽的王鵬卻是楞了楞。很快,反應過來后,他笑道:「說這些做什麼。要給我謝禮的話,請隨便。廢話就別說了。」

許濤:「……」

很快,這一番的比賽也結束了。炎無雙又念讀了一批學員進行比賽。

由於王鵬和滕佳佳的戰鬥毀壞了一處擂台,所以,有一對選手卻是換在另外的擂台比賽。而那位送滕佳佳去醫務室的裁判老師也回來了。繼續主持比賽。

時間隨著各對學員的對戰而流逝。很快,青龍院外的雲煙變成了灰暗之色,到了黃昏時分。這一下午的比賽也就完結了。

總共進行了五十場對戰。五十人晉級,五十人被刷下。

許濤他們的運氣算是不錯,全部五人都通過了幾天的比賽。

那五十個打輸的人,包括王鵬在內,在比賽結束后,皆是離開了主擂台,到觀戰席上去。

而許濤他們這五十人,包括和滕佳佳一樣,到醫療室治療好回來的幾人。仍是站在主擂台之上。

全場肅靜,院長蔚千暴又開始說話了。

「今天的淘汰賽到現在算是結束了。經過五十場對決,一些學員離開了這個舞台。而任站在主擂台上的這些學員都是好樣的。讓我們一起祝願他們能在接下來的比賽中取得好成績吧!」

說罷,觀戰席上的眾學員會意的鼓掌。一時間,雷鳴般的掌聲不絕於耳。

蔚千暴平淡的擺擺手,隨即,大家又安靜下來。

「明天淘汰賽繼續進行,相信這五十位學員會給大家帶來更加精彩的比賽。下面,由炎老師為大家提前宣讀明天對戰學員的名單。」

語罷,蔚千暴看向炎無雙。炎無雙對他點點頭,隨即,也不知是從那裡拿出了一張新的名單,開始宣讀起來。

「明天的淘汰賽和今天一樣,仍是單人對戰。明天第一戰,胡培森對梁榮吉,第二戰,朱家龍對……」

接著,便是炎無雙宣讀的一位位勝出今天淘汰賽人的名字。但是,他宣讀的這些人對戰都沒有什麼吸引人的。直到……

「……第八戰,許濤對胡津嫻……」

當炎無雙讀到這的時候,不禁皺了皺眉。難道這是天意?

這名單是由其他老師根據今天或勝者的名字隨機排列出來的。炎無雙只是負責宣讀而已。

而明天許濤將要與胡津嫻對戰,對於最後想要打敗朱英潔的他們來說無疑是壞消息。

主擂台上,原本自信滿滿的許濤也不禁輕輕的嘆了幾口氣。隨即,似笑非笑的念叨道:「今天佳佳對上王鵬有多背我就不說了,怎麼我明天要跟胡津嫻打呀,暗箱操作吧。」

不只是他,其身旁的滕佳佳眾人也都面露苦澀。而朱英潔又變得笑容滿面。

獨自站在人群中的胡津嫻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顯然,對於和許濤交戰的事,她也覺得不滿。

沒有繼續聽炎無雙繼續宣讀名字,身上傷痕還未完全好盡的滕佳佳對許濤認真的道:「加油,這是我第一次心甘情願的希望你贏。」

看著滕佳佳認真的表情,許濤似是氣憤的笑了笑。

「那你以前都希望我輸?切,為了打敗朱英潔,我是不會停在這裡的。」

聞言,認真的滕佳佳隨即歪過臉去。模糊的對許濤道了一句,嗯。

如果許濤現在過去看,一定會發現這貨滿臉的笑容。卻是無聲之笑,樣子十分的欠抽。

這時,陸小松過來,笑嘻嘻的對許濤說道:「瞧你這運氣,還沒過淘汰賽就要被打敗了。悲哀啊!」

聞言,許濤不悅,平淡的對他道:「對上胡津嫻我就一定會輸嗎?太小看我了吧。」

馬坤插嘴道:「哎,許濤,你別自大了。你和胡津嫻打比佳佳和王鵬打贏的希望還渺茫。差了一級呢!」

許濤抽了抽衣領,擺出一副自信的樣子。說道:「切,你們就看著吧。明天我一定會打敗胡津嫻的。」

一旁的胡康紅說道:「說別說的太滿。鼓勵你的話我們說了也沒多大幫助,你自己加油吧。」

「這還像個朋友該說的話。」

很快,炎無雙便是把明天學員對戰的名單宣讀完了。除了許濤這曾經的榮榜前十對華成巔峰的胡津嫻一戰有看點之外。其他的比賽都沒什麼出奇的。

朱英潔等一眾華成巔峰修士遇到的都只是些榮榜中游的學員罷了。就連華成高級對華成高級的比賽也只有兩場。

蔚千暴隨即又開口說道:「好了,明天對戰的情況就是這樣了。希望各位學員回去后做好準備。明天拿出最強狀態迎接戰鬥。好了,大家也都餓了,去食堂吃飯吧。」

說罷,這位青龍院的院長竟是如蒸發了一般,消失不見。旁邊的任天狂也是一樣。而其他老師離開的方式雖然沒他們這麼詭異,卻也都相序不見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