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乾坤的出現,乾荒和乾蒼鬆了口氣,兩人一陣心有餘悸,看葉陽的目光就跟看魔鬼似的,難以相信他們的境界在葉陽的手下,竟然沒有任何抵抗的可能。

「乾坤長老,葉陽這個叛徒完全發瘋了,內心的魔性完全爆發,竟然殺死了呂魂長老,還要殺我們。」

乾坤一出現,寒魄老祖和執法長老立即尖叫了起來,打滾似的從地上爬起,用幾乎吼出來的聲音道:「還請乾坤長老出手,將葉陽這個叛徒鎮壓,不將這種罪大惡極的叛徒殺死以儆效尤,以後學院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事,其他學生紛紛效仿怎麼辦?」 宗祠堂的門口,寂靜的有些可怕。¤

雖然有人知道葉陽的強大,但沒想到葉陽強大到了這種程度,居然連乾蒼乾荒這樣奪星辰奪虛空境界的強大人物也能隨手碾壓,到底強大到了什麼程度?

所有人的目光,此刻都凝聚在了葉陽身上,要看有乾坤這個達到第八奪奪混沌境界的太上長老出現,葉陽還能不能像之前那般強勢。

「寒魄老祖,執法長老,你們兩個廢物以為有乾坤的保護,我就殺不死你們兩個?」

聽見寒魄老祖和執法長老的尖叫,葉陽冷冷笑了起來,「你們大概對這個乾坤很有自信?也罷,修為連連突破,我還沒和奪混沌境界的人交過手,今天就試試看奪混沌的境界到底有多強大吧。」

轟!太上長老乾坤一出現,葉陽還沒等此人說話,居然主動出擊了,對太上長老乾坤發出了猛烈的攻擊。

但是他的攻擊還沒凝聚成形,就有一聲大喝響了起來。

「葉陽,住手!」

唰唰唰,三道身影突然從天而降,在葉陽和乾坤幾乎要打擊來的時候,突然降臨了。

居然是鳳天黨的創始人龍天嬌,魔天黨的創始人魔天邢,飛天黨的創始人楊雲飛。

「龍天嬌,魔天邢,楊雲飛!」

看著三人的出現,在場的學生全部身軀一震,眼裡都有疑惑,「這三個大黨派的領袖,突然出現是想幹什麼?難道想聯合乾坤長老,一起將葉陽這個叛徒進行鎮壓?」

「龍天嬌,魔天邢,楊雲飛,你們三人出來幹什麼?」

太上長老乾蒼和乾荒盯著突然降臨的龍天嬌三人,神色一喜道:「難道你們三個弟子,是來這裡幫助學院一起對付葉陽這個叛徒的?那好,事不宜遲趕緊出手,聯合乾坤長老一起將此子鎮壓了。」

「不是,我們不是來幫助你們鎮壓葉陽的,是來替葉陽求情的。」

龍天嬌三人語出驚人,讓周圍的人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四周的學生面面相覷,「我沒聽錯,剛才這三人說了什麼,居然相幫葉陽求情,幫這個罪大惡極的叛徒求情,這三人莫不是腦袋出了問題?」

「龍天嬌,你們三人說什麼,要幫葉陽求情?」

太上長老乾坤眼神一冷,厲喝道:「這裡沒有你們的事,趕緊走開,難道你們三人和葉陽這個叛徒也有牽連?此子罪大惡極,罪孽深重,任何人求情都不能原諒,必須處死,用來警告他人,你們三人趁著我還沒動怒前,趕緊走吧,否則到時候你們三人也要受到制裁。」

「走,葉陽在刑天戰場里和無數魂獸廝殺,拯救我們於水火之中,如果不是葉陽,我們三人早就死了。」龍天嬌冷冷的道:「你們要把葉陽處死,要把我們的救命恩人處死,還讓我們走,是要讓我們忘恩負義不成?乾坤長老,這件事有誤會,葉陽就算再大的錯,也罪不至死,何況南宮月並沒有真正死亡,奪天少爺那裡有她的殘魂,不是有辦法讓她復活么?」

「什麼?南宮月沒有死?」

葉陽一聽,眼裡立即殺機森森,死死的盯著龍天嬌,「你剛才說什麼,我沒有聽錯,奪天少爺有辦法讓南宮月復活?」

「沒錯。」魔天邢點了點頭,「葉陽,還好奪天少爺那裡有南宮月的殘魂,讓她沒有死亡,否則這個學院未來的聖徒真的死了,到時候就連我們求情也沒有用了,現在還好,還有緩和的餘地。」

「沒有緩和的餘地了。」


太上長老乾坤淡漠的道:「楊雲飛,魔天邢,龍天嬌,縱然這個葉陽在刑天戰場里救了你們,也不足以洗刷他的罪孽,此人身上的罪孽實在太過深重,殺死了太多勢力的天才,不把他處死,實在難以平息那些勢力的怒火。」

「乾坤長老,葉陽是我們三人的救命恩人,記得你很久以前說過一句話,做人要懂得知恩圖報,我們現在就是在知恩圖報,還請乾坤長老不要阻攔我們。」楊雲飛道:「如果乾坤長老非要對葉陽動手的話,那就先從我們三人的屍體上踏過去吧,反正我們三人的命是葉陽救的,你要殺葉陽就把我們一起殺了。」

「你們三人以為我不敢殺你們?」

太上長老乾坤身軀一動,一股洪荒氣息在體內爆發,周身有混沌之氣纏繞,全身上下殺機森森,他盯著龍天嬌三人,冷冷的道:「給你們三息的時間,馬上離開,否則到時候連你們一起鎮壓,你們居然聯合起來幫助葉陽求情,大概忘了本長老是什麼境界?奪混沌境界,你們三個奪虛空的境界,以為能夠救得了葉陽?」

「乾坤長老,奪混沌境界,你說的是這個么?」

轟隆隆!

龍天嬌三人身上的氣息,似乎好似壓制已久的山洪驟然爆發,一股天地混沌的氣息,從三人身上傳遞了出來。

「奪混沌境界?」


不管是周圍的學生,還是四周的長老,全部大驚,吃驚的盯著魔天邢三人身上繚繞的混沌之氣,難以相信這三個大黨派的創始人,居然會在同一時間段同時突破到第八奪奪混沌的境界。

「好強的混沌之氣!」太上長老乾坤神色一驚,盯著三人道:「你們三人,居然晉陞到了奪混沌的境界,是什麼時候的事情?」

「是幾天前的事情。」龍天嬌亭亭玉立,妙曼的身軀被緊裹的黑色戰衣包裹的嚴嚴實實,是個絕美女子,但渾身上下充斥的英氣讓人不敢輕易接近,是傳聞中的奇女子。

這個鳳天黨的創始人面無表情的道:「如果不是葉陽,我們三人不但不能突破,還會死在刑天戰場的魂獸們手裡,是葉陽解救了我們,讓我們能夠離開刑天戰場,讓我們有突破的機會,葉陽如果真的是學院的叛徒,他又怎麼會解救我們?你們口口聲聲說葉陽為了得到積分殘殺同門,我們三人身上的積分加起來超過了十億,為什麼葉陽沒有把我們三人殺死,搶奪我們身上的積分?」

「葉陽之所以會殺死那些同門學生,是因為那些學生都想殺死葉陽而已,誰都知道奪天黨的成員跟葉陽有仇,你們也不是不知道刑天戰場還沒開啟奪天少爺就放下了話,命令進入刑天戰場里的奪天黨成員把葉陽殺死,為什麼不去追究要殺葉陽的人,反而要在這裡殺葉陽這個幫助學院贏得榮譽的功臣?」

龍天嬌說到這裡,聲音越來越冷:「乾坤長老,你也太偏袒奪天黨的人了,一切的源頭,完全是因為奪天少爺,奪天少爺揚言要對付葉陽的時候你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奪天少爺搶奪了屬於葉陽的太古長清門你們也一句話不吭聲,現在葉陽帶著榮耀回到學院,你們卻在這裡說葉陽是罪孽深重的叛徒,難道乾天學院的長老,就是這麼顛倒事理,不分黑白的嗎?」

「大膽,龍天嬌,你一個學生,是怎麼跟乾坤長老說話的?」

此言一出,其他長老頓時大怒,難以相信平日里幾乎不管學院事務的龍天嬌,今日為了幫助葉陽說話,居然敢當面對太上長老乾坤進行質疑。

「寒魄老祖,執法長老,我勸你們還是老實點,不要因為有點身份就能為所欲為。」

魔天邢看著那些暴怒的長老,淡淡的道:「我現在已經達到了奪混沌境界,已經擁有了成為聖徒的資格,地位不僅和你們平起平坐,還要在你們之上,我們勸你還是好好清醒清醒,不要再說出針對葉陽的話語。」

「該清醒的是你們!」

太上長老乾坤身上的氣息越來越冷,有種即將暴走的徵兆,楊雲飛見狀喝了一聲道:「乾坤長老,我勸你還是收回之前的話,葉陽就算有罪,也罪不至死,沒有院長的同意,你們就想私自把葉陽這個為學院贏得榮耀的傳奇學生處死,學院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沒有規矩了?縱然乾坤長老突破到奪混沌境界已久,估計動起手來在我和天嬌以及天邢兄的手裡討不了好,所以我勸乾坤長老還是收回成命,就算葉陽有罪,也要等院長回來再做定奪,如果乾坤長老執意要對葉陽動手的話,那我們三人就算破壞規矩,也要出手阻攔乾坤長老。」

「哦,破壞規矩,你們三個廢物,居然也有勇氣破壞規矩?」

就在龍天嬌的三人話音一落,一個淡漠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轟隆隆,在扭曲的虛空中,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了,是奪天少爺。

「奪天少爺!」

眾人見到奪天少爺的出現,全部神色一驚,實在難以相信今日學院里四大黨派的創始人,居然會在同一時刻出現,而且出現的目的,都是因為葉陽。

「哈哈,死定了,這個葉陽死定了。」見到奪天少爺的出現,寒魄老祖內心大笑了起來,躲在太上長老乾坤身後用看死人的目光看著葉陽:「你這小畜生就算今日有龍天嬌這三人求情,也沒有任何倖免的可能,要死在奪天少爺手裡。魔天邢三人突破到奪混沌境界,的確成為了絕世強者,可惜在奪天少爺的眼裡,還是不足一提,試問螢火再亮,又比得過皓月?」(寫到現在,已經腰酸背痛了,看到有人在說南宮月怎麼殺不死,說一句吧,相信我,此次的復活,絕對是為了接下來更好的死,和奪天少爺一起死~。求推薦,求月票,求打賞,求支持啊,吃個晚飯,歇息歇息,有人的話再戰) 「奪天少爺!」

看著奪天少爺的出現,寒魄老祖等人神色欣喜,而龍天嬌三人的臉上,則是顯現出了凝重之色,不過三人的臉上並沒有絲毫懼怕之色,龍天嬌怒喝道:「奪天少爺,你出來想幹什麼?想對付葉陽,我勸你還是省省,有我和魔天邢楊雲飛三人在,你休想對付葉陽!」

「你們三個廢物,是不是以為突破到奪混沌境界就能和本少爺分庭抗禮了?」

奪天少爺用嘲弄的目光掃視著葉陽身旁的龍天嬌三人,一股極強的氣息從他的體內爆發而出,有一種超脫生死的氣息,「本少爺已經成功突破,達到了第九奪奪生死的境界,再有一步就能窺破長生之秘,你們三個廢物突破了又能怎麼樣?在本少爺眼裡還是廢物而已。」

轟隆隆!

感受著奪天少爺身上那可怕的氣息,在場的眾人全部變了臉色,「奪生死,奪天少爺居然達到了奪生死的境界!」

「達到這個境界,距離長生境只差一步!」

「原本以為達到奪混沌境界的龍天嬌三人能夠和奪天少爺比擬,沒想到奪天少爺竟然也突破了,達到了奪生死的境界,這下沒有任何懸念了,就算有龍天嬌三人進行阻攔,也攔不住奪天少爺殺葉陽的決心,這下葉陽百分百死定了,除非院長再來橫插一腳,但是院長到現在也沒有出現,誰也不知道他是什麼態度,就看奪天少爺殺死葉陽的那一刻,院長他老人家會不會現身吧。」

「奪生死!」葉陽心中一沉,如果奪天少爺是奪混沌的境界,那他還有可能和對方抗衡,現在對方達到第九奪奪生死的境界,那他就算再逆天,也沒有可能和此人正面對抗。

「看來想殺死寒魄老祖這些人,是沒有可能了。」葉陽內心嘆氣,不過他並沒有任何懼怕,要看此人突然出現,會把自己怎麼樣。

「奪天少爺,就算你突破到奪生死的境界,也不能這麼狂妄吧?」

魔天邢的臉色有些難看,「我和天嬌還有雲飛,三人聯手,就算不能將你擊敗,要攔住你也沒什麼問題吧?」

「土雞瓦狗,聯合再多的人也是土雞瓦狗。」奪天少爺淡淡的道,「龍天嬌,楊雲飛,魔天邢,我勸你們三人還是有多遠滾多遠,不要在這裡自尋死路,我要殺葉陽,你們幾個廢物能攔得住?」

轟!一股超脫生死的強大氣息從奪天少爺的體內爆發,接觸到這股氣息的龍天嬌三人,全部後退了一步,臉色在瞬間變得有些蒼白,司徒沖三人在這股氣息下,更是被震飛了出去,連連吐血,好在達到了奪天境,擁有了真氣護體,並沒有出現什麼嚴重的傷勢,否則還是之前的蛻凡境,這一下就要被活活震死。

咔擦。

在奪天少爺爆發出來的這股強大氣息下,葉陽並沒有後退,但是他腳底下的地板被震碎了,腳掌都鑲嵌進入了地面,可以看出葉陽此刻承受的力量到底有多大。

「咦。」奪天少爺嘴裡發出一聲驚疑,看到葉陽居然紋絲不動,嘖嘖嘆道:「不錯,果然不愧是能夠殺死南宮月的人,果然有點本事,可惜你再有本事,今天也要死在本少爺手裡。」

「奪天少爺,你就算是聖徒,也不過和我一樣,都是學院里的學生而已,你又沒有掌握學生的生殺大權,憑什麼殺我?」葉陽喝道:「你公然殺我,難道就不怕破壞規矩?」

「規矩?」奪天少爺冷冷一笑,「我就是規矩,規矩只能我一個人破,你們這些廢物也敢破,不是找死是什麼?」

「乾坤長老,你看到了吧,這個奪天少爺絲毫不把學院的規矩放在眼裡,明目張胆的要把我殺死,不知道你此時有什麼感想?」

葉陽把目光看向了太上長老乾坤,就看見乾坤面無表情的道:「規矩是人定的,誰擁有超脫規矩的力量,自然可以去破壞。」

「好,好一個規矩是人定的,果然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么?」葉陽突然平靜了下來,目光掃了眼四周,似乎要把周圍這些冷淡的面孔記下,以後修鍊有成再回來慢慢報仇。

「葉陽,你殘殺同門,罪大惡極,死到臨頭,不知道有沒有什麼遺言?」奪天少爺看著葉陽,好似貓看老鼠:「看在你不久前為學院贏得了不少榮耀的份上,本少爺允許你說出一個遺言,當然,你說的遺言沒有人會幫你完成,說了也沒用。」


「奪天少爺,你不過是一個學生而已,真的能無法無天?」

司徒沖三人此刻從地上爬了起來,站在葉陽身前怒吼道:「要殺葉陽,把我們三人一起殺了吧,我就不信你殺死了我們,學院會當成什麼事都沒有發生。」

「還有我們!」龍天嬌三人也站了出來,目光直視半空的奪天少爺,「奪天少爺,你如果非要殺葉陽,就把我們一起殺了吧,看你有沒有那個膽子?」

「天嬌師姐,天邢師兄,雲飛師兄!」

看見龍天嬌三人站了出來,在周圍看戲的鳳天黨成員,魔天黨成員,飛天黨成員,都在此刻臉色大變,難以相信他們的首領,居然會站出來幫助葉陽。

那可是百無禁忌的奪天少爺啊,人人都知道此人的恐怖,為什麼他們的首領還要站出來,難道就因為被葉陽救過一命么?

很多人都不理解龍天嬌三人此時的所作所為,認為這三人已經瘋了。

「龍天嬌,你們這幾個廢物以為本少爺真的不敢殺你們?」

奪天少爺看見龍天嬌司徒沖等人站在葉陽身旁,一副要和葉陽共存亡的樣子,笑得幾乎要前仰后翻:「好,龍天嬌,魔天邢,楊雲飛,本來本少爺看你們三人有點潛力,想讓你們跟著本少爺為本少爺效力,沒想到你們居然敢拒絕本少爺,實在是很好,早就看你們不爽了,還成立了自己的黨派,既然你們非要找死,本少爺今天索性將你們一起殺了,把你們這些年來一手建立的黨派吞併,看你們能把本少爺怎麼樣?」

「殺!」

魔天邢大吼一聲,哪裡會坐以待斃,要和奪天少爺拚命。

龍天嬌和楊雲飛此刻也驟然爆發,似乎早就醞釀,就在等待這一時刻,給奪天少爺來上一個絕命攻擊。

葉陽在這時也張開了惡魔之翼,就要在關鍵時刻將司徒沖三人以及龍天嬌三人收進龍王塔,然後逃到天羅地網大陣所在的結界,以龍王塔遁走,遠走高飛,等修鍊有成再回來報仇。

但是他的惡魔之翼才剛剛張開,真氣還沒凝聚,就有一個單薄的身影出現了。

這單薄的身影驟然出現,沒有任何動作,一下就瓦解了奪天少爺身上的氣勢,瓦解了龍天嬌三人的攻擊,是院長,乾天院長,終於在關鍵是和出現了。

「院長,是院長出現了。」

「院長果然坐不住了么,想想也是,龍天嬌他們才晉陞到奪混沌境界,達到這種境界,能夠成為學院的聖徒,每一個聖徒都是學院里最寶貴的物品,不能有輕易的損壞,院長他老人家自然不可能看著龍天嬌三人就這樣被葉陽殺死。」

「院長他已經對葉陽的事件插手過兩次了,這次再插手,恐怕奪天少爺會心生不滿,不知道院長內心是什麼想法?」

眾人看見院長的出現,都交頭接耳的議論起來,目不轉睛,打算看看隨著院長的出現,今天的事情會怎麼發展。

「院長!」龍天嬌三人看見院長的出現,很明顯的鬆了口氣,暗暗對葉陽傳音道:「葉陽,院長果然出現了,不會看著我們死在奪天少爺手裡,不會看著奪天少爺胡作非為,你不用再擔心了,有院長在,奪天少爺就算再想殺你,也不得不收手。」

「院長,你老人家這次出現,想幹什麼?」

對於乾天院長的出現,奪天少爺似乎很不爽,一對眸子十分幽冷:「難道你這次,又是來干擾我誅殺葉陽的么?這個葉陽罪孽深重,人人得而誅之,院長為什麼要插手?」

「收手吧。」院長嘆了口氣道:「奪天少爺,你已經如願的得到了太古長清門,南宮月也成功復活了,你為什麼還要咄咄逼人呢?葉陽的確有不對的地方,但是他也為學院為大陸取得了不少榮耀,這次看在我這個院長的面子上,放他一馬如何?」

「院長,不是我不給你面子,而是此人必須死。」

奪天少爺冷冷的道:「這個葉陽三番兩次跟我作對,跟我的奪天黨作對,連我的東西也敢搶,連我的人也敢動,加上我此次已經放了話,必須看到此人死,院長讓我放了此人,不是讓我成為笑話么?」

「怎麼會是笑話?你放了葉陽,那是寬宏大量,怎麼可能有人會笑話你,誰敢笑話你?」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