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高堂之上,白衣居士微微一笑,抿了一口酒水。

“喏,麻煩來了。”

那黃袍男子卻抿抿嘴,滿臉的惆悵。

要說這些年,自己對葉府的打壓,可這葉府的大小姐卻一向獨來獨往,最近聽聞這絕代佳人有了良人,黃袍男子卻滿臉的疑惑。

可當看到她與小宸的關係後,黃袍男子心中決定了一件事。

不論如何,定要小宸死。可這丫頭,最讓他頭疼。

那敢做敢當的性格,讓陛下無比憤怒,可又不敢對其知罪。

皇帝很清楚,當前勢力,自己的勢力並沒有葉府的勢力龐大,而這女子正是葉府家主的掌上明珠。

自己的皇弟就是因爲出言調戲了一下這女子,結果被這女子硬生生的將牙齒打碎,而且還被葉府廢去功法。

那粉紅女子步伐清逸,緩緩來到皇帝面前。

稽首。

“參見陛下,敢問陛下,小宸犯了何罪?”不等皇帝按君王禮儀,那粉紅女子直接說了一句。

“他並沒有犯什麼罪,只是,朕想看看他的實力…”

“那我想問問陛下,他既然沒有犯什麼罪,爲何是這般?”

“放…”身旁的白衣公公剛要開口,就被陛下冷眼望去,低下頭,不敢擡頭。

“呵呵,靈兒,這是誤會。”

“誤會?”靈兒嘴角一撇,點點頭。

“好!既然陛下說是誤會,可以。”

靈兒揮揮手,只見身後的一些侍衛抽出陌刀,直接走向那黃色鎧甲男子。

“這是幹什麼?”

“這佳人好大膽!”

“你還不知道啊?這是葉府的大小姐,南國第一佳人粉紅佳人葉靈兒!”

“噗!”

只見那黃色鎧甲男子手臂硬生生的斷了。

那鮮血混合着那雨水,緩緩流淌。

“你!”那黃袍男子滿臉怒氣的指着葉靈兒。

“陛下,我這也是誤會。”

說完,靈兒不管身後的一行人,那驚訝的眼神,這女子報復性好強啊!

“哎,我都說了,陛下,小宸定當收買,不能擊殺啊!”

剛抱起小宸的宇文霸看到葉靈兒走過來,便尷尬的微微一笑。

“宇文叔叔,把小宸交給我們吧。謝謝您了。”

靈兒的這席話,卻讓宇文霸無比自愧不如。

“葉大…哦,不,靈兒見外了。小宸是我們的供奉,我們定當照顧。”

“不必了,宇文叔叔,我會帶小宸會皇城治療。”

說完,靈兒揮揮手,身後侍衛將陌刀收回,從宇文霸胸前一把抱住小宸,跟隨靈兒轉身離去。 今天發生的事情太突然,所有人都還在回味中,先是皇帝到來,之後,小宸的恐怖毅力,再然後是那沉默的黑衣少年爲小宸抵擋,還有那公孫雪的全力保護,再然後是那皇帝的手段,再然後是天空之中的黑袍人影,鎮壓全場,再然後是葉府的出現。

衆人看着那粉紅佳人將小宸送入馬車內,自己進入馬車。

那車隊緩緩掉頭。

“倘若日後誰再敢這樣對他,我葉府就算背上叛國的罪名,也要護他周全!”

天空之中,那清脆的女子聲,緩緩飄來。

那皇帝的雙拳緊握,狠狠的盯着那馬車遠離。

不過,當皇帝想起那帳屋之內,和小宸說的話,便微微一笑。

“你用美人計,我用忠孝計。”

“小宸不是答應陛下一年的時間嗎?”白衣居士飲了一口酒水,緩緩說道。

“一年夠?”陛下微微一愣,反問道。

“足矣。”

而隨着小宸的離去,這義城彷彿又回到了以往的平凡,街頭上,時不時有些說書人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口若懸河,滔滔不絕講述着那一日在宇文家族發生的一切。

只是,多數是虛構而已。

聽得那衆人紛紛拍手叫好。


那金幣如囊中取物一般,輕而易舉的在他面前,那說書人更加賣力的手舞足蹈。

皇帝離去,一切恢復。

一明也被宇文霸攆回南國學院。

金老先生也會煉藥公會,只是,他憤憤不平。

爲什麼煉藥公會在要屈服與南國朝廷之下?

當他踏入那許久未曾進入的和後山時,一切都開始慢慢變了。

在葉府,那日,陽光明媚,空氣格外的芳香,夾雜着一些泥土的氣息。

當小宸醒來的第一眼,看到的是他的師父。

正慈愛的望着他。

“師父!”

猛然大叫一聲,對於師父的離去已經快三個月了,這三個月,沒有任何消息,連葉府派去的異人,還有南國學院的總長老也沒有消息。也曾問過中沐的繁星,可是,她並不知情。

可隨即傳來的全身疼痛讓他齜牙咧嘴。

“小宸,你醒了?”

牀旁,那滿臉睏意的佳人揉揉眼睛,微微一笑。

小宸雙手吃力的拉着她的纖細手臂,一把拉過來,將她涌入懷中。

“門還開着呢。”懷中的靈兒卻用力的推開小宸。

“頭好疼。”小宸搖搖頭,努力讓自己清醒。

原來師父在自己面前是假的。

“喝杯水。”

靈兒起身,倒了一杯茶水,讓小宸喝下。

“宇文家族沒事吧?”小宸開口問道。

“放心吧,那皇帝還封你爲爵位呢!聽說是什麼侯爺吧。”

“這大手筆啊。有沒有金幣之類的賞賜?”

“呵呵,沒有。”

“這皇室真扣,一分都不給啊!”

“你昏睡了三天,那白馬酒仙來找過你。你可要去看看。貌似很急的樣子。”靈兒並不想隱瞞什麼,這白馬酒仙葉府早在三年前就已經猜出是誰,來自哪裏也很清楚,所以,靈兒纔會告知小宸。

“白馬酒仙?”小宸對於這個人,還是蠻欣賞的,手段一流,能掌控大局,知天下,而謀趨勢。

更好的是,他可以和小宸聊聊那天下事,這對尋找真相的小宸來說,最好,也更好。

“好,我去。”

小宸活動一下手指,感覺全身除了頭有點疼之外,渾身充滿力量。

“你是不是應該?”小宸一臉奸笑的望着靈兒。

靈兒臉一紅,雙手不斷在自己的胸前徘徊,左右不是,低着頭,緩緩來到小宸面前。

“啵。”

“不夠。”小宸一把拉住靈兒的雙手,準備擁入懷中,卻被靈兒一把推開。

“你該去了。”靈兒始終低着頭,不敢直視小宸,輕起朱脣,喃喃說道。

“都說南國第一佳人美若天仙,我看錯了。”小宸穿上外衣,緩緩說道。

“你說什麼?!”那個女子不愛美?那被成爲南國第一佳人的靈兒卻滿臉怒氣的望着小宸,準備讓小宸爲此付出代價。

“應該是就是天仙!”小宸笑一笑。

“哼!你快去吧,晚上別會學院了。在我這…”

靈兒坐下來,給自己倒了一杯茶水,說道。

“恩?”

“晚上我在這?和你?”

“滾!”

這世間唯女子和小人難養也!

小宸走在那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看着那繁華的都城,卻始終無法忘記那十年前這原本應該屬於大力帝國。

到底是什麼導致了帝國的毀滅?又是誰操控了這一切?

看着周圍的人叫賣聲,說話聲,不知不覺感同身受。

可看似平靜的南國,每個人都有着一把刀。

那皇帝雖說是南國的掌控者,可也知道,左右勢力左右牽絆,外敵虎視眈眈。

來到靈兒所說的一個小客棧,這個客棧很簡樸,並沒有富麗堂皇的裝飾,也沒有那人來人往的人羣。

“這白馬酒仙挺會挑地方的。”

獨自走上二樓,遠處便看到一個白衣男子坐在那裏,眺望着遠方,右手中永遠拿着一壺酒壺。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