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這水不是有毒嗎?元昊怎麼還會標示水源呢?”樑媛忽然問道。

“我恰恰說明西夏時,這裏的水是沒有問題的,如果水裏有毒,這塊告示碑一定會告示大家不要引用這裏的水,但是我沒在碑上面看到這樣的文字。”唐風道。

“也許在碑的反面呢?”

樑媛一句話,讓唐風一驚,是啊,還有反面,怎麼自己這麼武斷呢,於是,三人一起用力,將這塊“大白泉碑”翻了過來,唐風沒在石碑後面發現一個字,卻在原本被石碑壓着的沙地中發現了一個綠皮的小冊子。

2


三人的注意力已經從石碑上轉移到綠皮小冊子上,唐風拾起小冊子,發現這是本《簡明俄漢詞語手冊》,因爲年代久遠,唐風剛一翻動小冊子,小冊子枯黃的紙張便開始脫落,翻了幾頁,唐風覺得平淡無奇,“這就是本俄漢詞典,中俄兩種文字對照,應該是當年科考隊隊員的遺物,從這本書的樣式和出版看,它的主人應該是一位蘇方的隊員。”

“可是這個小冊子怎麼會正好被壓在了石碑下面?”樑媛好奇地看看石碑空無一字的反面,又看看面前這個小冊子。

唐風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韓江還不死心,接過小冊子,翻了起來,韓江的勁比唐風大,他一翻起來,小冊子脫落的更嚴重,唐風不得不提醒他,“你輕一點,照你這麼翻,小冊子還沒翻到最後就該散架了。”


韓江沒理唐風,繼續野蠻操作,翻到最後一頁時,韓江笑道,“怎麼樣,我翻到最後一頁書也沒散……”

韓江忽然沒了聲音,唐風和樑媛盯着韓江,韓江半晌才指着小冊子最後一的空白頁說道,“你們看這上面寫的是什麼?”

唐風這才注意到,在小冊子最後一頁的空白頁上密密麻麻寫滿了文字,全是俄文,“好像是一封書信,好漂亮的書法體俄文。”

唐風怔怔地盯着那雋秀漂亮的書法體俄文看了好一會兒,看到最後,唐風不禁長嘆一聲道:“真是一封感人的信。”

“感人的信?”韓江不解。

“是一位母親寫給自己孩子的,她應該是某位科考隊隊員……”

韓江忙打斷唐風的話,“等等,等等,你說什麼?一位母親寫給自己孩子的?科考隊有女隊員嗎?”

“好像沒聽說,我爺爺沒提到過,馬卡羅夫和米沙也沒提到過,不過韓隊你也不能排斥女性啊!”樑媛不滿地說道。

唐風想了想,“這確實有些奇怪,按理那個年代選拔隊員參加這麼危險和艱難的的行動,是不會帶女隊員的,更何況一個女的跟一堆大老爺們一切行動,也不方便!但是這確實是一個母親寫給自己孩子的臨終絕筆。”

“你再好好看看,也許不是科考隊遇難時寫的。”韓江還不相信。

唐風搖搖頭,“你不相信也沒用,我翻譯給你們聽。”說着,唐風緩緩讀出了這封母親寫給孩子的信。

3

親愛的阿廖沙

或許一切都是徒勞的,或許你永遠無法看到這些文字,這就是宿命!親愛的孩子,你現在在哪兒?在做什麼?是否感到幸福?是否想起了媽媽?

命運從一開始對你就是不公平的,你出生在那樣一個荒唐的年代,從一生下來就失去了你的父親,和我一起被放逐到荒涼的西伯利亞,飽嘗人間冷暖,在西伯利亞凜冽的寒風中,你曾用幼小的身體爲我送來滾燙的烤土豆,我永遠忘不掉你那被凍得通紅的臉蛋。

這些都是荒唐的宿命,過去我不相信命運,但是現在我相信了,我的命運和你的命運都在很多年前就已經註定,“如果要想扭轉我們家族的宿命,就只有去東方,在那裏改變我們的命運。”這句話一直在我耳旁迴響,特別是這幾天,這種宿命的呼喚愈來愈強烈了。但是我卻沒有辦法改變這一切,跳出命運的束縛,我本有機會和你開始新的生活,但是我鬼使神差地來到了中國。

這是一段並不傳奇的旅程,甚至有些乏味,我們遭遇了可怕的黑塵暴,黑塵暴並沒有奪去我們的生命,但是我們卻徹底在沙漠裏失去了方向,這裏的磁場異常而多變,天氣可怕而詭異,周圍全是漫漫黃沙,無邊無垠,沒有一絲生機,沒有一絲希望,指南針的指針如瘋狂的精靈在跳舞,始終無法給我們帶來確定的方向。

昨天,命運又和我們開了一個大玩笑,當我們已經精疲力竭,等待死神來臨之時,一個海子出現在我們面前,所有的人都撲向了這個海子,這可能是方圓幾百裏唯一的水源。但是理智告訴我們,這水很可能不能飲用,因爲這海子的水呈詭異的白色,我們的設備早已在可怕的黑塵暴中丟失,無法檢測這裏的水質,大家在烈日下炙烤,在希望和絕望之間徘徊,最後,有一部分人不願再等待,他們嘗試了海子裏的水——死亡之水!他們很快就倒在了岸邊。

有經驗的生物學家說那些人是中了毒,但是無法判斷這種毒是天然形成的,還是有人在海子裏下了毒,我們剩下的人不敢再嘗試,又沒有氣力再繼續走,關鍵是不知道該往哪裏走?我們只能靜靜地等待死神的降臨!但還是有人不願等待命運的審判,他們離開了我們,走向了沙海深處,希望他們能走出沙漠,但是誰都知道這幾乎是不可能發生的奇蹟。

我親愛的孩子,你的母親此刻正在用最後的力氣寫下這些文字,我已不可能改變這一切,希望你能改變我們家族的宿命,如果不能,那麼你就及早退出,像一個正常人那樣去生活,再也不要奢望去改變什麼……

4

唐風讀完了整封信,緊鎖眉頭,“信的最後,筆跡越來越凌亂,越來越虛弱,可想而知,寫下這封信的人是在用勁最後一點氣力在寫,但是她似乎沒能堅持到最後。”

“聽了半天,滿篇全是‘宿命’,不斷提到這個詞,讓我想起了刻在胡楊樹上的那個‘宿命’!”韓江的思緒又回到了胡楊林。

“是的,我也想起了那個‘宿命’,也是俄文,和這小冊子上的字跡頗有幾分相似,當然我還不懂俄文筆跡的鑑定,所以還不能判斷兩者是否出自同一人之手。”唐風極力回憶刻在樹幹上的那個“宿命”。

“更重要的是胡楊木樹幹上的‘宿命’,出現在一個很特別的位置。”韓江提醒道。

“你是說科茲諾夫那幅地圖?”

“嗯。我們當時就看出來胡楊木樹幹上的那幾個地名,和‘宿命’這個單詞不是一人所刻,並懷疑有可能是科考隊的蘇方隊員所刻,那麼,這人爲什麼不刻在別的胡楊木上,偏偏刻在有科茲諾夫地圖的這棵胡楊木上?所以我想兩者看似沒有什麼聯繫,但卻隱含着不易察覺的聯繫。”韓江分析道。

“這麼說來,科考隊中有人和當年科茲諾夫探險隊有關係,這是之前我們所不知道的!如果在胡楊木上刻下‘宿命’的人,就是寫這封信的女人,那麼,她就應該和科茲諾夫探險隊有着某種聯繫。”

韓江聽了唐風的話,擺擺手,“現在下這個結論,爲時尚早,我們再來看看這信上透露出什麼信息。第一段一連幾個問句,看出這位母親在生命即將結束前對孩子不捨的眷戀,無助的吶喊。第二段,敘述了她和兒子早年在西伯利亞的一段艱難歲月,看樣子他們是被流放到西伯利亞去的。”

“那很有可能是三十年代末的大清洗時代。”

“最奇怪的就是這第三段。反覆提到‘宿命’‘命運’這兩個詞,幾乎沒有什麼邏輯性,像是祥林嫂一樣,念念叨叨地說什麼宿命啊,命運早就註定啊,沒法改變啦!不明白她要表達什麼,難道是瀕死狀態中的喃喃自語,但看她後面的敘述卻又條理清晰,真是奇怪!”韓江晃着腦袋,不明白這女人爲什麼如此。

“也許這一段正是這個女人所要表達的,看,這句話,‘如果要想扭轉我們家族的宿命,就只有去東方,在那裏改變我們的命運。’這句話反覆在她耳邊響起,可想而知,這句話對她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可是這句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呢?”唐風在反覆咀嚼這句像是咒語一樣的話語。

“我不明白這話,不過最後那句倒是一句有用的話,‘我本有機會和你開始新的生活,但是我鬼使神差地來到了中國。’說明她本來是可以不來中國,不參加科考隊的,但是她還是鬼使神差地來了。這句話反過來看,也許可以解釋剛纔那句話,他來中國參加這次科考,這就是她的宿命,所以整個第三段,念念叨叨半天就是要說明她來中國,是因爲可怕的宿命。”韓江解釋道。

“第四段說了她,也是科考隊在沙漠中的遭遇,這些該死的遭遇,我們都遇上了,但是我還要特別注意到最後說的那句‘指南針的指針如瘋狂的精靈在跳舞,始終無法給我們帶來確定的方向。’這句話讓我不寒而慄。”

唐風說到這,看看韓江,又看看樑媛,三人全都明白接下來他們所要面對的可怕局面。

5

長時間的可怕沉默後,韓江又開口了,“第五和第六段是我最感興趣,她詳細講了在大白泉的遭遇,果然如我們之前推斷的那樣,科考隊在喝不喝這裏水的問題上,發生了分裂,一部分隊員喝了大白泉的水後,立即倒地身亡,其餘隊員不敢再嘗試這死亡之水,又精疲力竭,失去方向,於是只能在這裏等待死神的降臨,正是在死神降臨前,這個女人寫下了這封信。”

“果然有毒?!可我們喝了到現在也沒事!唐風,你剛纔喝得最多,你現在有什麼不良反應嗎?”樑媛驚詫地看着唐風。

“靠,你盼着我中毒啊,你看我這樣,像是有不良反應嗎?”

“那就奇怪了,爲什麼當年科考隊的人會中毒呢?”樑媛緊鎖眉頭。

“或許我們還可以從這封信中看出些端倪來,信中提到有生物學家認爲那些人是中了毒,但是無法判斷這種毒是天然形成的,還是有人在海子裏下了毒,這句話突然打開了我的思路,我還是堅持我最初的判斷,我還是懷疑馬昌國!”唐風斬釘截鐵地說道。

“懷疑馬昌國?你認爲是馬昌國他們在海子裏投了毒?!”韓江反問道。

“是的,你們想想馬昌國爲什麼在胡楊林裏偷偷放了科考隊攜帶的飲用水,這樣做對他們來說可謂一舉兩得,一,可以使科考隊陷入恐慌,二,他們可以以水做籌碼,拉攏威脅科考隊中的一些人,比如他們拉攏米沙。那麼要想實現這個目的,除了放掉科考隊攜帶的水,還要切斷科考隊所有可能獲得的水源。”唐風推斷道。

“所以他們在沙漠裏的海子中都投了毒?”樑媛驚道。

“是的,我想就是這樣。”

“可……可馬卡羅夫回憶說,在科考隊的飲用水被放光的第二天,他們兵分幾路,分頭在附近尋找水源,結果都沒找到啊!”樑媛想起了馬卡羅夫的回憶。

“不錯,他們肯定沒有找到,如果科考隊尋找仔細的話,那麼說明胡楊林附近確實沒有水源,但是老馬說過科考隊上午兵分五路出發前,約定最遲天黑前要返回營地,所以他們尋找的距離是十分有限的,大白泉很可能在他們尋找的距離之外,據此,我們也可以判斷一下大白泉距胡楊林的距離,應該是徒步折返一天路程之外。”唐風估算出了大白泉和胡楊林的距離。

“我們看來離開胡楊林已經很遠了。”樑媛驚歎。

“嗯,科考隊雖然沒有找到大白泉,但是卻被黑塵暴吹到了這裏,這裏很可能是距胡楊林最近的水源地,所以它早被馬昌國投了毒。”

韓江聽了唐風的推斷,點點頭,“看來這是最接近真相的推斷了。大白泉水下有泉眼,可以不斷補充新的水源,又過了這麼多年,所以現在大白泉裏的水早已沒了毒。”

“可還是不能解釋這水爲什麼發白啊?”樑媛問道。

“這可能是因爲此地的土壤中含有某種特殊的礦物質吧!這不是我們要研究的,我想大白泉已經真相大白了。”

“不!還沒有完。”唐風打斷了韓江了話,“信的第六段中特別提到了後來有幾個人不甘心就此坐以待斃,於是離開了大部隊,自己尋找出路去了。這兩句話又向我們提供了重要的信息,科考隊沒有全死在這兒,我們剛纔統計了發現的屍骨,這裏一共是二十八具屍骨,加上三具在魔鬼城發現的軍官遺骨,是三十一具,另外還有三名倖存者,這樣算來,確實應該還有幾位隊員不知所蹤,他們中可能有的在黑塵暴中就已經遇難,但更有可能是後來離開了這裏,自己尋找出路,但是他們多半凶多吉少,沒有再走出沙漠。”

“這幾個人當中包括米沙,馬卡羅夫和我爺爺嗎?”樑媛問道。

“我想應該不包括他們三人,因爲在他們三人的回憶中都沒有提到大白泉,再者,老馬和你爺爺回到營地時,科考隊的人已經消失了,他倆是單獨逃離沙漠的;至於米沙……米沙後來很可能找到了瀚海宓城,這纔有了那封信中所謂‘無與倫比的大門’。”唐風判斷道。

“那麼,那些在大白泉離開大部隊的隊員,最後命運如何呢?”

唐風沒有馬上回答樑媛的問題,而是靜靜地想了一會兒,才道,“我忽然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他們去了哪裏?他們能去哪裏?首先,我想他們沒有走出沙漠,科考隊失蹤後,救援很快展開了,如果他們走出了沙漠,應該會被救援隊發現,但是除了老馬和樑老爺子,沒有……沒有人再被發現!而米沙很可能找到了瀚海宓城,馬昌國也極有可能走到了死亡綠洲,他倆應該是在多日之後,自己走出沙漠的,那麼,其餘幾個科考隊員會不會也走到了死亡綠洲,甚至是找到了瀚海宓城?”

“這樣一來,整個科考隊最後的遭遇全都可以推斷出來了。”韓江的思緒像是回到了半個世紀前那個可怕的夏日。

6

科考隊的最後遭遇,猶如電影一樣,在韓江眼前漸漸清晰起來,當馬卡羅夫和樑雲傑回到營地時,營地已經空無一人,因爲之前有經驗的隊員已經判斷出將有黑塵暴來襲,於是,科考隊隊員緊急撤離,但是這一切都是徒勞的,規模空前的黑塵暴襲擊了已經離開營地的科考隊,待黑塵暴過去後,大部分隊員並沒有死,在經過艱難跋涉後,他們匯聚在大白泉,面對顏色怪異的泉水,科考隊內部在對待水源的問題上發生了分歧,果然,大白泉因爲被馬昌國下了毒,一部分隊員喝了後,倒地身亡,另一些隊員選擇了離開,不知所蹤,剩下的隊員則活活渴死在沙地上……

“當然,現在認定是馬昌國下的毒,也許爲時尚早!我們還需要更準確的證據。”韓江總結道。

“可怕的是,我們今天面臨着與當年科考隊一樣的遭遇。”樑媛面目懼色。

“不,至少我們還有水,如果當初大白泉的水可以飲用的話,說不定科考隊就不會全軍覆沒了。”韓江道。

“但是我們該往哪裏走呢?就算我們有水,我們也不能一直呆在這裏,而我們三個人只有三個水壺,能攜帶的水是十分有限的,如果不能找準方向,恐怕我們還是難逃科考隊的厄運!”樑媛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也許……也許我們還應該從這封信裏找線索!”唐風突然又冒來這麼一句。

“信裏?這封信不已經讀完了嗎?”韓江不解其意。

“還有最後一段呢!”

“最後一段?最後一段沒啥意義啊,又扯到了命運上來,告誡他的孩子如果不能改變命運,就去過正常人的生活,還能看出什麼?”

“你從她的筆跡上難道沒發現什麼嗎?”唐風反問韓江。

韓江又盯着那雋秀的筆跡看了一會兒,“寫最後一段時,這個女人似乎已經精疲力竭,因此字跡越來越潦草,以至於最後一筆拖了老長。”

“不錯,字跡越來越潦草凌亂,越來越無力,再結合最後一段的語句,可以看出這個女人已經到了最後時刻,但是,你們想過沒有,她是怎麼把這個小冊子塞到石碑下面去的?”

唐風這一提醒,讓韓江和樑媛都有些暈,是啊,她已經精疲力竭,哪還有氣力將小冊子平平整整地塞進石碑下?

“首先,我們要搞清楚她爲什麼要把小冊子塞進石碑下面,要知道她已經是要死的人了,有這個必要嗎?”唐風頓了頓,又自問自答地說道,“在她看來,很有這必要,因爲小冊子上的那些文字是她的祕密,她並不想讓別人看見,所以纔會在生命的最後一刻,還不忘把這個小冊子藏好。”

“祕密?這裏面有多少祕密?我怎麼沒看出來?”樑媛有點懵。

“至於這上面到底隱藏了多少祕密,現在我們還不能完全明白,但是我想隨着我們的步步深入,這上面的祕密將會一一展現在我們面前。單就最後的筆跡而言,就透露出了一個重要信息,她在最後時刻,就算她還有氣力將小冊子藏好,那麼這之後呢?這裏可沒有發現她的屍骨啊!她去了哪裏?”

唐風一句話,點醒了韓江和樑媛,是啊,這個女人用盡氣力把小冊子藏在石碑下面,還有力氣去別的地方嗎?爲什麼周邊不見她的屍骨,“唐風,你這一講,又讓我想起了胡楊林的那棵刻字的樹,我當時就疑惑,如果‘宿命’二字是某個科考隊隊員所刻,爲什麼那棵樹離營地距離那麼遠?現在想來,有可能科考隊裏,只有這一個女人,所以他始終和其他男隊員保持着距離,這裏也是如此,蘆葦叢裏有科考隊員得屍骨,北岸沙地裏也有科考隊員的屍骨,這裏在海子西邊,這個女隊員就在這裏一個人寫下了那些文字,等待死神的降臨,可是後來她的屍骨卻不見了!這隻有一種解釋,這個女人很可能沒有死,她在寫完最後一段後,一定又發生了什麼!”

7

“太不可思議了,這裏發生的事已經夠離奇的了,居然後面還發生了什麼?”樑媛直呼不可思議。

“骨頭是可以開口講話的,這塊石碑旁本該出現一具女性的屍骨,但是卻沒有,這本身就說明了問題。”唐風道。

“那你說這個俄國女人又去了哪裏?如果他得救能離開這裏,爲什麼不把這個小冊子一併帶走呢?”樑媛反問唐風。

“你這兩個問題,我現在都無法回答你,總之,我有一種強烈的預感,這個女人一定還會給我留下蛛絲馬跡,就看我們能不能找到了。”

唐風又圍着石碑仔細查看了附近的沙地,確實沒有遺骨,甚至連其它的物品也沒有發現,“我想這個女人不是自己離開這裏的。因爲之前有幾個科考隊員不甘心在此等死,已經離開了,她若想離開,早就跟那些人一起離開了,但是她沒有,她選擇迎接死神的降臨,在最後時刻,她已經精疲力竭,可是最後她卻離開這裏了……”

“你想說是有人幫他離開這裏?”樑媛驚詫地把目光投向了沙山後面。

唐風吃力地點了點頭,“很有這個可能。”

“還有誰?誰會帶着這個女人離開這裏?米沙?”樑媛追問道。

“不!不會是米沙。如果我推測不錯,帶她離開這裏的人是馬昌國。”唐風十分肯定地說道。

“馬昌國?!你爲什麼肯定是馬昌國?”

“這是明擺着的,如果大白泉的毒是馬昌國下的,那麼就說明他很熟悉這一帶的地形,至少比科考隊更熟悉。他的人馬也應該遭遇了黑塵暴,但他在脫險後,更容易找到生路,他很可能帶着他的人來到了這裏,看見科考隊的人都已經死了,或者奄奄一息……”

韓江打斷唐風的話,“但是馬昌國爲什麼要帶走這個俄國女人呢?”

“也許當時留在大白泉的科考隊員都已經死了,只有這個俄國女人還活着,所以馬昌國帶走這個女人。”唐風猜測。

“可是我覺得這裏面不那麼簡單!”韓江喃喃低語道。

“韓隊,你不會是懷疑這個女人是科考隊的內奸吧?”樑媛忽然反問韓江。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