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沒有讓周浩失望,他很快就發現了一處高高的懸崖,那裏看來是最佳的地方,只要到了那裏,由於地勢的極高,光的折射還沒有那麼嚴重,他用手指了指自己看到的地方,對着衆人說道:“先去那裏吧,那裏光柱經過的最少,再往下走我們都得交代在這裏!”

周浩這句話其實是衝着柳夢痕他們說的,自己這邊無論自己有什麼意見,大家還是能夠聽從的。

“那裏!離我們這麼遠,而且並沒有路上去!”柳夢痕看着周浩指的地方,確實是一處絕佳的場所,可是他還是皺着沒有,四處幾乎都是平整的冰面牆,一點攀爬的可能都沒有,總不能他們飛躍過去吧!

周浩笑了笑,這對於他們來說可能很難,可是周浩是經過暮色林地瀑布試煉的,這樣的環境自己可以說非常的熟悉,當初在冬季試煉中,跟眼下的環境一摸一樣!

不理會衆人疑惑的表情,周浩上前來到了這條路的盡頭,這裏跟上方的懸崖的距離已經達到最大程度,從這裏造冰臺上去,最能節約時間了,把手放在冰涼刺骨的冰牆上,周浩靜下心來,他開始吸收起冰屬性異能來,好在自己對於冰屬性的領悟已經極高,沒用多少工夫,周浩覺得夠自己造幾個冰臺的樣子,這才收回自己的手。

衆人看着周浩的雙手快速的揮動了幾下,他們驚訝的發現周浩竟然憑空在冰牆上早出了一個可供兩人站立的石臺!

“你居然還有這一手!”柳夢痕也被周浩的舉動驚訝住了,會使用冰系異能是一回事,會使用冰系異能造物是另外的一回事!兩者若說誰誰弱水強,答案肯定是後者,這讓柳夢痕對於周浩的認知又達到了一定的高度!

沒多大功夫周浩就接連早出了幾座冰臺,衆人也學着周浩,紛紛爬上冰臺,在後面等着周浩繼續鑄造。

就這樣他們都到達了周浩當初指的懸崖上,這裏離峽谷上方還是很遙遠的,只是這裏的高度離下方不規則的冰層不一樣,所以光柱也少了很多,他們一直躲過了一道道光柱離開,直到頭頂的太陽離他們而去。

一行人這纔再次回到原來的地方,從下面找了條路繼續前進。可是他們又整整走了一下午,到最後他們驚訝的發現自己一行人又回到了這裏,因爲周浩鑄造的冰臺就出現在了他們眼前。

這是一條走不出去的峽谷嗎?每個人都不由的產生了這樣的想法! 七個人花費了整整一下午的時間,沒想到居然又回到了周浩鑄造冰臺的地方,這讓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他們費了這麼大力氣,竟然白忙了一場,這裏的路實在是不好走,到處需要他們爬上爬下,現在他們全身都酸癢疼痛,實在沒有什麼力氣再往前走了。


周浩回過頭來看着柳夢痕,等着柳夢痕拿主意,你選的路你看着辦吧。

“我們今天就在這裏暫時休息一晚上吧,明天天亮再看看是不是我們遺漏了什麼岔路口,才導致我們又繞回到這裏。周浩!你安排你的人和我的人今晚輪流守夜。”

周浩一聽柳夢痕這麼說,也跟自己的想法不謀而合,就不再說什麼了,他們現在只能共同進退!

在峽谷低端,他們趁着天色還有些亮光,找到一處有利的地形,這裏並不是什麼山洞之類的,只是峽谷不規則所形成的一個角落,既可以躲避寒風,又可以減少守夜人晚上注意的方位,他只需要盯着一個方向就能保證大家暫時的安全。

所有人簡單的吃喝完畢,在角落的擋風處放了一個火爐,微弱的亮光,在這樣的環境下還是非常的明顯,不過只能做到這樣了,沒有這個火爐,他們這些人晚上的罪就大了。

周浩跟柳夢痕雖然都知道彼此依靠才能繼續走下去,不過他們還是不信任對方,留在晚上的守夜人都各派出了一人!

周浩還是老辦法,前面的時候交給周杰跟約翰他們,到了後半夜在人最容易放鬆的時候,周浩接班,他是他們這裏面實力最強的,也只能把這個重擔扛下來了,況且周浩還有柳夢痕給自己的武器,就算遇到什麼突發事件,周浩想來也是可以應付,至於柳夢痕他安排什麼人,周浩就不操那心了。

一晚上下來,倒是沒有什麼事情發生,看來他們離蛇巢很遠了,周浩這才放下心來,一晚上精神高度集中,讓周浩的精神有點萎靡不振。

在雪地上抓了一把雪,周浩也顧不得去把雪融化了,直接捂在自己臉上,冰冷的寒氣讓周浩的睏意暫時消退了下去,這才上前把隊友們都叫醒,他們必須今天再去找找出路,周浩總感覺這裏十分的詭異,不像他們想的那麼簡單!

收拾起行囊,他們爬上了昨天下來的冰層上面,這次他們不在專注趕路,都把注意力集中在有可能出現岔路的地方。

每走一處,都特別仔細的查看一下地形,確認這裏不存在所謂的岔路,才繼續一通向前走去。


到了中午時分,他們還沒有走完昨天下午的路,就又迎來了一波光柱的襲擾,沒有辦法,只能按照昨天的樣子,由周浩繼續鑄造冰臺。

站在高處的懸崖邊,周浩四處觀察了一番,這裏雖然地勢已經非常的高了,不過他還是看不到有什麼出口在遠處出現。

“我們這麼仔細的查找的,到現在都沒有找到岔路,按照時間上估算,用不了多久,恐怕我們還是得回到昨天的位置!”

方穎看着周浩這個舉動,不由的上前說出自己的擔憂。

“放心吧,從這個峽谷的走勢上來看,並不存在什麼過大的弧度,我想我們不應該會回到昨天的位置!”


其實周浩說這話,心裏也沒有什麼譜,他也不過是想暫時安慰下隊友們而已。

一直等着光柱的再次消失,周浩給隊友們鼓了把勁,帶頭從懸崖上下去,繼續往前趕路。

這一路上柳夢痕一直都沒有說過什麼話,周浩注意到他的手一直伸在自己隨身的行囊中,這個行囊並不是他們這樣放置裝備的,而是柳夢痕自己獨有的!

就是他放置那個怪異圓盤的行囊!

這個傢伙到底在想什麼?難道他不擔心他們走不出這裏?還是他一直在以自己的辦法找出路?

周浩暗自決定自己要多注意這個柳夢痕,防止他在他們不經意的時候甩掉他們,獨自離開!

“你們看!”周杰的大聲的喊出這麼一句。

把周浩嚇了一跳,顧不得扔下自己後背的行囊,周浩直接擡起手臂,警惕的在四處搜尋了一番。

“那個。。。我們好像又回到了昨天的地方了!”周杰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看着周浩那緊張的表情,也知道自己一開始沒把話說明白,這才補充說完。

周浩這才把手收了回來,他還以爲發現了怪異的生物呢,不就是回來了嘛。。。。等等。。。回來了?周浩一驚,再次順着周杰的指向向那裏看去,這個畫面太熟悉了,這不還是昨天他們晚上回到的地方嗎?

不甘心的周浩,急忙快速上前兩步,抓着冰層的邊緣,趴着身子探出頭去,他驚恐的發現昨天他們宿營的地方就在自己腳下不遠處,那裏還有昨天他們扔下的垃圾!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爲什麼還是回到了這裏,從前不久自己站在懸崖上看的時候,這裏的地形幾乎是筆直的向前延伸,怎麼這麼一夥的功夫又繞回來了!

“我就不信了!我們這次原路返回,再走一遍!”周浩氣沖沖的抓起剛纔放在地上的行囊,他這次要反方向而行,他到底要看看是不是這個地方真的就這麼詭異!

方穎看到周浩率先返了回去,都急忙跟在後面,柳夢痕的兩個手下都沒有動,都看着柳夢痕,等着他做下一步的指示。

“我們跟着他!”說完就也跟在周浩隊伍後面,他的兩個手下沒有絲毫猶豫,也緊緊跟在柳夢痕的身邊。

。。。。。。。。。。。。。。。。。。。。。。。

天色幾乎已經到了看不見的地步,周浩一把抓起行囊摔在地上,無力的嘆了口氣,坐在昨天宿營的角落了一言不發!

真是見鬼了,原路返回的周浩一路上都沒有看到自己在早晨鑄造的冰臺,可是到了晚上,他們盡然再一次的回到這裏!一天的忙碌全部都做了無用功,一天下來他們一口水沒喝,一口飯沒吃,就是想看看是不是真的走不出去。

現在答案就擺在他們面前!

周浩現在想破腦袋也想不明白,這到底是什麼原因造成的,他一點頭緒都沒有! 不行!這麼下去他們必然得困死在這裏,這是周浩絕對不容許見到的,他們的大批補給已經葬生蛇窩裏了,靠着攜帶的這些東西他們堅持不了幾天的。到那個時候就算那些蛇沒有過來,他們也得餓死在這裏,自己把隊友們帶來,他就必須把他們安全的帶回去,以前的悲劇周浩實在是不敢再見到了!

“柳夢痕!你到底藏着什麼祕密,你是不是知道什麼!到現在了你還不想說嗎?難道你認爲這樣耗死我們,你就能計劃得逞?”周浩把自己這麼多天來憋着的氣,一下自發泄了出來,指着柳夢痕大聲的吼道。

在這寂靜的峽谷中,四處迴盪起了周浩的聲音!

柳夢痕撇了一眼周浩,就回過頭去不再搭理周浩,雖然柳夢痕並沒有做出什麼表情,不過周浩看到他這樣反而怒氣更增加了幾分,不由分說的快步上前兩步,體內急劇的吸收起四周的寒氣,他要用異能滅了他柳夢痕!


看到周浩已經被怒氣衝昏了頭,失去了理智,儘管隊友們也很想宰了這個混蛋,不過不是這個時候呀,趕忙上前死命的保住周浩的身體,不讓他繼續往前,現在跟柳夢痕火拼實在不是理智的決定!

被隊友這麼攔着,周浩的氣發泄不出去,只能再次指着柳夢痕罵道:“縮頭烏龜,不要以爲你拿那滴破血就能威脅到我,我告訴你,我絕對有把握在你之前就把你弄死,你信不信!”

“哦,你可以試試。”柳夢痕似乎也被周浩這樣的話弄的不耐煩起來,站起身來,冷笑的看着周浩。

他身邊的兩個人這時候也跟着站了起來,隨手把自己身體上的一件衣服扯了下來,周浩這才發現原來跟在柳夢痕身邊的兩人都是僞S中期的高手!

“哼,怪不得你底氣這麼足,就算是有這倆人保護你,我一樣能殺了你!”周浩雖然有點驚訝對方隱藏的這麼深,不過他還沒有把這倆人放在眼裏,只要對方沒有領域,自己殺了柳夢痕也是非常有可能的。

“周浩,行了!你不過是想讓我說出我知道的祕密,用不着繼續演戲了!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我並不知道這裏爲什麼會這樣,你也用不着擔心我突然帶着人離開,把你們困死在這裏。我帶你來的真正原因是到了我要去的地方,我還用的着你,所以你大可以放心,還是多把心思放在如何找到出路上吧!”柳夢痕對於周浩的小伎倆早已看清,一直都不想搭理他,今天要不是周浩鬧的太厲害,他也不想讓局面成了這個樣子,爲了今後還能繼續合作,柳夢痕只能先用話穩住周浩。

“別說的那麼好聽,我們就像你手中的木偶,隨你調動,你那天不高興隨手一扔,我們倒是後能拿你怎麼樣!”、

“那你到底想怎麼樣?現在跟我打一場?來個你死我活?”柳夢痕氣極反笑。

“用不着,我就要你一樣東西~!”周浩盯着柳夢痕的眼睛,他想看看自己接下來的話,這個柳夢痕的真是反應!

“什麼!”

“你的圓盤!”周浩伸出手指着一直跨在柳夢痕身上的行囊。

“你不要太過分了,真以爲我離開你就辦不成事不成?”

周浩知道自己說這話必然觸碰到了柳夢痕的底線,不過他必須這麼做!

“你放心,我對你這個圓盤沒有什麼想法,對你越重要的東西,交給我來保管,我纔敢相信你,這是我們能夠繼續合作下去的基礎,要不然。。。。”周浩沒有繼續往下說,相信柳夢痕也知道周浩想說什麼!

柳夢痕的腦海中快速權衡起來,片刻的功夫,柳夢痕低下的頭猛然擡了起來,看着周浩說道:“我可以答應你,不過往後的行動你們都得聽我的!不可以再生無畏的爭端!”

看到周浩肯定的點了點頭,柳夢痕從身上把行囊摘了下來,交給手下的手裏,示意他送過去。

接過柳夢痕的東西,周浩終於放下心來,這麼重要的東西在自己手中,料你也不敢耍什麼花招了!

這場紛爭就在這樣的情況下結束了,猶豫這件事的原因,周浩徹底把指揮權交給了柳夢痕,晚上守夜的事情就留給他安排,衆人把所有的物資都集中在一起,也統一交給柳夢痕分配!

。。。。。。。。。。。。。。。。。。。。。。。。。

www● tt kan● ¢o

接着幾天的時間,周浩按照柳夢痕的吩咐,帶着周杰和柳夢痕的一個手下,從一個方向開始搜尋,柳夢痕則帶着方頤約翰還有自己另一個手下從另外的方向搜尋,他們這幾天都一直重複着這樣的事情。

可是結果卻讓大家對出去的希望越來越渺小了!他們經過一天的探索,在第一天的時候,周浩一開始驚喜的發現他們並沒有在路上碰到柳夢痕他們,這說明自己極有可能找到不一樣的出路,還沒等到周浩興奮多久,他就發現自己還是回到了原點。

“看來我們並沒有找對路,希望柳夢痕他們有什麼發現吧,最起碼,他們跟我們走的路是不一樣的。”

三個人決定暫時就在這裏等消息,可是他們剛剛纔坐下沒多久,周浩的視野中就出現了四個人的身影。

這。。。。

他們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

經過七個人聚在一起把事情說了一遍以後,他們真正確定,他們真有可能被困在了這裏!

剩下的幾天,雖然心裏還不認命,繼續尋找着出路,可是結果還是一樣的,路上沒有互相碰到,可是到最後的終點他們還是一樣回到了這裏!

而更要命的是,就在今天晚上,柳夢痕從行囊中拿出最後的一塊壓縮餅乾放在衆人面前。

“這是我們最後的食物了,我們恐怕是斷糧了!”

這無疑讓所有人心頭的陰雲更加濃郁起來,沒有食物的支持,他們再想堅持下去,也是不可能的了,人沒有食物,哪還有什麼力氣繼續耗費大量的體能尋找出路! 把最後的口糧仍在煮沸的鍋中,讓它化成一團融在鍋裏面,喝着這最後可以提供能量的清湯,每個人都默默的不說話了。就臉柳夢痕這樣的人眉頭緊鎖起來,周浩反而心裏舒服了不少。

心裏暗笑起來,這下你滿意了,你的一切安排馬上就成爲一團泡沫,就像這碗中的清湯一樣,不管你以前多麼抱着希望,到了這個時候也只能在這荒涼的峽谷中,化成一堆白骨,被所有人遺忘,你到底爲了什麼?!

。。。。。。。。。。。。。。。。。

躺在陽光下,周浩連動一下手指的力氣都沒有了,他已經五天沒有進食了,全靠地面上的積雪勉強維持着自己的生命特徵,好在他們還帶有一些鹽,要不然前兩天他們就只能像現在這樣趟着了!

這幾天趁着還能活動,他們改變了思路,不在盲目的尋找出口,而是想着能不能找到剛進入峽谷的位置,只要他們找到那裏,冒險穿越蛇窩,說不定他們還能尋到些補給,以及車輛!

很快他們就放棄了,無論他們怎麼走,仍然回到的地方還是這裏。這個辦法看來是行不通。

後來他們想到周浩能夠鑄造冰臺,是不是依靠冰臺,他們從上面先離開峽谷,去上面看看有什麼生機,可是周浩苦笑的指着這一眼望不到頭的峽谷上方,就算自己沒日沒夜的趕,就算累死恐怕也不足以支撐他們上去,實在是太高了!

所以到最後他們只能像現在這樣,躺在溫和的陽光下,曬起了日光浴!其他人也都是這樣,無力的靠着或者躺着,動都不想動一下,因爲隨便走動一下,都是非常耗費力氣的,說不定等下就得大喘氣了!

周浩腦海中一遍遍回憶着這幾天他們所做的事情,每一個細節都沒有放過,他的心中到現在都沒有放棄,他不想就這麼死在這裏,他的隊友以及他的承諾,白狼還等在暮色林地中,苦苦盼着自己能夠領悟到領域的力量,再次返回暮色林地中去解除他們妖族的血脈詛咒。

自己喜歡的人就在自己身邊,自己不能讓她就這樣陪在自己身邊,慘死在這人跡罕至的地方!

作爲一個男人,他不能放棄!

可是我們該做的都已經做了,還能有什麼辦法呢?周浩閉上雙眼,心中不停的問自己,到底什麼地方,是自己沒有注意到的呢!

就在眼睛閉上沒多久,黑暗中的周浩突然意識到了什麼!猛然拍了自己的腦袋,自己是不是一直都忽略了一件事情!

被周浩這怪異的舉動吸引過去的衆人,莫名其妙的看着周浩,都想着是不是餓昏頭了?自己開始打自己?

“我想到了!我想到了!”周浩精神彷彿一下子全部回到了自己體內,猛然從躺在的地上跳了起來。

“你是不是想到自己剛纔吃到了一桌大餐?那嫩滑的牛排,新鮮的水果?”約翰依靠在牆上,對着周浩開啓了玩笑,因爲他剛纔就是這麼想的!

“不是,你們聽我說,我剛纔想到我們是不是忽略了什麼地方?”周浩揮手打斷約翰的玩笑,一本正經的繼續說道。

“忽略的地方?還能有什麼忽略的地方,這麼多人還能忽略什麼呢?”周杰有氣無力的反問起來。

“光!就在剛纔我一閉眼的時候,我突然想到我們忽略了最該被重視的地方,那就是光!”周浩一臉興奮的看着其他人,他希望自己的話能夠得到重視,因爲這個可能是他們最後的希望了!

“不是吧,光能有作用?你難道想讓我們在這樣的環境下出去尋找出路?”這話是柳夢痕問出來的。實在有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