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急關頭,李逸右拳轟出,符文閃爍,只聽砰地一聲巨響,龍蝦王的巨螯被打了回去,而李逸也藉着強大的反震之力回到了岸邊。

龍蝦王的巨螯受了李逸全力一擊,整個身體都在水面上快速旋轉。正是這種旋轉之力,將李逸的力量一點點給卸入水中。

水面劇烈震動,濺起十丈巨浪,向着四方涌動。而龍蝦王卻沒有絲毫損傷。

左手施展生死印,太極光印若隱若現,將水浪抵擋於外。右手揮動蟠龍刀,劈飛幾個不知死活的小龍蝦,目光緊盯着龍蝦王,尋找破綻。

龍蝦王頭胸部都有一層暗紅色的鎧甲,無比堅硬,根本無法破開。

“不對!”

李逸將目光鎖定在龍蝦王的腹部,至始至終,龍蝦王都沒有將腹部露出來,全都沉浸在水潭之中。回想那些被李逸劈死的小龍蝦,李逸嘴角微微上揚,露出了一絲笑意。

“你死定了。”

望着轉過身來,揮舞着兩對巨螯攻擊而來的龍蝦王,李逸微微一笑,隨即跳入水潭。

透過清亮的潭水,可以清晰地看見,龍蝦王的腹部長着許多細小的游泳足,輕輕滑動,可以保持身形不動,也可以轉變方向。

龍蝦王的腹部很白嫩,正是龍蝦王的破綻所在,所以龍蝦王一直將腹部隱藏在水下,不敢露面。

龍蝦王發現了李逸的意圖,整個頭胸部都紮了下來,兩隻巨螯和前面兩對步足都張開了鉗子,想要圍魏救趙。

李逸距離龍蝦王的腹部還有一段距離,在水裏,李逸又無法施展風雷步,瞬移也只有三次機會,李逸更不想浪費。

但如果游過去,勢必會被龍蝦王的巨螯擊中。

“人刀合一!”

李逸心思急轉,立馬施展出第三重意志,與殺伐之刃融合爲一。殺伐之刃分開水流,瞬間刺向龍蝦王的腹部。

“嗤!”

面對李逸強大的攻擊,龍蝦王的腹部毫無抵抗力,被李逸所化的殺伐之刃刺了個對穿,強大的殺戮意志,更是將龍蝦王斬成了兩截。

轟隆!

龍蝦王跌落水中,水花四濺。龍蝦王一死,那些小龍蝦全都衝入了水潭中,消失不見。

李逸落在水潭中央的岩石上,大手一揮,將龍蝦王的屍體收入白玉扳指,方纔長舒了口氣。

“哥哥,快來,要頂不住了。”

剛要坐下休息,腦海中突然響起了小猴子的聲音。當初將小猴子留在楚風身邊,就是爲了互通消息。

顧不得休息,迅速出了山谷,向着左側跑去。

七繞八拐,越過重重山峯,出現在一座荒山前。荒山百丈高,山頂上楚風坐在王座上,閉目煉化王座。

楚婉兒,斗篷少年,燕雙鷹,白金虎和六耳靈猴圍成一圈,將楚風護在中間。

“殺!”

荒山上,數十個強者向着楚風幾人發動着猛烈的攻擊,領頭之人正是月天心。

從李逸等人一出現,月天心就留意上了,對於李逸幾人的小計謀看的一清二楚。

李逸將兩把王座搶走,勢必會有更多的人會追殺他,正因如此,月天心知道就算追擊李逸,也不可能搶到王座,還不如來追殺楚風幾人。

更關鍵的是,他忌憚李逸的毒元力,並決定先剷除李逸的助力。

這數十人又大多都是月天心帶來的,個個實力強大,由此可見,月天心在皇城的身份也不低。

而且,這一次與上次劉峯的情況不一樣。劉峯是在山洞之中,而且面對的敵人實力也比這一次低,大家只要守住洞口就行了。

而這一次,楚風是在寬敞的山頂,又少了兩人,力量分散在五個方向,面對數十個頂尖強者,大家都顯得有些力不從心。

“風捲殘雲!”

情況不容樂觀,李逸沒有絲毫停留,直接發出四道龍捲風,猶如四條旋轉的通天柱一般,定在四周。

月天心等人只顧往上衝,不曾想面前突然出現四道巨大的龍捲風,猝不及防之下,差點被捲入龍捲風中。

不過,這裏的人都是人丹中的強者,反應敏捷,一見不對,立馬抽身後退。除了少數幾個被王座吸引了心神之人,沒有來得及後退之外,大部分人都躲過了李逸的突襲。

“雷霆震怒!”

不等衆人站穩腳跟,李逸攜帶着萬雷從天而降,雷電如蛇,穿梭在人羣之中。

噼啪!

一些反應慢的丹武者,紛紛被雷電擊中,頭髮瞬間倒豎,直冒黑煙。


“吼!”

見李逸回來,六耳靈猴很是興奮,龍骨祭煉而成的白玉棍子橫掃而出,將幾個丹武者掃飛出去。

“你這傢伙,還以爲你回不來了呢。”

楚婉兒揮舞着鐵錘,將面前的一個丹武者砸飛,嬌聲說道。

李逸翻了翻白眼,這小妞說話怎麼這麼不好聽呢。搖了搖頭,懶得搭理她,抽出蟠龍刀,殺向了敵人。

暴風斬、疾風斬、風雷斬、雷炎斬,各種強大的攻擊相繼使出,竟讓得敵人無法近身。

月天心退出戰圈,看着李逸皺起了眉頭,在這太古遺址中,他的實力可以不懼任何人,唯獨對李逸的毒元力很是忌憚。

他從未想過那些人能殺死李逸,但在他看來,李逸怎麼也會被困住很長一段時間,沒想到竟然這麼快就回來了。

“走。”

仔細思索了一番,月天心最終還是決定先離開,不準備跟李逸硬碰硬。

月天心等人離開,剩下的人自然不會是李逸幾人的對手,很快就被消滅。

望着月天心離去的背影,李逸眉頭微微皺起,他能感受到月天心的強大,卻兩次都主動退走,僅僅是忌憚他的毒元力?

不管怎麼說,危機暫時解除,李逸幾人可以喘口氣了。

“喂,你的威名不小啊,那些傢伙看見你就跑了,你是不是對他們做過壞事?”

楚婉兒扛着鐵錘走上前來,狠狠地拍了李逸的肩膀一下,問道。

“我能做什麼壞事?”李逸翻了翻白眼,無語地道。

吱吱!

小猴子又恢復本體,跳到李逸的肩膀上吱吱大叫。李逸摸了摸小猴子,看了楚風一眼,席地而坐,道:“都坐下來休息一下。”

時間漸漸過去,期間有幾波人闖進荒山,都被李逸幾人斬殺。

金光閃爍,最終歸於平靜。楚風從王座上站了起來,身上散發着莫名的威嚴。

“多謝各位爲在下護法,如今我已煉化王座,馬上就會離開。如果有機會,李兄,你們一定要來天域。”

說完,不等李逸幾人回話,楚風轉頭看向楚婉兒,道:“婉兒,該走了。”

楚婉兒癟了癟嘴,一臉的不情願,不過還是拿出兩張符篆,一張遞給李逸,道:“雖然看你不怎麼順眼,但好歹也算是共患難的朋友,這張不定向傳送符篆就送給你了。”

“李兄,兩位兄弟,我們後會有期。”

說完,高空射下一道金光,將楚風籠罩,與此同時,楚婉兒也捏碎了手中的符篆。虛空蕩漾,兩人瞬間消失在太古遺址之中。 看着楚風兄妹的消失方向,衆人都沒有回過神來。尤其是李逸,緊握着手中的傳送符篆,腦海中還在思索着天域的存在。


想了半天,卻沒有絲毫頭緒,李逸轉頭看向斗篷少年和燕雙鷹,道:“你們可曾聽過天域?”

兩人相視一眼都是搖了搖頭,至於白金虎和小猴子,一個還小,一個一直窩在太古遺址中,更不可能知道天域的存在。

斗篷少年低頭想了想,又道:“也許有人知道。”

“誰?”

李逸和燕雙鷹齊齊轉頭看向斗篷少年,斗篷少年聳了聳肩,道:“抓走風玄雨和劉雪婷的那個火人。”

李逸眼中精光一閃,深深地看了斗篷少年一眼,他果然跟那個火人有關係。同時李逸也放下心來,至少他能確定,那個火人不會傷害劉雪婷和風玄雨。

低頭看向手中的符篆,輕聲道:“這種符篆,王城肯定沒有,恐怕皇城都不會有,看來這天域來頭很大,很神祕,有機會一定要去見識見識。”

斗篷少年和燕雙鷹都是點了點頭,也許那裏將是他們人生的轉折點,不過,無論是不是要去天域,首先得離開太古遺址。

“走吧,現在可要小心點,我們人數越來越少了。”

李逸將傳送符篆放進白玉扳指,而後下了荒山,向着來時的方向走去。

劉峯和楚風兄妹離開了太古遺址,李逸等人失去了三大助力,以後面對的敵人卻更加強大,想要搶奪王座難啊。

“我們現在去哪?”

斗篷少年走在李逸左側,輕聲問道。燕雙鷹抱着劍,走在李逸的右側,一言不發,面色冰冷,目視前方。

白金虎化作的大漢左顧右盼,神色戒備。小猴子則躺在白金虎的頭上,用一頭虎毛給自己做了一個舒服的窩,呼呼大睡。


李逸腳步不停,聞言笑道:“當然是散步了,說不定還能遇到一把王座呢。”

斗篷少年腳步頓了一下,隨即笑道:“剛剛出現了三把王座,短時間內應該不會再出現了吧?”

李逸笑了笑,沒有回答。這倒是讓燕雙鷹多看了李逸一眼,他雖然不愛說話,但擅於觀察,這麼久以來,李逸的性格,他還是有些瞭解。

“既然如此,我們不妨也來先確定一下順序?”

燕雙鷹難得地開口說話,還一次說了這麼多字。李逸和斗篷少年都是詫異地看了看他,隨即齊齊點頭,道:“這想法不錯。”

經過近乎玩笑的方式,三人將接下來搶王座的順序給確定了下來,首先是燕雙鷹,其次是斗篷少年,李逸悲劇的成爲了最後一個。

“你這運氣似乎不太好啊。”斗篷少年玩笑道。

李逸聳了聳肩,滿臉不在乎。留到最後,敵人最少,也是最強,自然更加危險。

不知不覺,幾人進入了一處密林之中,這裏的樹木雖然也很大,但比起剛進來那些數百米高的巨樹,就顯得有些小兒科了。

樹多,枝葉繁茂,遮擋住了大部分陽光,空氣變得有些陰涼。

“殺!”

忽然,前方不遠處傳來喊殺聲。斗篷少年腳步一頓,看了李逸一眼,暗自驚奇,難道真有王座?

李逸微微一笑,小猴子雖然在睡覺,那六隻小耳朵卻仍舊是極爲的靈敏,可以聽到很遠的地方的動靜。而李逸與小猴子心意相通,小猴子知道的,他自然也可以知道。


喊殺聲越來越近,李逸幾人連忙藏在一塊大石後面。很快便有一人站在金光閃閃的王座上,急速而來,在其身後還跟着一羣丹武者,各種強大的攻擊瘋狂地甩向了他。

“鄭巖之?”

李逸眼中殺意一閃,此人背叛風雲宗,加入惡狼谷,更可惡的是曾經偷襲過劉雪婷和風玄雨,早已被李逸列入了必殺名單。

“這應該還是之前出現的那三把王座之一,被這些人搶來搶去,至今還無人煉化,我們要不要搶?”

斗篷少年對鄭巖之與李逸之間的矛盾並不清楚,他只知道兩人有仇。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