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說裁判長?那逼不是軍人,是東道主國的政客,衆所周知,政客套路最深,笑面虎瞭解一下。

隊長在馮陽光的注視下,從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塊臂章,“你要找的就是這個。”

說着,直接扔給了馮陽光。

他收到過裁判長的指令不要把東西輕易交出去,只不過他沒必要聽。

馮陽光眼疾手快接住,眼睛看着到手裏的徽章,有些發愣,嘴裏喃喃道“這回怎麼這麼順利了?”

他剛剛還怕這些人會不遵守規則,不願意交出來,在腦海裏可是預備了很多辦法,比如把他們扒光丟湖水裏。

現在,他着實沒有預料到,對方居然那麼好說話、那麼直接,倒是省去他很多麻煩。

“我也是賤,能不費力氣拿到還不好嗎!想那麼多幹嘛。”

隨後他搖頭,把不切實際的想法從腦海裏驅逐出去,朝隊長開口道“謝啦兄弟。”

說完,他把徽章好好的裝在包裏,偏頭,看着疾駛而來的兩艘快艇,暗道“看來該撤了。”

此時他的全部任務已經完成,刺殺成功,還把別墅區的兵力吸引了過來,雖然不多,但是也能對師傅他們那邊的行動有所幫助,應該功成身退了。

馮陽光把槍給收了起來,斜挎在胸前,在六個人的注視下,開始朝船邊跑去,起跳,來了個鯉魚躍龍門,一頭紮在湖水裏,緊接着消失不見。

一氣呵成,跳水運動員看到恐怕都自愧不如。

啪啪啪!

二層上居然響起了掌聲,鼓掌的正是率先被馮陽光擊斃的兩人,他們以欣賞藝術的角度覺得實在太好看了。

不過,同隊的四人面無表情的看了一眼兩人,眼神裏充滿莫名的韻味,兩人訕訕一笑,這才悻悻停下手上的動作。

他們在拍下去恐怕小命不保。

另一邊,兩位老兵跟向羽潛伏到別墅區附近的草叢中,進可攻,能直接觀察到別墅裏面的動靜,退可守,能撒腿就跑。

從外面看那就是一堆草,只要敢走進去等待他的就是三個彪型大漢,草叢蹲。

砰砰砰!

馮陽光那邊的槍響直接傳到了這邊。

別墅裏的守衛,在聽到槍聲之後也慌亂了起來,大批大批的國防軍打開房門走了出來,不斷朝湖那邊眺望,發現槍聲不斷。

終於,別墅裏的人坐不住了,直接朝湖裏派遣了兩支小隊,也正是馮陽光看到上快艇那夥人。

總而言之,現在別墅裏的人少之又少,而且異常混亂,正是動手的好時機。

“差不多了,我們也該行動了。”

鄧久光看現場情況適宜之後,開始指揮行動。

“按剛剛的計劃執行。”

“嗯!”

話音剛落,三人便十分默契的開始行動,手裏端着槍,弓着身子,儘量把身體伏低,朝別墅的圍牆跑去。

因爲他們沒有馮陽光的感知雷達提醒,所以他們更謹慎一些,走幾步觀察一下。

很快他們就到達別墅的圍牆旁邊,這圍牆大概有三米左右,對於普通人來說,這確實挺高的,當對於軍人來說不算什麼。

上面並沒有佈置攔網之類的東西,這算是一個好消息,同樣是三人決定翻牆的原因。

鄧久光把槍往身後一甩,背靠牆面,雙手疊加在一起,放在肚臍處,他把自己當做支點。

向羽往後退了幾步,突然加速朝鄧久光跑去,藉着衝勁,一腳踩在鄧久光的手掌上。

鄧久光猛的向上擡手,把向羽整個人都往上送,向羽眼疾手快抓住牆沿,用力一翻,最後上了牆。

這便是軍隊裏常用的翻牆技巧。

向羽沒有在牆頭上逗留,直接跳了下去,在地上翻滾一圈把力給卸掉 。

他並沒有離開,在給牆外的兩個老兵放哨。

接着,柳小山也如法炮製,不過雙手抓住牆沿的時候他並沒有立刻翻上去,而是把腿垂於地面。

因爲他要給還在牆角的鄧久光當人梯。

這樣的場景他們可太熟悉了,合作過不止一兩次。

鄧久光一個起跳,雙手拉住柳小山的小腿。

隨後柳小山咬緊牙關,依靠強大的臂力把他自己下半身和鄧久光往牆頭上拉。

這操作看似簡單,實則很難,畢竟兩個身體的重量加在一起可不小啊。

不過這些對於柳小山來說不算事,只是多費點力氣而已。

幾秒鐘之後,兩位老兵平穩的落在向羽旁邊,接着拿起了手中的槍。

到此,三人順利通過了第一重難題,他們三人把悄無聲息四個字發揮到了極致,沒有發出一點聲響。

“走了!”

兩位老兵弓着腰,拍了拍向羽的肩膀,一行人朝屋內走去,交替行進,十分警惕。

三人用最快的速度殺入屋內,按照計劃行事。

沿路上無聲暗殺,解決掉幾個阿貓阿狗,這些都是留守在別墅裏面的人,並不是太多,大部分兵力都在外面防禦。

三人一路往上,上了樓,來到俘虜那人說的最裏頭那間房間的門口。

三人端着槍,看着緊閉着的房門,向羽主動站了出來退後幾步,突然暴起,來了個飛踢,一腳把門開踹開。

嘭!

巨大多大聲音迴盪在整棟別墅之中,真就一腳門開了,畢竟是木門不是太牢固。

兩名老兵連忙委身走了進去,兩杆槍對準了屋內,但眼前的景象讓他們吃驚,房間里居然空無一人!別說人了,連個鬼影子都沒有。

不但如此,他們還無意中觸發了某種警報器。

滴嘟滴嘟~

接着房間裏閃起了紅光,還伴隨着陣陣警報聲。

三人心裏咯噔一下,腦海裏冒出一句話“壞了,上當了!”

三人連忙跑到窗前,原本空無一人的門口冒出大批大批國防軍,把整個院子圍得水泄不通。

向羽看着超出他們幾倍的人,心裏不免有些絕望。 “這下完了!這回恐怕跑不了得捐了,那該死的舌頭,別讓我再遇到他。”

向羽咬牙切齒道,對方在自身難保情況還給他們下套,他們也有點太相信對方了,以爲對方不可能會說謊。

相比於向羽的心生絕望、喪氣滿滿,兩位老兵倒是淡定平靜許多。

柳小山輕笑道“怎麼,獸營的戰神向羽遇到這種場景就害怕了?”

向羽當然沒有害怕,他想的比較多,要是這個任務如果失敗,那麼他們就沒有資格爭奪第一了,到時候會辜負很多人。

“我怎麼可能害怕,開玩笑,再來一點我也不虛。”

突然別墅外出來一陣腳步聲,三人連忙探頭朝窗外看去,沒錯,又來一隊國防軍了。

院子裏的人數再次倍增。

柳小山沒好氣,吐槽道“你這嘴,簡直就是烏鴉嘴。”

向羽攤了攤手,好似再說怪我嘍。

“行了。”鄧久光打斷了他們互相耍寶,因爲底下的國防軍開始進攻了,接着道“向羽,你去堵住樓口。”

“沒問題,”向羽拎着槍就朝樓口走去。

這樓梯比較小,上下只能一人通過,是個易守難攻之地,一個人守絕對沒有問題,他有那個信心。

“我們先動手吧,不能陷入被動。”鄧久光對柳小山道。

“嗯!”

兩個各自站在一扇窗戶前。

嘭嘭!

用**把玻璃給砸碎,直接伸出槍管,朝底下庭院中的國防軍開槍,打他們個措手不及。

砰砰砰!

國防軍他們也不是吃素的,連忙還擊,開始對射之路。

砰砰砰~

場面十分火熱,一時間槍聲大作,你來我往,可惜只有槍聲,沒辦法比賽規則裏不能用投擲武器。

很快向羽那邊也交上了手,一槓槍、一個人、一通道,向羽發揮出他戰神的全部實力。

槍聲僅僅持續了半分鐘左右,然後瞬間消停下來,國防軍放棄了進攻別墅。

國防軍變聰明瞭,因爲他們發現強攻的話損失太大,反正是比賽隊伍他們都有時間限制,所以圍困就好,根本不需要那麼大費周章,白白衝上去送死。

發現對方停止進攻的三人又聚在了一塊,蹲在樓口處討論起來。

柳小山手裏緊握着有些發燙的步槍,皺着眉頭問道“現在怎麼辦?這樣一直僵持下去不是辦法啊,對面是想拖延時間。”

鄧久光跟向羽也是一籌莫展,他們何嘗不知道這其中的厲害關係,但他們手中只有鋼槍一把,其他的什麼都沒有,就算是多個***之類的都好。

“要不我出去當靶子,吸引他們的注意力,你們趁機幹他們。”向羽開口道。

他發揮天朝軍人的優良傳統,犧牲小我,成就大我,敢於奉獻的精神。

“先不着急,還沒到那個時候,而且我們並不知道下面有多少人啊,如果下去打不過你也是白白犧牲,不合算。”


鄧久光計算了一下得失和成功率,直接拒絕了向羽的請求。

“哎!”柳小山嘆了口氣,自言自語道“要是陽光能從他們後面突襲就好了,咱們給他來個前後夾擊。”

柳小山話音剛落,房子外面響起了槍聲。

砰砰砰~

三人全都是一臉驚奇,難道說曹操曹操到?

出於警惕,三人並沒有直接從樓梯衝下去,反而是苟着身子來到窗子邊,探頭往地面看去。

在距離別墅不遠處有一道黑色的人影,正朝着國防軍瘋狂射擊,可不正是馮陽光嗎?

原來馮陽光跳入水中之後,有些當心三人的安危,所以就一路潛水,到距離別墅不太遠的地方纔登陸,趕過來就看到別墅被國防軍團團圍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