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哈,這樣的生活真幸福啊,美食、美酒,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人生就是這麼美好,哈哈哈。”小傢伙不停的在空中盤旋,不時的大笑幾聲,不時的從下面人的手中拿些食物放到萬象圈中,口中更是食物不斷,嗚嗚的大喊不停。

看到亂的實在不成樣子了,玄黃一伸手,就好像有一股無形的吸力硬是把小傢伙吸到手中,小傢伙不停的掙扎着。

看到玄黃的舉動,街上的人頓時都安靜了下來,擁擠的人羣慢慢地散開了,站到了路兩旁。玄黃的表現實在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都安靜了下來。

那兩豪華的敞篷馬車慢慢的來到了相互的面前。

(今天仍舊是三更,希望大家繼續支持,多投鮮花,多收藏啊。點擊和鮮花的比率有點大啊,各位老大幫幫忙,多投花。) 看到玄黃抓着小傢伙站在路的中間,一個領頭的士兵來到玄黃面前指着玄黃道:“你是什麼人?爲何要擋在路的中間?你知道車上的人是誰嗎?”

玄黃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

尤里克斯也把那些要錢的商販都給擺平了,即使以尤里克斯聖獸級的實力也是額頭冒汗,這活雖然不累,可是實在是麻煩的緊。

尤里克斯擦着額頭上的汗珠小跑的來到玄黃的身邊,“主人,全擺平了,您以後一定要看好少主啊?就我一個人忙不過來啊。”

說完又看了一眼眼前的士兵,“你小子是誰?爲何擋在我家主人面前?想死嗎?”

“大膽!你可知馬車上的是何人?你能擔當得起嗎?快讓開,不然我有權利把你們全都抓起來。”士兵惡狠狠的道。

接着一隊百人左右全副武裝的武士來到了玄黃的面前,動作整齊劃一,一看就知道是訓練有素的死士,這些死士都有武士中期實力,一百這樣的武士所形成的戰鬥力之強可想而知,只是這些在玄黃的眼裏並算不了什麼。

“都住手,到底出了什麼事?”


隨着大喊,車上的俊美青年和小女孩來到了玄黃的面前,揮手阻止了那些士兵和死士,恭恭敬敬對着玄黃一抱拳。

“在下見過強者,是我的手下無禮了。”俊美青年倒是知書達理。其實剛纔玄黃的舉動他全都看到了,知道面前當道的人是一個不世的強者,所以才如此恭敬的。

玄黃一眼就看透了俊美青年的實力,年紀輕輕的已經達到了武士中級,可以說是天縱奇才“公子不必多禮。”

“咯咯咯,這條小魔蛇好可愛啊,我好喜歡啊,嘻嘻嘻。”小女孩可沒有理睬玄黃,他的注意力一直都在小傢伙龍兒的身上,這時正逗着小傢伙玩呢。

“哈哈哈,小丫頭,你是誰啊?竟然敢說我可愛,小心我打你屁股,嘿嘿。”小傢伙根本就無所畏懼,龍族都敢惹。何況是一個人類的小孩。

尤里克斯來到年輕人面前,“小子,你是誰?還不把你的人都撤了,如果我主人不高興,我把你們全都給滅了,你信不信?”

玄黃輕輕地擺了擺手讓尤里克斯退到一邊。

青年也讓他的屬下全都退的遠遠的,只留下了他和小女孩。

周圍的商販見到事情有變,好像要出事,全都乖乖的散了,大街頓時空曠了起來。

“尊敬的強者,是小子無禮了,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布萊恩·雷諾,是神龍帝國丞相的長子,這是我的妹妹麥蒂娜·雷諾。”青年自我介紹了一番。又對着麥蒂娜道:“快過來妹妹,見過強者。”

小女孩來到玄黃的面前,脆生生的道:“麥蒂娜見過尊敬的強者。”

“爸爸,放開我啊,再不放開我就咬你的手了,我咬。”小傢伙現在被限制了自由,在玄黃手裏搖頭晃腦,最後直接用口咬起了玄黃的手。

玄黃看了一眼小傢伙無奈的放開了手。小傢伙長嘯一聲飛到了玄黃的頭頂。

小傢伙從萬象圈裏拿出食物放到嘴裏大嚼起來,接着張牙舞爪的對着麥蒂娜嘿嘿道“嘿嘿,小丫頭片子,我說過我要打你的屁股的,嘿嘿嘿,你要小心了。”

小女孩急忙躲到了布萊恩身後,,還不是用眼打量着小傢伙和玄黃。

玄黃只是站在那裏看着布萊恩,布萊恩看了玄黃一眼,“還沒有請教強者的名字呢?”

“玄黃,你也可以叫我玄黃道人或者叫我玄黃真人,不用那麼拘束。”玄黃不急不緩的道。

“不知我能否有幸請真人先到我的住處休息,然後再到我帝都我的家裏一序。”

“好啊,我還是第一次到大陸游歷,有你做嚮導求之不得,這樣就有勞公子了。”玄黃答應了下來。

小傢伙聽了高興地在玄黃的頭上嗷嗷亂叫,嚷嚷着快點走。

······

亡靈谷內。

三毛正在和五具漆黑無比的骷髏對峙。

雙方的周身都是魔氣繚繞,黑雲翻滾,雙方散發出的魔雲在雙方的中間不停的對撞着,發出一聲聲的轟隆聲。

周圍一里內的所有的骷髏全都被震得粉碎,谷內的地上鋪上了一層厚厚的白骨粉,對撞所散發出的能量擊的地上的白骨粉四射紛飛。遠處沒有被粉碎的骷髏也都被轟到了更遠處,很多巨石也被混亂的能量轟擊的咕嚕嚕的亂滾。

山谷的上空的魔雲也越聚越多,魔雲翻滾,金色的閃電吞吐不定,魔雲越來越低,就好像快要塌了下來,壓抑得讓人喘不過氣來。

“嘎嘎嘎,就是你們釋放魔氣吸引我過了的?你們就是這座亡靈谷的主人?”三毛嘎嘎嘎的大笑着對五人喊道。

中間的黑色骷髏看了另外四人一眼,轉頭對三毛道:“嘎嘎嘎,不錯,就是我們,前不久我們感應到了一股強大的亡靈氣息,沒想到是你,只是你的骷髏顏色很奇怪啊。”

“你們把我引到這裏來不會沒有什麼目的吧?說來聽聽。”

五具黑色的骷髏仰天大笑,仍是那具黑色的骷髏道;“我們引你來到這裏當讓有目的,嘎嘎嘎,我還從來沒有見過水晶色的骷髏呢?想必味道肯定很好。”

另外一具黑色骷髏接着道:“我聽說只有天界的神靈死後化爲的骷髏纔會有金色,銀色和水晶色的。而我們幽冥界的骷髏只有白色,黑色和紅色。人類死後只是普通的白色,根據他們所信仰的神靈不同,骨骼的顏色會隨着實力的增強發生變化。”

“你跟他羅嗦什麼?這些東西難道他不知道嗎?嘎嘎嘎。”中間的骷髏不耐煩地道。

三毛有點恍然的道:“哦,我好像有點明白了,嘎嘎嘎,難道我們之間也能相互的吞噬,這我還真不知道呢。能不能在介紹一下關於骷髏的知識?嘿嘎嘎。”

“等一下你就知道了,等我們吸收你的能量時我們會把你的殘魂留下一絲的,讓你親眼看看自己是如何被吞噬的,嘎嘎嘎。”

“是嗎?我還真想知道到底是誰吞噬誰?那就別浪費口舌了,我們先打過再說。”

說完攜着滾滾的魔雲向那五具黑色骷髏衝了過去,遠處的骷髏都都跑向了更遠處。

天空的魔雲更低了,魔雲中的閃電不斷的閃爍,有很多道閃電直接劈到了地上和遠處的山壁上。大地上出現了一個個冒着黑煙的深坑,山上巨石滾落。

這裏真正的變成了一處人間地獄,陰風呼號,魔嘯不斷,黑雲翻滾。

五具黑色的骷髏也衝了過來。

“小子記住嘍,我們是亡靈谷裏的骷髏帝王,你死在我們手裏不怨,這個世界上值得我們出手的人不多,嘎嘎嘎。”一具骷髏帝王狂妄的道。

三毛沒有接話,直接用拳頭轟了過去,一團夾雜着閃電的魔雲狠狠的向五個骷髏帝王砸了過去。

骷髏帝王五人也都打出一拳,五個黑色的能量團同時撞向了三毛的那個能量團。

“轟”

一聲巨響,響徹整個亡靈谷。

遠處的骷髏被碰撞發出的衝擊掃平了一大片。

雙方就這樣對轟了起來。

閃電不停的劈着,但是都被巨大的能量擋在了外面,根本就無法接觸到六人。

陰森森的陰風呼號的更響,陰風吹起一塊塊的慘白色斷骨,地上的巨石也被吹的亂滾。

可是他們雙方直接無視這些,只是狠狠的對轟着。

周圍的空間也開始出現動盪,一道道的空間裂縫出現在周圍。

(還是收藏,鮮花,大家看完後還有的就支持下。) 毀滅性的氣息充滿整個亡靈谷。

“嘎嘎嘎,你們五個黑傢伙也不怎麼樣嗎?你們五個都奈何不了我,我就不和你們玩了,看我的攻擊。”三毛接連又轟出了五拳。

五團更具毀滅性的烏光擊向五個骷髏帝王,烏光所過之處連空間都好像要融化了,五個骷髏帝王全被這強大的攻擊逼退了少許。

飛身而上,認準一個骷髏帝王就用自己的拳頭狠狠的轟擊了起來。

這具黑色的骷髏帝王被轟擊了兩拳,就聽見咔嚓的龜裂聲,黑色的骨骼上出現了無數的裂縫。

三毛正想一鼓作氣先解決一個骷髏帝王,可是另外的四個骷髏帝王這是卻都圍了上來。

每人轟出一圈,四團強大的能量實實的轟在了三毛身上,三毛被轟出了百丈開外。

三毛慢慢地從地上站了起來,啪啪的用力拍了自己兩樣,發出了玉石交擊聲。

“嘎嘎嘎,攻擊力還很厲害嗎?可惜的是對我卻沒有任何損傷。”

五個骷髏帝王全都吃驚的看着三毛,他們有點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們對自己的攻擊力可是清楚得很,就是剛剛成神的神靈在他們這樣的攻擊下也得飲恨當場。


“你到底是誰?爲何能承受住這麼強的攻擊?”一個骷髏吃驚的問道。

骨骼上出現裂紋的那個骷髏帝王全身冒出一團黑氣罩住了全身,等到黑氣散去,身上龜裂的骨骼已經變得完好無損。

“說,你到底是誰?”剛剛恢復如初就憤怒的問道。

“我是誰?你們怎麼還要問我?我不是被你們招來的嗎?嘎嘎嘎。”

“我們五個一起上,他越強大對我們的用處就越大。”

五個骷髏帝王齊身攻向三毛。

場中剛剛平息的能量又開始混亂起來,六人現在是近身搏鬥,骨頭相碰發出金屬碰撞聲,墨綠色的火星四射。

陰風一吹,墨綠色的火星向谷內的深處飄去。

在五人的圍攻下,三毛絲毫沒有露出亂象,以前薛易參悟的武學現在全都派上了用場,骨拳帶起強烈的陰風攻向對手。

現在魔法、道法、禁咒全都沒有用,只有拳頭更硬速度更快才能佔到先機。

雙方的攻擊拳拳到骨。

骷髏帝王的骨骼上不斷的出現龜裂,然後又迅速的癒合,而他們只在三毛的骨骼上留下比較深一些的白痕。

“用血色骨杖。”五個骷髏帝王順手招出自己的血色骨杖,五條血色骨杖同時狠狠的擊在了三毛的骨骼關節處,一條手臂被擊飛。

三毛飛身而退,被擊飛到遠處的骷髏手臂又迅速飛了回來,接到了原來的地方。“你們還真不簡單,如若不是我受到境界的限制,我一巴掌就能把你們轟成黑骨粉。”

三毛舉起右手,黑黝黝的開天刀出現在了他的右手裏。開天刀遙遙的指向對方的五人,“就讓你們試一試我開天刀的厲害。”

“大言不慚,竟然還敢自稱開天刀,哈哈哈。”五人都哈哈大笑了起來。


“我就讓你知道一下我們的血色骨杖的厲害,我們的血色骨杖是由無數的骷髏精華凝聚而成的,另外又引萬人之血聚成血池,用萬人之血浸泡骨杖,到現在才行成了我們的血色骨杖,哈哈哈。”一人張狂的大笑。

另一人接着道“我們的血色骨杖到現在還沒有徹底完成,現在還只不過是半成品,等我們在聚集萬千神靈之血,浸泡百年,那時大成就是神王也得退避。不過,對付你現在就足夠了。”說着就向三毛攻來。

一道道血紅色的能量撕開了空間突兀的出現在三毛的旁邊,三毛在沒有防範之下竟被擊飛百丈,水晶般的玉骨上竟也沾上了一絲絲散發着惡臭的黑紅色的血絲。

散發着惡臭的黑紅色血滴不停的從三毛的身上滴落下來,三毛用骨骼內的魔氣把血滴震飛,可是飛了沒有多遠就有都飛到了三毛的身上。

這些血液好像是有很強的腐蝕性,水晶骨骼之上竟然傳來嗤嗤的被腐蝕聲,血液所過之處竟在上面留下了一道道淺淺的凹痕,可見血液的厲害。

三毛想了這麼多,時間也不過是一瞬間,骷髏帝王卻沒有給他考慮的時間,黑紅色的血液就像是長河一般不停的涌向想三毛,讓毫無準備的三毛一時手足無措。

三毛急忙飛退,揮動開天刀,發出一道道的烏光,把噴向身上的污血擋開。

“小子,知道我們的厲害了吧,今天你就留下來讓我們吞噬吧,我感到只要把你給吞噬了我們就會升級的,那時我們就能隨時打開和幽冥界的通道,引來幽冥界的萬千骷髏,佔領整個大陸都不是問題,嘎嘎嘎。”骷髏帝王揮舞着手中的血色骨杖叫囂着。

“你們就那麼有把握把我給留下來,不怕告你,只要我的本尊不滅,我就可以不死不滅,重生對我來說再容易不過了。”三毛錯估了這個世界的強者,以及這個世界的神器法寶。其實,也就是薛易錯估了這個世界的一切,因爲兩大化身所知道的全都是從薛易那裏得到的。

薛易一開始就擁有了乾坤鼎這樣的法寶,讓薛易的感到自己已經天下無敵了,至少能保命,而兩大化身比自己還要強大,在這個世界全身而退絕不是難事。

另外,薛易現在對這個世界上的法寶還是知之甚少,也不知這個世界上的法寶神器到底有何神奇之處,這也造成了薛易的錯覺,這個世界上的神器很少,而且也不怎麼厲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