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劉姝不可置信地看着李玫:“月薪一萬,加10%分紅?”

李玫說:“怎麼,嫌少嗎?因爲現在才起步所以先按這個數,以後等盈利了會給你調整的。”

劉姝慌忙說:“不不不,我哪裏會嫌少,我是覺得太高了,畢竟我沒有做過總監,也沒有做過首席策劃師,這明顯是在佔你的便宜。”

李玫目光堅定地望着劉姝:“你這是在幫我!千萬不要懷疑自己的能力,我對你絕對有信心。就算你不信我,你總該信有才,他是個生意人,如果你沒有這個能力,他絕對不會把這個攤子交給你的,畢竟他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又是出資人,我只是一個掛牌總經理。”

劉姝萬分感慨,剛纔還在糾結的生計問題,沒想到就這樣輕鬆地解決了,可是從此以後她和李玫的關係就變成了老闆娘和僱員,這未免有些尷尬。

李玫像是看出了劉姝的意思,說:“以後我也是你手下的一個兵,需要主持人的時候你可以調遣我——僅限於高端婚禮。但平時我不會在公司,我主要還是以婦聯那裏的工作爲主。至於管理上,你主要是向有才彙報,他會像一個老闆一樣地管理你的。”

劉姝說:“明白。”

李玫說:“工作時間,我們是合夥人,下班時間,還是好朋友。”

劉姝起身,真誠地給了李玫一個擁抱:“李玫,你是我生命中的貴人,我不知道該怎麼感謝你。”

李玫說:“你還會遇到很多貴人的,相信我。”

(本章完) 他起牀鬱郁的走到林雨霏面前,惡狠狠的開口:“該死的女人,哪裏失火了?”

林雨霏已經從牀上坐起,重新穿好衣服,對兇殘的喬尼置之不理,雖然布魯已經走開,她仍舊不敢放鬆警惕。

喬治沉聲開口說:“喬尼,你記得我前天晚上的話嗎?”

喬尼明白了大哥的意思,有些不情願的替布魯狡辯:“大哥,這件事……”

“住口!” 九重華錦 喬治打斷了他的話,陰狠的目光看向布魯:“我說過,如果有誰想違反戒律,不要拉着全船的人陪葬!否則,我就先把他扔到海里餵魚!”

布魯聽到喬治的判決,撲通一聲跪到地上:“大哥,我錯了,我不是有意的,饒了我這一次吧!”

喬治眯起眼睛澄清事實:“布魯,前天晚上我已經饒過你們一次。”

身後站着的其他人點頭附和,畢竟他們從小都受部落文化的教導,對這個傳說深信不疑,生怕布魯會會觸怒天神。

布魯眼看自己沒有希望,不甘心的開口狡辯:“大哥,不過是個女人而已,你要爲了女人傷害自己的兄弟嗎?”三言兩語已經將事態轉變。

喬治從衣兜中掏出一捆極細的麻繩,面色如冰般開口:“如果她不是孕婦,或者那天晚上我沒有下命令,你當然可以爲所欲爲!”

喬治猶如宣判的死神,居高臨下的開口:“你錯就錯在違抗命令。”在他們的組織裏同樣規矩森嚴,最重要的就是不能違抗命令。

邊說邊向身後的人示意,立即有兩個積極的手下上前捆住布魯。

布魯眼看自己面臨死亡,已經嚇得面無人色,可不擇言的反駁:“大哥,我是違抗了你的命令,但你也違抗了頭的命令,我們這次綁架這個女人,難道不是私自行動嗎?”

喬治聽到他的反駁,頓時勃然大怒!狠狠的一腳飛快的踹到布魯肩頭,他立即應聲倒地。

喬治盛氣凌人的開口說:“我是私自行動,回去之後一定會接受頭兒的懲罰,但現在該懲罰你了!”喬治雙目圓瞪,渾濁的雙眼中兇光畢露。

布魯不敢再反抗喬治,只是一味的磕頭求饒:“大哥,我錯了大哥!饒了我吧!”

他沒想到自己的一時衝動,就要葬送性命!

喬治看到布魯真的怕了,威嚴的掃視一週衆人,才慢慢的開口說:“布魯,念在我們多年兄弟的面子上,這次的事就算了。”

他揮揮手,立即有兩個人上前扶起一直跪地求饒的布魯。

喬治鬆口放過他後,大家都鬆了一口氣,但喬治卻又具有震懾力的開口:“大家記住,誰也不能再違抗命令,更不能違反戒律!”

所有人都畏懼於喬治的權威,立即點頭答應。

喬治這才輕聲開口:“大家散了吧。”

等到所有人都離去,他深深的凝視一眼林雨霏,隨即也轉身離開,將船艙門從外面反鎖住。

喬尼跟在他的身後,不敢惹怒正在氣頭上的大哥,用委婉的措辭說:“這個女人是秦慕抉的心頭肉,只要有他在,我們一定能拿到秦氏集團的所有資產!”

隨即又嬉皮笑臉的開口說:“大哥要保證女人的安全,確實是正確的選擇!” 雷御風攤開掌心,吻了下手心裏的金幣。

媽媽應該是永遠都看不到,有一天,他會帶着心愛的女人,在許願池前用這兩枚金幣來許願了。

要是媽媽沒有去世,她應該會很喜歡一一,因爲她們都是同一種女人,溫柔、美麗、善良……

他閉上眼睛,將金幣從身後拋向了許願池。

“你許什麼願啊?這麼快?”慕一一開心地問。

雷御風笑了笑說:“說出來可就不靈了!”

“我聽說在這裏許願,扔一枚硬幣是重回羅馬,扔兩枚是遇到新的愛情,扔三枚是結婚或者離婚……”慕一一仰起頭裝作滿不在乎的樣子說,“我們都只扔了一枚硬幣,那就是許下重回羅馬的願望,不是嗎?”

他搖頭,他許下的願望是希望媽媽保佑,讓慕一一許下的願望可以實現。

“你許下的願望是重回羅馬嗎?”

“嗯!我希望五年後,我跟你還可以在這裏,站在許願池邊……再次許下心願!”

“蠢女人,說出來就不會靈驗了!”

她上前挽住他的手臂撒嬌似的搖了搖:“不管,五年後,一定要帶我來的。”

“那要看你的表現!”

慕一一衝着他招招手,示意他低頭。

雷御風低下頭,她便在他的臉頰上輕輕地吻了下,小臉蛋紅撲撲的。

“怎麼樣?”她興奮地問。

“什麼怎麼樣?”他攬她入懷,摟着她的腰離開了許願池。

“表現啊!你不是要表現嗎?”

他搖了搖頭,一臉的嫌棄:“就你這麼一點點表現,哪夠?萬惡的資本家不是那麼好糊弄的……”

見她不語,他轉頭在她耳畔啞聲說:“晚上,你要接着表現……”

“閉嘴!”慕一一立馬甩給他一個大白眼。

“那我給你表現,晚上……”

“我說閉嘴啊!你聽不到嗎?”她忍不住笑了,用力的掐了下他的胳膊,“壞死了,成天說這事,討厭不討厭啊?”

“你喜歡我討厭……”

“誰喜歡了?”

“你,慕一一,慕小姐!”

“還說?”

……

逛完了附近幾處的名勝古蹟,慕一一還忙裏偷閒地在聖彼得廣場上的梵蒂岡郵局裏買了幾張明信片,分別寄給了爸爸、付雲好以及孤兒院的孩子們。

寫完了幾處地址,她發現手裏還剩下了一張明信片,於是用商量的語氣跟雷御風說:“御風,這裏還有一張,寄給司泉好嗎?”

雷御風低頭看着她,沒有回答。

“來!你來寫!你們不是好朋友嗎?”慕一一硬是把筆和明信片遞到了他的面前。

“你心裏惦記他?”雷御風雖然有些不太高興,可還是在明信片上寫下了地址和一句話。

【我跟一一在羅馬】

“我跟司泉沒什麼,你幹嘛吃醋?雷先生,你放心好了,慕小姐是你的!”

他擡起頭,滿臉笑意:“真乖!這話我愛聽!”

慕一一見他像個討糖吃的孩子,不禁笑出了聲。

她把寫好的明信片收攏到一起,說:“我這次離開A市,雲好都不知道,要是看到了明信片,不知道什麼反應?” 可想而知,當他看到楚飛飛跟簡經晨在一起出現的時候,臉色是多麼的不好了。

簡經晨抓住她的手腕,“不準走,還沒有喝完!”

“你們在玩什麼?”旁邊的傅白左看看又看看,然後又看了看中間的楚飛飛,一臉無辜的茫然,俊美如斯的容顏上露出這種表情,真的很……萌…的好不好。

修仙強者重回都市 楚飛飛明顯的已經被傅白吸引了,“哇,傅醫生,我們又見面了!”被兩個男人一手一個抓住,倒是不妨礙楚飛飛說話。

眯着眼睛看了一會,傅白也認出楚飛飛,俊逸無雙的臉上露出瞭然,“原來是你啊,不過他們幹嗎都抓着你?”

“莫名其妙唄,傅醫生怎麼會跟蘇叔叔在一起?”楚飛飛甩開兩人的手,簡經晨握着她的手腕不敢用力,所以這麼一甩,倒是整個人撞到蘇驚鴻的懷裏。

被蘇驚鴻這麼一帶,皺眉,“你也鬆手,我有人身權!”本來被甩開的簡經晨臉色不怎麼好,聽到楚飛飛的話之後,也跟着開口,“是啊,蘇總可不要太過分了。”

“我的人,我想怎樣就怎樣!”蘇驚鴻難得霸氣了一次,沒有往日的溫文爾雅,整個人像是籠上了一層薄冰,這麼熱的天氣,楚飛飛都覺得身上起雞皮疙瘩了。

偏偏就是有人看不懂眼色,笑得一臉盪漾的看着楚飛飛,回答楚飛飛剛纔的話,“因爲我是蘇總的私人心理醫生啊。”

着重了私人二字,聽得蘇驚鴻跟簡經晨都是太陽穴一跳一跳的,楚飛飛差點笑出聲,這個傅醫生還真是,說他白目吧,又是著名的心理醫生,但是現在卻絲毫不管面前兩位大佬的面子,直接了當。

她喜歡!

楚飛飛的眼神說明了一切,而蘇驚鴻的眼神卻越發的陰沉,“跟我回家!”

很少見到蘇驚鴻生氣,楚飛飛忽然有種自己完蛋的感覺,但是想到現在蘇驚鴻又不是自己監護人了,沒有什麼資格限制自己交友和行動,便更加的有恃無恐。

話雖如此,這個時候,她還是不敢去點燃蘇驚鴻的怒氣,因爲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燒到她那裏去了。

“那個簡院長,傅醫生,下次再見了。”揮揮手,笑容依舊璀璨,讓人沒有覺得她是被強制的,本來簡經晨是打算追上去的,但是卻被傅白攔住了,“你現在去了也沒用,別忘了,蘇驚鴻現在在她心裏還是首位的。”

輕哼一聲,恢復平靜的簡經晨懶懶的看了一眼一旁想要八卦的傅白,“你不老實交代爲什麼會成爲蘇驚鴻的‘私人’醫生?”

“喂,咱們這種關係,你不會讓我吃官司吧!”傅白追上邁着長腿離開的簡經晨,一邊勾肩搭背的搭上。

簡經晨甩不開這個牛皮糖,只能任由他搭着自己,自小便是這樣,有時候習慣真是一個可怕的東西,一邊懶洋洋開口,“這可難說……”

“別啊,咱們這關係。”

兩人的聲音傳了很遠很遠,卻沒有發現,蘇驚鴻一直拉着楚飛飛站在拐角處看着他們。

“你說簡經晨跟傅醫生是一對?可是我聽別人說,傅醫生跟另一個神經科醫生是一對。”楚飛飛怪異的看着蘇驚鴻,貌似他不是什麼八卦的人吧。

雖然傅醫生長得真的很小受,但是到不至於連蘇驚鴻都誤會成那樣吧。

原本以爲蘇驚鴻怒氣衝衝的拉着自己離開,卻沒想到他竟然在拐角的地方讓自己停下,看着他們離開的地方。

蘇驚鴻臉上掛着意味深長的笑容,“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簡經晨就是神經科有名的醫生。”

“你的意思是……另一個神祕的神經科醫生就是簡院長!”楚飛飛睜大眼睛,難怪當初簡經晨聽到自己讓他去神經科看看的時候臉色那麼怪異,也難怪前段時間她提起傅醫生的八卦之時他的臉就黑了……

這麼一聯想,楚飛飛對蘇驚鴻的話,深信不疑。

見楚飛飛相信了,蘇驚鴻摸着她的秀髮,一臉認真地開口,“今天傅白找我的原因就是要我看好你,不要跟簡經晨來往了,你忍心看傅白傷心嗎?”

剛纔楚飛飛的眼神,蘇驚鴻就知道,她被傅白的那張臉給欺騙了,當然她可能也知道,不過卻還是不忍心,這就是所有女人都有的母性。

“我沒想跟他來往,只是他是我上司,我又不能拒絕。”楚飛飛表示很無辜啊,她也很想要離簡經晨遠點。陣向剛圾。

點點頭,“你知道就好,以後注意點。”

“嗯!” 幻墨塵世 楚飛飛眼睛亮亮,“你怎麼知道他們兩個人的關係啊。”

若非一開始醫院裏傳言,單憑蘇驚鴻的一面之詞,楚飛飛是一點都不相信的,但是現在親眼看到,如果不是真愛,簡經晨怎麼可能允許別人在大庭廣衆之下這麼勾勾搭搭的!

畢竟現在的社會不同以前,兩個男人在大街上勾肩搭背的確實會引起誤會,他們作爲心理學家不可能不知道,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想蘇驚鴻說的那樣。

楚飛飛一向清醒的大腦被蘇驚鴻這麼一說,果斷想歪了,很是慎重的答應蘇驚鴻。

男神投喂指南 蘇驚鴻滿意了,“乖。”

一改剛纔怒氣衝衝的樣子,牽着楚飛飛的手,一臉笑意的回家,楚飛飛不由得想到,果然男人心,海底針,蘇叔叔的脾氣是越來越變化無常了。

驚悚的想到,難道男人也有更年期……

沒有注意到楚飛飛越發詭異的眼神,蘇驚鴻問道,“晚上想要吃什麼,現在去超市買,我給你做。”

“不用,我想回家了。”楚飛飛倒不是矯情,而是真的不怎麼想要徹底的跟蘇驚鴻繼續糾纏了……

像是沒有聽到楚飛飛的話,蘇驚鴻繼續說道,“那就做紅燒排骨跟糖醋魚吧,你不是喜歡吃甜的嗎。”

車子在超市門口停下,楚飛飛見蘇驚鴻定定的看着自己,眼中帶着期待,忍不住輕籲一口氣,算了,就這一次,最後一次! 當蘇遇暖醒過來睜開眼的時候,看到的便是遲玄被無限放大的俊臉,“早啊,看來你睡得很好。”

蘇遇暖明顯還有些不清醒,被光亮刺了下眼,連忙縮進被窩,懶洋洋地問道:“幾點了?”

“七點。”遲玄好整以暇地看着被窩裏的一團“疙瘩”。

“哦,還早呢。我再睡會兒。”蘇遇暖翻了個身,露出一大片光滑的肌膚。

被喚醒了的某人再也按捺不住,同她一起縮進了被窩。

“既然還早的話,那麼我們做點事情再起來吃早餐吧?”

依然迷迷糊糊地蘇遇暖不耐煩地應對遲玄的騷擾,在聽到早餐兩個字之後,瞬間清醒,“你是說現在早上了?”

“嗯哼。”

遲玄埋頭在她頸間重重吮吸了一口,好笑地看着身下如百合花般清雅的女人。

“哎呀!”蘇遇暖伸手輕輕拍了他的臉一下,“你可別鬧,會傷害到寶寶的!”

遲玄翻身躺在她的旁邊,伸手摸了摸蘇遇暖的還不是很明顯的光滑小腹,心中難免有些激動。

天知道他多想有個自己的孩子,這樣的念頭在遇到蘇遇暖之後便一觸即發,從此一發而不可收拾。

三年前失去的那個孩子一直是他心裏的痛,現在老天爺肯給他彌補的機會,他一定好好珍惜,絕對不會再弄丟自己的寶貝了。

許是他的眼神太專注,許是晨間陽光的恰好泄露,蘇遇暖看着遲玄的臉龐,立體的五官,長長的睫毛末端還有陽光在跳躍,像是上帝派遣凡間的天使一般。

蘇遇暖漸漸有些沉醉在這樣安謐的時光裏,這麼多年來,這樣的場景似乎還是第一次呢。

以後會一直這樣吧?如果老天願意給她這樣的機會,那麼她會變得勇敢,變得堅強,堅定不移陪伴在遲玄身邊。

長路漫漫,她相信只要兩人齊心協力,一定可以執手到白頭。

歐家大宅。

來之前,蘇遇暖是下了很大的決心的,可是站在大門口,她心裏還是很忐忑,甚至有些無措。

遲玄緊拉着她的手,凝視着前方,說:“既然都有勇氣走到了這裏了,那麼再勇敢一點點又有何不可呢?更何況你沒有做錯什麼。”

深吸一口氣,心裏似乎平靜了些許。蘇遇暖這才跟着遲玄一起走了進去。

“姐姐!”剛邁進大門,蘇遇暖便被歐晴緊緊抱住了,“你跑去哪裏了?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擔心啊?你這個壞蛋!”

一句話便引得蘇遇暖落下了眼淚,“對不起,是我不好,讓你們擔心了。”

歐晴抹掉自己的眼淚,鬆開蘇遇暖,拉着她往客廳走,卻看都不看遲玄一眼,“爸爸才是最擔心你的!已經很久沒有睡個安穩覺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