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究竟是怎麼回事?”病房外的中年男子身形筆挺地坐在皮質沙發的轉椅上,雙手平放在面前寬大的辦公桌上,看着面前站立的年輕軍官。

“報告元帥。”年輕軍官腳跟一靠,有力地敬了個軍禮,“此次任務失敗。失敗原因是誤傷平民,我願付全部責任。不過目標已被成功擊殺,這點請元帥放心。”

“我問的是怎麼會誤傷平民?”

“有些蹊蹺。我的小隊用的全是最先進的腦波探測儀,按理不會出現任何誤判的可能。可是當時儀器上顯示的就是符合要求的目標有兩人。爲了保險起見,我的部下實施了全部擊殺。”年輕軍官直視前方,雙手垂直放在兩旁,全身筆挺。

“既然儀器顯示的是敵人,那爲什麼說是平民?”

“此人在子彈出膛的最後關頭移動身體躲開了致命部位。我的部下在把他送來此處進行治療之後。回去調查了此人的身份。此人從小到大的履歷沒有任何疑點,這是他的檔案。元帥請看。”年輕軍官把右手上的一個檔案袋交由雙手放到了桌上。

元帥拿起檔案袋,打開抽出了裏面的一張透明卡片,用手掌在上面拂過,隨即傳來了一個柔美的女聲:“權限檢驗。最高權限。通過。”隨即嗡的一聲在元帥面前展開了一副光幕。

光幕上最上方是一張一寸照片。照片上的人看起來十七八歲的模樣,亞麻色的頭髮灰藍的眸色,膚色略白,是個黃種人特徵佔絕大多數的混血,還帶着些許稚氣,頭髮剪得很短,梳着普通的三七分頭。一臉嚴肅的表情讓這張秀氣的臉龐莫名帶上了點呆板的氣息。

姓名:蘇華。

性別:男。

年齡:23歲

身高:180cm

學歷:f大生物技術專業碩士。

職業:翔宇生物科學技術有限公司

簡介:父母不詳。1個月大時被拋棄在s市福利院門口,由s市福利院撫養成人。高中未讀,大學入試以優異成績入學獲得全額獎學金,19歲畢業。畢業一直供職於翔宇生物科學技術有限公司至今,21歲在職獲得碩士學位。

後面跟着密密麻麻的小字,全是從小到大詳細經歷介紹。最下面還有很多起名爲時間和地點的文件。元帥隨手點開了一個名爲“初三教師辦公室走廊,2101年4月5日15時45分”的文件,畫面上出現了一個面容秀氣的乖巧少年捧着一堆卡片在走廊上行走的畫面。

“這是什麼?”元帥用手摩挲着下巴。

“這是我們收集的所有他從小到大被任何監視器拍攝下的影像。”

“看來資料收集的很全。那結果是什麼?”

“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跡象。初步判定爲地球平民。”

“那身體檢查結果呢?儀器失靈的原因找到了沒有?”

“送到這個祕密醫院已經兩天,這兩天我們給他注射了鎮定藥劑。對他的身體做了全面的檢查。發現儀器並沒有失靈,他的腦電波頻率的確超出了地球人的正常值很多,非要說起來,比我們所知的大部分‘那些人’都還要高。原因不明,醫院的專家們估計可能是地球人的變異。畢竟‘那些人’除了腦電波之外,與我們也沒有其他差別。既然‘那些人’可以,我們地球人理論上也應該會產生這種變異才是。”

“那他的傷情如何?”

“子彈入體時,他已經偏移了身體,躲開了致命部位。只是後腦丘部位有輕微的灼傷和擦傷,早在第一天就用醫療水牀替他治療完畢了。”

元帥沒有再說話,獨自陷入了沉思。他不停地翻看着面前光幕上蘇華的資料,不時地皺起眉頭。對面的年輕軍官則是眼觀鼻鼻觀心,像一尊塑像一般站立着,默不作聲。

良久之後,元帥開了口:“這人是個孤兒,這點很好。 雙面邪王拐嬌娘 如果他消失,會有什麼後遺症嗎?會有什麼人注意到或者尋找他?”

“從資料來看,他沒有特別親近的人,一直獨來獨往。現在住在公司分配的宿舍中,同宿舍是一個名叫伊恩的男子,不過並不見這兩人有多親密。所以如果發生那樣的情況,只需要向他的公司遞交辭職申請,說明理由。其餘應該就沒有問題了。”

“很好。你去拿一份他身體檢查的詳細報告來。”

“那…元帥你的意思是?”

“今天就把他轉移到普通醫院去。至於今後,你等我的命令。”

“是,元帥。”年輕軍官行了一個軍禮,轉身朝門外走去。

“慢着。這次不管怎麼說都是一個失敗的任務,處罰還是要的。你的軍銜就降一級吧。回去寫份報告給我。另外關於他的異常,回去下封口令。怎麼做你明白的,就不用我多說了。退下吧。”元帥一邊用手指敲擊着桌緣,一邊說道。

等年輕軍官行禮完畢,退出房門,並隨手關上了房門之後。元帥放鬆了筆挺的身軀,頹然倒在了皮質沙發椅的靠背上,自言自語說道:“沒想到我國居然有如此人才,如果我料想成真的話,那這回聯合對抗政府裏面,我可以佔更大的席位了。”

元帥閉目整理了一下思緒,隨即按下了桌面上的一個特殊通話線路申請。“鈴、鈴、鈴”的聲響迴盪在空曠的辦公室裏,一會之後從桌面上邊緣彈起一片光幕,光幕上站着一個身穿白大褂的禿頭高大男子。

“c國的元帥,希望你有緊急事情找我。我可沒空陪你們玩這些政治遊戲。”男子明顯帶有白人和黃種人的特徵,眼窩深陷,眼珠卻是淺褐色的,兩鬢亞麻色的髮色很是漂亮,可惜頭頂卻光禿禿的,什麼都沒有。在現在這個混血流行的年代,一般人的身上都混雜着各種各樣的血統,純種的人已經很難找到了。就算是各國的元首,也基本都是混血居多。

“卡羅爾博士,希望你對你的a國總統也是這樣的態度。”

名門棄婦:帝少,悠着點 “哦,親愛的元帥,你知道的,我對任何人都是同樣的態度。如果這冒犯了您,我給您道歉。不過我現在真的要去忙了,那下次再見。”卡羅爾攤了攤手,就準備關閉通話。

“等等。我有要事,關於你的新型戰鬥機器人。”元帥急忙提高了音量。

“哦。好吧,你有正事。你對我的新型戰鬥機器人有什麼想法?我知道你們都有最高權限,所以我對你們沒什麼祕密。這個機器人就是個廢物,沒有一個地球人可以用得上。”卡羅爾有些沮喪。

“所以,親愛的卡羅爾博士。我將會傳給你一個人的身體檢查報告,希望你看過之後可以有不同的結論。”元帥說完不待卡羅爾博士回話就切斷了通話,緩緩地向後靠在椅背上,露出了得意的微笑。 眼見著唐宋直勾勾盯著自己的屁股,郁可詩面頰緋紅,很是心虛的用雙手遮掩:「看什麼,沒見過啊。」

回了神,唐宋皺著眉頭,表情頗為嚴肅:「你身體,是不是還有別的異常現象?」

郁可詩一怔,搖著頭:「沒有……」

不等她說完,唐宋已經深沉打斷:「有!我沒猜錯的話,你的屁股有問題,而且問題很嚴重。嗯,有空給你做個檢查。」

「流氓!」郁可詩那臉頰,差點沒擠出血來,火紅火紅的,相當可愛。

臭男人,竟然還想檢查自己的屁股!

那可是她最敏感的地方,除了老媽,這輩子就被他摸過……

越想郁可詩的臉頰越是發紅,耳朵跟紅燒一樣,小心肝噗噗的都快蹦出來了。

這臭男人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流氓,難道是在暗示什麼?想要跟自己開那種房?

唐宋哭笑不得:「你想什麼,我是認真的。你上面經脈堵塞,很有可能會造成下面經脈擴張。我跟你說,如果真是這樣,以後你的屁股會越拉越大,而且有點離譜。」

「真……真的?」緊咬著嘴唇,郁可詩雙手依舊擋著後面。不敢確定的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屁股,滿是心虛,「那,那你什麼時候要檢查?」

唐宋想了想,應道:「這兩天吧,我把治療方案弄出來之後,再給你做全面檢查。哦對了,你找我有啥事?」

郁可詩反應過來,忽然壓下羞澀,鼓著嘴盯著他。直勾勾的眼神,看得他有些發毛,略帶警惕往後退。「你這,什麼表情?」

一看到她這眼神,唐宋就發虛。上次她哭的時候,也是先直勾勾盯著自己,然後忽然就落淚了。

瞧見他那慫樣,郁可詩噗嗤笑起來,得意洋洋的昂著頭:「我知道你的弱點了,哼!不跟你廢話,我爸媽請你吃飯,就中午。說要跟你再好好談談……別拒絕,我知道你心裡不爽,但你也應該站在我爸媽的立場上想一想。好吧,雖然我也很不爽他們。」

唐宋翻著白眼,上次都把話說成那樣,還要請自己吃飯,擺明了就是鴻門宴。

只聽郁可詩繼續道:「臭男人,我有一種很強烈的感覺,我要被你坑死了。昨天我爸媽把我訓了一頓,我有點擔心。」

按捺不住,臉上浮現幾分憂愁。她越來越不理解爸媽了,為什麼非要跟朱家湊一塊,還非要讓她跟朱正濤訂婚。自己才十六歲啊,都還沒高考,竟然這麼倉促!

而且,昨天都那樣了,郁龍華也沒死心的意思,依舊強橫的要求她跟朱正濤多溝通。奇怪的是,今天一大早又說要跟唐宋再次交流一下,還說什麼相信唐宋,搞得郁可詩很迷糊。

唐宋沒有說話,靜靜地看著跟前這小魔女,心中不由憐憫起來。

短短几天,她變了。不再是那個為所欲為的小魔女,都快變成一個多愁善感的柔弱小女生。

也不知道郁龍華他們怎麼想的,怎麼就殘忍的把她往火坑裡推……

甩開思緒,唐宋輕抿著微笑,溫柔道:「行吧,等會你下課到校醫院找我,我再去一次。這是最後一次。」

郁可詩回了神,雙眸閃爍著感激。嘴唇顫動大半天,聲音忽然變得有些哽咽:「臭男人,謝謝你……」

眼睛明顯的閃爍淚光,雖然很倔強的想要掩飾。

唐宋忍不住抬起手,輕柔摸著她的腦袋,柔聲道:「好啦,我知道你心裡苦。放心吧,我答應過你的事,就一定會做好。他們想賣了你,不存在的。」

「臭男人!」郁可詩端是感動,眼淚不自主翻滾而下。

在她最痛苦的時候,站出來的是他;在她最無助的時候,站出來的還是他。無論什麼時候,在背後支持自己的,為什麼偏偏是他……

「咳咳!」

刻意的咳嗽聲傳來,郁可詩猛地反應過來,低著頭擦拭眼淚,同時快步轉身跑了。

唐宋轉過頭望去,嘴角不自然抽搐。秦葉雨滿是幽怨的走過來,曼妙的身材一扭一扭的,著實動人。只是那眼神,如同怨婦一般!

「臭男人!」走到跟前,秦葉雨學著郁可詩的語氣罵著。

唐宋老臉發紅,尷尬訕笑:「別誤會,她只是我的病人……」

「我也是你的病人。」秦葉雨幽怨的扭著小蠻腰,「怎麼沒見你給我做全身檢查?」

唐宋老尷尬了,頭皮發麻的都不知道該說什麼。這麼多年,他對秦葉雨的感情一直都沒變,就是把她當妹妹。只不過,秦葉雨顯然不是這麼想。

好一會,秦葉雨忽然露出甜美的笑容,笑道:「好啦,不逗你啦。咯咯,看你那樣子,真可愛。」

可愛……

這形容詞,讓唐宋滿臉黑線。好歹也是正兒八經的三好青年,居然說可愛!

笑了一會,秦葉雨轉移話題:「我想求你一件事,行么?」

忽然露出可憐楚楚的樣子,一雙動人的眼睛儘可能放大,還迸發出讓人心軟的眼神。

唐宋頭都快炸了,他能說不嗎?「你說,我考慮一下。」

秦葉雨喜上眉梢,又露出甜美笑容:「也不是什麼大事,就這周末我有個聚會,我媽不放心讓我一個人去,你陪我去唄……哎呀臭哥哥,你就答應我一次嘛,我不會跟讓你冒充男朋友的,行不行嘛?」

不停的扭曲著小蠻腰,那嗲嗲的撒嬌聲,聽得唐宋雞兒都快炸了。

頭皮發麻,唐宋抽搐著臉頰:「如果周末沒事,我可以答應你。但你知道……」

不等說完,秦葉雨已經高興的蹦跳起來:「知道知道,如果臨時有別的大事,我不為難你。嘻嘻,臭哥哥,謝啦!」

歡快的走過來,唐宋下意識往旁邊躲了一下。可惜,還是沒能躲過,秦葉雨趁著擦肩而過的時候忽然側頭親了一下他的臉龐。

啵!

聲音相當動聽,讓唐宋更是一個頭兩個大。回頭看著她快樂的跑開,真是有苦說不出。

她不漂亮動人嗎?不,清純女神不是開玩笑的。

可不知道為什麼,唐宋對她真沒太大感覺,就是當妹妹看待。也許,是天生的有緣無分吧…… 十一點多,學生放學吃午飯。 龍血聖尊 唐宋正在校醫院內寫治療方案,房門咚咚敲響。

本以為是郁可詩,可抬頭才發現是,是一個肥胖的戴眼鏡學生。

「進來,有什麼問題嗎?」唐宋隨意的喊著。

可那肥胖男生並沒有進來,站在門口吞吞吐吐的:「唐校醫,我……我想……」

大半天沒能說出個所以然,讓唐宋頗為不滿:「大老爺們的,說話乾脆一點。哪裡不舒服,進來說。」

猶豫不定,肥胖男生還是往前邁步。可是剛走兩步,忽然聽到後邊傳來腳步聲,嚇得他轉身又跑出去。

唐宋黑了一臉,這死胖子什麼鬼情況,有這麼害怕見到人?

沒等多想,郁可詩奇怪的走進來:「死胖子幹什麼呢?」

「你認識他?」唐宋皺著眉頭,這胖子面色發紅,可是眼睛凹陷比較厲害,黑眼圈也非常嚴重。看樣子,他的身體並沒那麼好。

郁可詩點頭:「我們班的,周流陽,外號肥豬。這傢伙色得很,天天在班上調戲女生,還經常吹噓跟多少個妹子上過床。他該不會是,找你治療腎虧吧?」

卧槽,現在的學生都這麼吊?

唐宋也沒太在意,收拾東西,跟郁可詩離開。只是不知道為什麼,腦海里總浮現周流陽猶豫不決的樣子,而且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車子都已經離開雲華高中一段距離,唐宋實在不放心,忽然將車子停靠到路邊,皺著眉頭:「你先回去,我去處理點事。」

郁可詩不樂意了,瞪著眼:「喂,你搞什麼啊?」

唐宋沒有回答,就是覺得心臟撲通直跳得厲害,不祥的預感越來越強烈,讓他非常不安。調轉車頭回去,面色頗為凝重。

看他那樣子,郁可詩著實惱火:「你搞什麼飛機啊,你都答應我了,為什麼……」

「別說話!」唐宋冷冷的打斷,臉色越發凝重,「如果等下沒事,我會跟你回去。如果你覺得不爽,下車!」

郁可詩無話可說了,氣呼呼的瞪眼,相當委屈。混球啊,都出來這麼遠,忽然又說有事,這不是耍她么?

車子快速飛梭回到雲華高中,距離越近,唐宋的心跳就越快。進入校門之後,忽然問道:「周流陽住在哪裡?」

「右拐,三號男生宿舍樓。具體哪個宿舍,不知道。」郁可詩沒好氣的回答。

唐宋沒理會她,開著車子朝著宿舍樓飛馳。很快車子停在樓下,此時正好是吃過午飯準備午睡,大部分學生趁著機會到處吹皮,宿舍樓正是吵鬧的時候。

下了車,唐宋抬起頭張望。瞳孔緊縮,氣沉丹田的大聲喊著:「周流陽,你給我下來!」

聲音極為渾厚洪亮,穿透了整個校園。

熱鬧的宿舍樓瞬間安靜下來,好多學生從陽台張望,一個個都是懵逼得很。

郁可詩也是奇怪,從車內探出頭來,完全沒明白這傢伙到底要幹什麼。肥豬好像沒得罪他吧?

唐宋無視人群的懵逼,抬頭冷冷的再次大喊:「下來,聽到沒有!是不是要我親自上去,把你扔下來!」

宿舍樓忽然又沸騰起來了,哪個不長眼的又得罪這個狂暴校醫,不是找死么?

三樓上面一個男生忍不住喊著:「唐校醫,周流陽不在宿舍。」

然而,唐宋並沒有理會,擲地有聲的再次大聲冷哼:「這點挫折都受不了,有本事你死給我看!下來,要麼你直接跳下來。」

跳下來?

郁可詩忽然明白了什麼,探頭望向宿舍樓頂。果然見到一個人站在樓邊,不正是肥豬周劉陽是誰!

「啊!」郁可詩本能驚呼,可算是知道唐宋在吼什麼了。這肥豬,竟然想跳樓自殺!

樓下好多人也注意到了,一時間又沸騰起來。

「卧槽,肥豬你干吊啊,下來!媽的,好端端的玩什麼跳樓。」

「沃日你個死肥豬,搞什麼飛機啊。你丫是不是腦子進水了,上那裡去幹什麼,快下來啊……」

樓頂上,周流陽一聲不吭,平靜的站在樓邊。

宿舍樓好多人都跑出來了,跑到對面的草坪抬頭看著,好多人都在催促著周流陽趕緊下來。當然,也有好事者在暗暗吶喊助威。

宿舍樓其實不高,因為沒有電梯,最高也就七層。從樓頂下來,二十米左右。

不過,如果真砸下來,肯定會落到宿舍樓前邊的水泥地,不摔個稀巴爛真對不住牛頓!

眼看著周圍人越來越多,唐宋忽然大聲怒喝:「都看什麼,回去睡覺!怎麼,想被砸死啊,回去!」

人群不得不往回縮,不過都沒上樓,而是躲在一樓裡邊,樓梯都擠滿了人。看熱鬧,不分年齡……

顧不得人群噪雜,唐宋抬頭再次大喊:「周劉陽,我再說一次,下來!」

「我要死了!」周劉陽大聲叫喊起來,聲音帶著幾分哭腔,「讓我死吧。告訴我媽,我對不起她。」

「對你麻痹!」唐宋惱火大吼,「你他媽有臉說,這點事算什麼,你給我下來,我幫你看看。」

「沒得救了,我知道,沒得救了!」周流陽激動地反駁,從下邊就能看到他在哭,哭得跟狗一樣,「唐校醫,你讓我死吧,我不想活了。」

唐宋那個氣啊,如果不是因為對方在樓頂,肯定一巴掌甩過去。

呼,呼!

努力的大口喘息,強行壓制著火焰。可是,完全憋不住!

「卧槽你媽的,下來,聽到沒有!媽的,你都沒給我看,怎麼知道沒得救?你這是在懷疑我的能力,你是在羞辱我!」

吼得相當大聲,而且情緒非常激動,簡直就是暴跳如雷。

一大群學生更是雲里霧裡,完全沒弄明白到底什麼狀況。什麼沒得救,什麼治不好?

恰在此時,一幫老師跑過來了。看到上邊的周流陽,膽小的女老師差點沒嚇暈過去。上次王海翠的跳樓就已經夠刺激,現在還來個胖子跳樓,這是要他們的命!

「周流陽,你別衝動,有什麼事情下來說啊。快下來,上面太危險……」

「對不起!」周流陽含著淚哽咽大喊,「再見了,兄弟們,下輩子我一定做個好學生。別為我難過,好好活著……」

唐宋那個氣啊,火焰都快炸出來了:「難過你大爺,誰會為你難過,你想多!對你媽隔壁的對不起啊,再不下來,老子等下讓你知道什麼叫跳樓!」 蘇華慢慢睜開了雙眼,首先映入眼簾的是雪白的天花板,剛醒來的身體還有些僵硬,他先轉了轉眼珠,視線還是有些模糊。他閉上眼睛,努力轉動了一下脖頸,復又睜開了眼,這回看得清楚了,這是一件不大的屋子,除了自己身下躺着的柔軟的牀,就只有在牀邊擺放的一張椅子。這間屋子不但天花板是白色的,就連牆壁也被粉刷成了雪白的顏色。

蘇華坐起身來,身上滑落下一件被褥,也是雪白的顏色。這麼多白色讓蘇華聯想到了醫院,他低頭看向自己的身上,果然穿着醫院特有的條紋病號服。蘇華有些疑惑,之前明明好好地在街上走着,怎麼醒來會在醫院,正在疑惑的時候,突然門被人從外面打開了。

“啊?你醒了?”進來的是一個身穿粉紅色護士裝的護士小姐,她一手拿着病例光片,一手還放在門把手上,突然發現蘇華的視線,詫異了一下隨即露出了微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