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岳萬山,你實在是太可惡了,簡直是面目可憎!我懶得跟你解釋什麼,你給我讓開!」

「讓開?碧如,你可別忘了,過兩天我父親會上你家提這門婚事,我想你父母也會答應的吧?我說過,你終究是要當我的妻子,所以你最好給我離那個方逸天遠一點,不要誤己誤人!否則,我一定讓那個小子後悔來到這個世上!」

「你簡直是不可理喻!給我讓開——啊,岳萬山,你、你要做什麼?你、你放開我,你混蛋……」

…………

方逸天聽著岳萬山與安碧如之間的爭吵,禁不住皺了皺眉,心想著這個笑面虎岳萬山的口氣倒是很大啊,竟然揚言讓自己後悔來到這個世上?看來這世上真的是有些人不見棺材不掉淚!

「咳咳——」

突然,方逸天乾咳了聲,可以想象,洗手間內岳萬山應該是拉住了安碧如的手臂抑或是身體之類的,方逸天也只能是乾咳著便是朝著洗手間裡面走了進去。

方逸天走進了洗手間,便是看到在洗手間裡面公共洗手台處,岳萬山伸手拉住了安碧如的手臂,彷彿是原形畢露了般,此刻的他臉上已經是不再有那副笑彌佛的和善笑容,取而代之的則是一張徹底陰沉的臉!

「方、方逸天……」

岳萬山背對著洗手間入口,而安碧如是正面對著的,因此安碧如最先看到方逸天走了進來,驟然之下她便是忍不住開口說著。

岳萬山聞言后臉色一怔,回頭一看,便是看到方逸天一臉從容的走了進來,正看到他伸手拉著安碧如的舉動。

「好像我這趟洗手間來得不是時候啊……」方逸天笑了笑,開口說著。

岳萬山目光一眯,臉上也露出了一個笑容,說道:「朋友也是來上洗手間的?真是巧啊。」

「是有點巧啊!咦?閣下這是?」方逸天故作訝然的說著,又說道,「這強人所難似乎有點有辱斯文啊,有什麼事不能和和氣氣的坐下來談談?」

「方逸天,你真的是來上洗手間的嗎?還是說為了安碧如而來?」岳萬山臉上依然是帶著笑意,目光卻是閃過了絲絲寒意,十足的笑里藏針。

「你這話讓我費解啊,難不成只有你上得起洗手間不成?我不過是路過而已,對於你們的爭吵我可是什麼都沒聽到。」方逸天開口淡然的說道。

岳萬山陰冷一笑,說道:「好,好,好個什麼都沒聽到。」說著,岳萬山看了安碧如一眼便是鬆開手率先走出了洗手間。

「你沒事吧?」岳萬山走後,方逸天看著安碧如,開口問道。

安碧如那雙明亮的眼眸看了眼方逸天,說道:「你是故意現身的,對不對?」

「為什麼這麼說?」方逸天聳了聳肩,問道。

「你看我過了這麼久沒有回去,因此過來看看,不是嗎?」安碧如繼續問道。

「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是認為我擔心你所以過來一看究竟?」方逸天笑了笑,又說道,「被你這麼一說,我都不好意思不承認了。實際上,我的確是沖著你而來。先前你跟岳萬山的話我也聽到了。」

安碧如聞言后眼中神色閃動,精緻美麗的臉上閃過了一絲黯然之色,輕嘆了聲,說道:「謝謝你,我沒事。不過以後你最好不要管我的事了,我自己能處理好。」

「你這是擔心我會惹禍上身嗎?」方逸天說道。

「方逸天,我知道你身手了得,可是這世上並不是什麼事都能憑著身手可以解決的。強龍不壓地頭蛇這話難道你不知道嗎?你若是擔心我那麼不必了,我跟你之間本就是沒有什麼關係。」安碧如說著,而後看了方逸天一眼,繼續說道,「我也不希望因為我而連累到你!」

安碧如說著便是款款朝著洗手間外面走了出去。

「我這人最大的毛病就是愛管美女的閑事。更不願看著自己欣賞的美女受到半點委屈,所以,碧如,你這話對我而言沒用。再說,那岳萬山只怕早已經是盯上我了吧?」方逸天開口說著,語氣平靜。

安碧如聞言後身體微微一頓,然而卻也是繼續朝前走著,那一刻,可以看到她的雙肩禁不住微微抖動了一下。

方逸天看著安碧如漸漸走遠的妙曼倩影,深吸口氣,便是走進了男洗手間裡面,本來他就是要過來上洗手間的!

回想著岳萬山那笑里藏針的陰沉臉色,方逸天突然意識到這一次跟老頭子拜訪古武流派之行只怕會漸起風波,不過對此他還真的是不在意,他這一生大風大浪都闖過來,豈會怕了這個小地方的小風小浪? 看著這個和剛剛來的時候相比,已經長高了不少,而且也長了不少肉的小女孩,韓楉樰的心裡有些悵然,沒想到一晃,竟然到這裡這麼長的時間了。

可是面對小敏的請求,韓楉樰卻沒有一口就答應了下來,反而將其中的關係說給了她聽。

「小敏,你應該知道,我們這次去上京,不是去遊玩,而是有事情要做,不知道什麼事情才會回來,也許三兩年,也許五六年,也許,就一直都不會回來了。」

「而你的爹娘和哥哥都在這裡,我希望你能想清楚,你要是去了,可能就很難在見到他們了,我不希望一時衝動,做出讓自己後悔的決定,你先回去向清楚再來告訴我。」

韓楉樰說的清楚明白,也讓一時激動的小敏冷靜了下來,然後順著她的話,往自己的房間走去,她確實是想的太簡單了。

小敏還以為只是和韓楉樰一起出去轉一圈就回來了而已,沒有想到,竟然又可能會一直都不回來了,那她的爹娘和哥哥怎麼辦。

見小敏離開了,韓楉樰這才鬆了一口氣,說實話,讓她做出讓人家骨肉分離的事情,她還真是做不出來的。

沒了人打擾,韓楉樰繼續著手中的事情,將自己要帶到上京的東西都列了出來,然後一樣樣的打包,然後就是葯田和果林的事情了。

只是還沒有等韓楉樰讓人去叫管理這些地方的人來,林浩峰就聽到消息來了。

「楉樰,我聽說你要去上京了,是不是真的?」

林浩峰有些生氣,他知道這個消息,還是無意之中聽到益生堂的夥計講的,他已經好幾天沒有到這裡來了,沒想到以來就聽到了這樣讓人震驚的消息。

他當時聽到,就有些生氣了,沒想到韓楉樰這麼重要的事情都沒有告訴自己,有害怕只是假的,所以強自鎮定著,就來找她了。

只是沒想到,一來就看到韓楉樰竟然都在收拾行李了,這下他就信了七八了,所以才有些生氣。

見到林浩峰來,韓楉樰還是很高興的,只是在忙著,所以並沒有注意到他的不高興。

「林大哥,你來了,是啊,我是準備去上京了。」

沒想到韓楉樰竟然就這樣風輕雲淡的說了出來,這下,本來就壓抑著滿腔怒火的林浩峰,在也忍不住了,低聲的吼了出來。

「韓楉樰,你把我當成什麼了,這麼重要的消息,竟然都不告訴我,你是不是打算,就這樣走了,也不跟我說一聲!」

一想到這種可能,韓楉樰帶著韓小貝徹底的消失在自己的生活里,從此後再也看不到她了,林浩峰本來因為生氣漲紅的臉,立刻變得青白了起來。

因為林浩峰的低吼,和不正常的語氣,韓楉樰也終於發現他好像生氣了,然後將自己手中的事情放下,轉頭看向他。

「林大哥,你說什麼呢,我一直將你當作哥哥的,我要是要離開,怎麼會不告訴你呢,只不過我這兩日比較忙,還沒有來的及告訴你,還想著等兩天,就親自去和你告別的。」

該死的哥哥,林浩峰在心裡咆哮著,水想要當著什麼勞什子的哥哥啊,可是不管怎麼樣,韓楉樰的這一番話,當時真的讓他的怒火減輕了不少。

「楉樰,你真的沒有打算瞞著我,自己悄悄的離開?」

只要想一想有這種可能,林浩峰就心痛,只是此時他還不知道韓楉樰是為了容初璟的事情去的上京,不然的話,只怕是會更加的心痛的。

「那是當然啊,我來了這裡,就數林大哥對我的恩情最重,就算我真的睡也不告訴,也不會不和你告別的。」

聽了韓楉樰的這話,林浩峰真是不知道自己是應該高興還是應該難過了,不過只要能在她的心中佔有一席之地,就已經很好了。

「那好,楉樰,既然你要去上京,那不如我和你一起去吧。」

林浩峰的話,讓韓楉樰一愣,然後不可思議的看著他,就好像是他說了什麼天大的笑話一樣。

「林大哥,你沒有說錯話吧,還是我聽錯了,你要跟著我們一起去上京?」

看韓楉樰這一副不相信的樣子,林浩峰不由得有些氣結,難道自己想要和她一起去上京,就那麼讓她驚訝嗎,難道她對和自己分離,就沒有難過不舍嗎。

不過這些問題,林浩峰卻是不可能問出口的,他害怕聽到讓自己更加難過的答案。

「是啊,楉樰,你和小貝他們一起去上京,一路上危險重重,而且不是女人就是小孩的,我不放心,還是和你們一起,安全一些。」

這是一方面的原因,另一方面,林浩峰也是不想和韓楉樰分開,這一路上的相處,說不定他們之間就會產生什麼好感呢。

而韓楉樰一想林浩峰的話,也覺得他說的有些道理,自己雖然有些武力防身,但是小孩子太多了,有個男人一路,也能少些不必要的麻煩。

雖然還有青墨這個高手在,但是韓楉樰還沒有想好,要不要帶他去,因為她隱隱覺得,青墨好像對上京,有些莫名的排斥,還是要先問一下他才好。

而且最重要的是,林浩峰在這裡也是無牽無掛的,自己和韓小貝也算是他的親人了,一起去上京也沒有什麼不好的,這樣一想,韓楉樰就同意了。

「既然如此,那林大哥,你就和我們一起去吧,你先回去將自己的行李收拾好,然後就到益生堂來住吧,等到時候,我們一起離開。」

見韓楉樰答應了自己的要求,林浩峰這才覺得自己心中的鬱氣散去了不少,然後也不多留,按照她說的,回去收拾自己的行李去了。

而韓楉樰見林浩峰走了,想了想,也沒有急著在收拾自己的行李,先去找了青墨。

「青墨,你要是不願意和我們一起去上京,也可以就留在這裡的。」

韓楉樰一來就說明了來意,而聽到的青墨,神色一怔,有些不自然的看向她。

「楉樰,你怎麼會這樣說?」

見青墨這個樣子,韓楉樰就知道自己猜對了,原來他真的不願意去上京那個地方,不知道他和上京有什麼恩怨,但是這些不是她關心的。

「我看的出來,你不喜歡上京,我也不會勉強你的,你要是覺得益生堂好,就留在這裡,有人會好好照顧你的,你要是覺得這裡束縛了你,那你也可以隨便的離開。」

韓楉樰知道,當初自己救了青墨,這才給了他一種莫名的安全感,所以一直沒有離開,可是自己現在走了,他應該也不願意在留下來了吧。

「只是,你的體內有多年的內傷和餘毒,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在找辦法,而且藥材也沒有配齊,若是你以後願意,就一年來一次這裡,等我將葯配好了,就拿給你。」

自從知道青墨的體內有內傷和餘毒,韓楉樰就在想辦法幫他治療了,只是這毒很長時間了,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做出解藥的,而且還有好幾味葯沒有找齊。

所以韓楉樰就沒有告訴青墨,免得他有了希望,到最後又失望,本來想有了結果在告訴他的,只是現在,他們要分開了,還是告訴他比較好。

若是他願意,也相信自己,那就每年來一次,總能碰上自己制出解藥的時候,韓楉樰這樣想著,要是不願意,她也不會勉強青墨。

「楉樰,你說什麼?你已經在找醫治我的解藥了?」

而一旁的青墨,聽了韓楉樰的話,還一直處於一種震驚之中,有些回不過神來,有些話,就這樣獃獃的說了出來。

青墨沒有想到,韓楉樰竟然在那麼早的時候,就開始為自己的病情費心了,他以前確實有想過找她幫忙,但是想著這麼多年了,那麼多的人也沒有辦法,而且她的事情也多,就放棄了,沒想到他沒有說,她卻將這件事情放在了心中。

若是說青墨以前留下來,有報答韓楉樰,和躲避敵人的想法,但是現在,他就真的是感動了,從來沒有會這樣為了他著想,就連他曾經以為最親近的人,都沒有。

不知不覺,青墨的眼前就紅了,眼淚就這樣蓄滿了眼眶,本來他之前是有些猶豫的,他真的恨上京這個地方,這輩子也不想在踏足,不過又不想和韓楉樰他們分開。

但是現在,他覺得沒有什麼好猶豫的了,有這樣一個處處為了自己著想的人,還有什麼事不能為了她去做的呢。

「楉樰,我想和你一起去上京,真的!」

青墨一向少言,此刻想要說些感動的話,都說不出來,只能這樣簡單的將自己的意思表達出來,不過好在韓楉樰還是能夠理解。

這樣一個俊美的少年,眼含熱淚,處於變聲期的聲音嘶啞,讓人看著就能心生憐惜,不忍心讓他受了委屈,韓楉樰也是這樣,聲音也不由得放柔了。

「青墨,你可想清楚了,真的要和我們一起去上京嗎?」

韓楉樰害怕青墨會後悔,所以還是問清楚的好,雖然和他相處的時間還不到一年,但是她還是比較喜歡這個沉默寡言,一看就有故事的少年的。

這個時候的青墨,雖然心中依然激動,但是面上算是平靜下來了,眼中的眼淚也憋了回去,聽了韓楉樰的話,很是鄭重的點了點頭。

「嗯,楉樰,我已經決定了,要和你們一起去上京,我,我不是為了解藥,我就是想和你們在一起。」

害怕韓楉樰誤會,自己是為了解藥才和他們一起去上京的,青墨著急的解釋著,一張臉也憋得通紅。

難得這個孩子,還能講出這樣一大串的話出來,韓楉樰當然明白青墨的意思,想著他現在的心情,也就沒有在打趣他,點了點頭。

「我知道的,青墨,你放心吧,我不會誤會你的,你永遠還是我認識的那個青墨。」 方逸天回到包廂的時候看到安碧如跟劉詩蘭正在歡快的唱歌,岳萬山臉上笑眯眯的,跟個沒事人一樣,正與杜威、趙俊奇說說笑笑,偶爾也是與劉勁松在喝著酒。

方逸天走回到包廂后,岳萬山那雙微微眯起的雙眼看向了他,那目光中此刻已經是毫不掩飾,帶著一絲的陰冷起來。

「方兄,你回來了。」劉勁松一笑,說道。

「呵呵,聽說朋友是海量啊,要不跟朋友喝點酒?」岳萬山也是笑著說道。

方逸天淡然一笑,走到了沙發上坐著,說道:「莫非是要跟我拼酒不成?要是拼酒那麼喝啤的未免過於太次了,真要拼那麼應該擺上二鍋頭!」

岳萬山聞言后臉色一怔,倒是沒有想到方逸天話一出口便是直接要用二鍋頭來跟他喝,這讓他有點騎虎難下起來,要說答應吧瞧著方逸天這陣勢他心中還真是沒個底,要說不答應可事先是他邀請方逸天喝酒,這不喝了他的面子也掛不住。

「就你也想跟萬山哥拼酒?哼,既然如此那麼我先來會會你如何?」杜威看了方逸天一眼,冷笑著說道。

「你?乾脆點,你們三個都上吧,我一個人足以干倒你們。」方逸天看了杜威一眼,說道。

方逸天這話可謂是一語雙關,明著是拼酒足以干倒岳萬山他們三人,暗著卻是憑著他自己實力也足以將岳萬山三人給打倒!

因此,岳萬山聽到這話之後臉色還真的是有點難看,他冷笑了聲,說道:「既然如此,那麼我倒是要領教一下朋友的好酒量了。」

「方兄,這——呵呵,既然是出來玩不用如此拼酒吧?圖個高興就成。」劉勁鬆開口說著,嚴格說起來,在古武流派中的弟子內部也是分派系的,雖說他跟岳萬山他們並非是一路人,但看在古武流派的面子上倒也是有往來。

而今晚他帶著方逸天出來玩,岳萬山他們卻是過來還跟方逸天之間明爭暗鬥的,他自然是不希望場面鬧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而看著方逸天要跟岳萬山他們三人拼酒他也是暗自擔心,便是開口說著。

「呵呵,劉兄,既然是出來玩,那麼當然要玩個痛快!」方逸天笑了笑,隨後說道,「沒什麼的,不就是拼酒比試一番嘛。把服務員趕過來,先上來十二瓶二鍋頭吧。」

「這……」劉勁松皺了皺眉。

「勁松兄,這位朋友都這樣說了那麼就索性玩個痛快。拼次酒也沒什麼的。就依他所言,先上來十二瓶二鍋頭。」岳萬山也是開口說著,他還真的是不信方逸天能夠將他們三人給放倒。

在方逸天與岳萬山的堅持下,劉勁松也無法在阻止什麼,便是讓服務員送過來十二瓶二鍋頭。

這十二瓶二鍋頭都是500ml裝56°的紅星二鍋頭,這足足十二瓶二鍋頭擺上桌,那氣勢還真的是讓人驚嘆。

方逸天取過一瓶二鍋頭,直接打開了瓶蓋,目光看了岳萬山他們三人一眼,說道:「你們誰先來?」

「我來!」杜威直接開口說著,也是走了過來,直接開啟了一瓶二鍋頭。

方逸天與岳萬山這邊的拼酒也引起了安碧如與劉詩蘭的注意力,她們也不再唱歌了,而是走過來看著。

「那麼開始吧,先喝完一瓶!」方逸天淡然一笑,而後直接舉著這瓶二鍋頭開始吹瓶了起來,場中的人只聽到一陣「咕嚕、咕嚕」的聲音,便是看到方逸天喝著的二鍋頭就像是喝白開水一樣稀鬆平常,直接灌下了肚子。

用不到半分鐘的時間,方逸天手中的這瓶二鍋頭已經是被喝得一乾二淨,而杜威那邊,卻還是剩下大半瓶酒,他的臉色更是漲紅不已,那濃烈的酒勁嗆著他的咽喉,然而他也只能是忍著繼續灌著。

說起來杜威的酒量還可以,問題是他們平常喝酒都是一杯一杯的喝著,還真是沒有一下子猛灌這樣一瓶500ml的二鍋頭,因此他顯得極為難受,而倘若是沒有吹過酒的人這樣喝,那麼顯而易見,喝完之後勢必會直接倒下,不管你酒量再好也是一樣!

方逸天就不同了,此前跟著他那幫兄弟,無論是龍嘯天、小刀、劉猛亦或是已經是離開了人世間的剛子、大威他們,方逸天都沒少跟他們直接拿著二鍋頭吹瓶過,因此這吹瓶的技術早已經是練了出來,所以他還真是不怕與岳萬山他們對著喝。

終於,杜威將這一瓶二鍋頭喝完了,而他口中卻是不斷的打著酒嗝,小腹內火辣辣一片,臉色更是滾燙不已,那一下子衝上來的酒勁讓他似乎是難以站立住了般。

「不錯,有點酒量。我們繼續。」方逸天淡然一笑,又開啟了第二瓶酒。

杜威臉色禁不住微微一變,想要逞強的再拿起一瓶二鍋頭,然而他卻是感覺到一陣頭重腳輕,隨後整個人「噗通」一聲,直接跌坐在了沙發上,再也站不起來。

「這就不行了?下一位!」方逸天開口說著,那氣勢頗有水來土掩、兵來將擋之勢。

趙俊奇冷哼了聲,便是走了上前,拿起一瓶二鍋頭,說道:「我來跟你比!」

說著,趙俊奇便是跟方逸天開始對吹了起來。

一瓶下肚,趙俊奇還沒倒下,再度拿起了第二瓶頸,方逸天已經是喝下了兩瓶二鍋頭,然而像是個沒事人一樣,也拿起了第三瓶酒跟趙俊奇對著喝。

然而,喝到一半,卻是聽到趙俊奇口中發出了一聲乾嘔之聲,而後他便是放下了還剩下大半瓶的酒,直奔到包廂中的垃圾桶上開始一陣嘔吐了起來。

劉勁松見狀后只能是趕緊的把服務員趕了過來,帶著趙俊奇去洗手間,同時也將他嘔吐在垃圾桶上的污穢物處理掉。

「一瓶半的量,還可以。」方逸天笑了笑,目光一轉,看向了岳萬山,說道,「只剩下你了,不會想要臨陣脫逃吧?」

「我臨陣脫逃?哼,我就不信喝不倒你!」岳萬山冷冷說著,便是拿起了一瓶酒。

方逸天笑了笑,也拿起了一瓶未開啟的二鍋頭,開啟蓋頭之後說道:「喝倒我?那麼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能耐!」

說著,兩人便是開始喝了起來,岳萬山的酒量似乎不錯,這一瓶喝得很快,方逸天自然是不會慢給他。

兩人喝完一瓶,再度拿起了第二瓶,繼續吹著。

安碧如與劉詩蘭看著方逸天一瓶瓶的灌著二鍋頭就跟喝白開水一樣,不知怎麼的,她們的眼眸中卻是忍不住的流露出了一絲的不忍,要知道,那可是56°的二鍋頭啊!

到如今,方逸天已經是喝了三瓶半,如果再與劉勁松幹完這比試的第二瓶,那麼可就是四瓶半了啊!

很快,兩人比試的第二瓶便是喝完了,岳萬山呼吸已經是開始急促了起來,不斷的打著酒嗝,然而他看著方逸天依然還沒倒下,便是再度拿起了第三瓶酒,方逸天體內已經是開始翻江倒海,他心知他此刻只要一放鬆,那麼整個人將會倒下!

畢竟喝了足足四瓶半的二鍋頭可不是開玩笑的,然而他卻是強忍著那股翻湧的酒氣,再度拿起了一瓶酒。

「喂,方、方逸天,你不能再喝了……」看到這一幕,劉詩蘭竟是忍不住的脫口而出,急忙說著,那語氣中竟是蘊含著絲絲關心之意起來。

劉詩蘭本就是跟方逸天處處作對的,但此時此刻,她也說不出來是因為什麼,只知道不忍看著方逸天繼續這樣的灌著酒,要知道那可是二鍋頭而並非是白開水!

「沒事的!」方逸天輕描淡寫的說著,開始喝了這跟岳萬山比試的第三瓶二鍋頭。

岳萬山咬了咬牙,也是開始喝了起來。

安碧如默默地看著,看著方逸天如此不要命的拼酒,她竟是感覺到了一絲的心痛!

他這麼做是為了自己嗎?是為了給自己出口氣,所以才會如此不要命的跟岳萬山他們拼酒的嗎?他本不該這樣,可是他為什麼,為什麼……

安碧如看著,那晶瑩的貝齒禁不住輕咬著下唇,美麗的臉上閃動著絲絲傷神之色,如果可以,她還真的是不願看到方逸天如此喝著這麼多酒。

「咕嚕,咕嚕……」

兩人繼續著,然而,眼看著這一瓶二鍋頭將要見底的時候,岳萬山口中禁不住乾嘔了一聲,還剩下的小半瓶酒便是放在了桌上,整個人不斷的張口呼著氣,卻也是難以再繼續喝下去。

而這時,方逸天將這一瓶喝得一乾二淨的空酒瓶擺在了桌上,看了岳萬山一眼,一字一頓的說道:「你輸了!我說過,我一人足以干倒你們三人!」

岳萬山那張臉上頓時變得恥辱難堪不已,然而體內那股翻騰不已的酒勁提醒著他,他實在是喝不下去了,否則他自己將會立即醉倒在地上而不省人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