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顏小姐,今天的事不必放在心上,以後這種地方,你一個人,盡量少來。」

他平靜的語氣,不關心,也不冷漠。

看著那張同樣英俊的臉,電光火石間,顏桑心生一計。

扯了扯唇角,她裝出一副勉強釋然的模樣。

「謝謝你的提醒,我會記住的。」

「只不過……」她有些遺憾,猶豫了一下,「我可能要辜負你的美意了,我突然想起來,宋總交代的資料我還沒有做完,我得先回去了,改天我再好好登門感謝。」

說到「宋總」時,她刻停頓了一下。

果然,男人臉色在那一刻,有明顯的僵硬。

就在顏桑準備越過他身邊時,霍江辰突然伸手攔著她。

而後,她聽見他遲疑甚至是顫抖的聲音,「你說的宋總,是誰?」

見自己目的已經達到,顏桑再次裝作愉悅一笑。

「就是宋晴暖啊,怎麼,她回來沒有告訴你嗎?」

宋晴暖!

時隔多日,霍江辰終於再次聽到這個熟悉的名字。

他與她分別明明不到一年,卻好像,有十載春秋那麼長。

源源不斷的喜悅,激動,甚至是緊張,瞬間湧上,沒有盡頭。

他高興得有些失態,「小,不,宋總在哪?」

只有老天才知道,他現在是多麼迫不及待,想要見到她!

眼前的人雖不是秦騁,但他聽到宋晴暖名字后與剛才截然不同的態度,也還是讓顏桑暗自嫉妒得要命。

她開口,語氣難免忍不住沉了三分,「她和我一起,在秦氏上班啊。」

「在秦氏?」霍江辰眉頭狠皺,才有的大好心情瞬間被澆滅。

他明顯又失望下來,「她怎麼會去秦氏?」

「呵……」顏桑輕輕哧笑一聲,「當然是為了秦總。」

那個女人的目的,不是為了接近秦騁還能是什麼。

看著眼前男人臉色越來越難看,顏桑趁熱打鐵,補了一句,「你不是她的好朋友嗎,她怎麼連這個都不告訴你,又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

「好了,不跟你說了,我得趕緊走了。」

她笑著告了個別,丟下還沉浸在震驚中的男人,大步流星。

轉身的那一刻,臉上強堆的笑意,瞬間跨掉。

她得意的樣子有些扭曲。

宋晴暖,好好接住我送你的這份大禮吧。

女人的身影越來越遠,漸漸消失在夜幕之中,剛才兩人說話的地方,只剩霍江辰一人。

他獃獃的,站在那裡很久。

又是一輛汽車駛過,這次,遠光把他的影子照的更長,更孤寂。

短短几秒,他只覺得自己在雲端和地底走了一朝。

小暖,他心心念念的小暖,終於有消息了。

可為什麼這麼久了,她都沒有來找過自己?

甚至,為了她,他推掉了所有的女人。

只為了,等她回來。

霍江辰站在那兒,仰起頭來,閉上眼,好看的眉宇,止不住地輕顫……

———

幾天之後,一個風雨交加的夜晚。

醫院重症監護室內,氣氛凝重得讓人透不過氣。

秦鎮南的病情越來越惡化,癌細胞已經擴散至全身,現在,就連昂貴的天價葯和最先進的儀器,也無能為力。

大家都明白,這一天,終究還是要到來了。

「師傅……」

眼眶裡強大的酸澀之意,宋晴暖一直在竭力強忍。

安之很乖,安安靜靜地站在宋晴暖腳邊。

一雙大眼睛,擔心地看著病床上的人。

大人之間所有的恩恩怨怨,在這一刻,都被隱匿起來。

秦鎮南昏昏暗暗的視線里,世界一片灰白,連面前的這些人影,都是模糊的。

他腦海里,不斷回憶著這一生的點點滴滴。

罷了,總歸都是要死的。

那些遺憾,就讓它隨風去吧…… 窗外雨勢漸大,有涼風習習,吹翻窗帘帶來陣陣雨滴。

大概是怕病人著涼,秦錦繡緩緩起身,準備去關上窗戶。

就在她手剛剛碰到窗欄的那一刻,秦鎮南嘶啞無力的聲音響起,「無妨,開著吧。」

人已將死,關不關,都已經無所謂了。

這是不知道這樣的的涼意,還能感覺多久。

大家都像是明白他的意思,誰也沒有出聲勸阻。

「小暖,扶我起來吧。」

他眯著眼,大概辨認了一下宋晴暖的位置。

宋晴暖一刻沒有耽誤,含著淚立馬上前搖起病床。

秦鎮南坐起后,昏昏的眼神盯著窗戶的方向,他的世界里,早已沒有色彩。

「老秦……」

秦老爺老淚縱橫,抹了一把臉,眼眶已然紅腫。

「這一生,你幸苦了……」

聽了他的話,秦鎮南只是虛弱一笑。

而後,在所有人震驚的目光下,他顫抖地伸出手,一點一點,拔掉手上的管子,再然後,是大腿上的……

大家都沉痛不已,卻沒有一個人,上前阻止。

誰都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秦鎮南,那麼一個自信驕傲的人,又怎麼會願意自己毫無形象的死去。

宋晴暖心臟狠狠一縮,捂著嘴,極力控制著自己不發出任何聲音。

連秦騁,猩紅的眼裡也溢滿了水霧。

身上所有束縛都去掉后,秦鎮南頓時覺得無比輕快。

輕輕地,他笑了。

這笑容,落到在場每個人的眼裡,即刻,便化生了巨大的悲傷和絕望。

看著眼前一抹小小的身影,秦鎮南知道,那是安之。

他招了招手,虛弱又慈愛,「安之,過來。」

「安之,快去,讓爺爺看看你。」

宋晴暖連忙拉過安之。

安之很乖,上前甜甜喊了一聲,「爺爺,你怎麼了?」

安之還小,不太明白去秦鎮南的病有多麼嚴重,只是他唯一能知道的是,爺爺的身體一天比一天消瘦,還經常吐血。

夜裡,他總是能聽見媽咪一個人悄悄在外面哭。

爺爺一定很痛,媽咪才會這麼傷心。

小傢伙的話說完,秦鎮南便又再次笑了起來。

他的聲音沙啞無力,卻是這麼長時間來說得最多的一句話。

「爺爺要去一個很遠的地方,很久都不會回來了,安之要聽媽媽的話,長大要做一個男子漢大丈夫,保護媽媽,好嗎?」

安之不太懂他要去什麼地方,只聽懂了他說要保護媽咪。

小傢伙乖巧,無比自豪「好,安之一定會好好保護媽咪。」

秦鎮南臉上的笑一瞬間燦爛,像冬日裡太陽。

大概,這是一抹只有他自己才能感覺到的溫暖。

笑著笑著,他眼中開始慢慢隱含熱淚,他看著安之的方向,忽而鄭重其事地,「安之,再見。」

「爺爺,為什麼要說再見?」

「安之,聽話,跟爺爺說再見!」宋晴暖咬著唇,命令,淚水瞬間奪眶而出。

看著爺爺和宋晴暖,還有周圍所有的一切,小傢伙雖然不知道為什麼,卻還是乖乖點點頭。

「爺爺,再見,安之等你回來。」

話落,秦鎮南的神情變得很微妙,像是欣慰,像是惋惜。

最後的時光里,他斷斷續續的,回憶了自己的一生。

他留下秦老爺,說了好一會兒話。

其餘的人都留在外面,一言不發,默默地對著牆拭淚。

兇猛總統很狂野 這次,連秦錦繡,都沒再針對宋晴暖。

大約過了五分鐘,門輕輕吱呀一聲,秦老爺從裡面走出。

那雙渾濁的眼,淚水源源不斷流出。

不知道兩人在裡面說了什麼,出來的一瞬,他身形一歪,差點倒在一旁的牆壁上。

「父親,怎麼了?」

秦騁手急眼快,一把扶住他,緊張的詢問著。

「我沒,事……」秦老爺低著頭,嗓音暗啞,聽起來無限失落,「或許真的是我太老了,他只是跟我交代了一些小事,我聽起來,就是受不了……。」

話到最後,他只覺得吼骨哽塞,幾乎說不出話來。

「小騁,你叔叔讓你們夫妻二人進去,他有話對你們說。」

聽到師傅找自己,本就已經悲痛欲絕的宋晴暖更迫不及待,不等秦騁一起,便不顧一切推門而入。

「師傅!」

她衝到病床前,撕心裂肺的呼喊一下子響徹整間屋子。

這一幕,就連秦騁都有些忍不住,他仰頭,把即將奪眶而出的眼淚生生壓了過去。

就連垂在身側的手,都一陣輕顫。

「小暖,別哭。」

秦鎮南握住宋晴暖的手,強扯出一抹笑容,「師傅這輩子最對不起的,就是你。」

「不,師傅,你沒有任何對不起我的地方。」宋晴暖已然哭成了淚人,聲音又澀又啞。

「師傅不要說對不起,是小暖沒有照顧好師傅,嗚嗚……」

「小暖啊……」

秦鎮南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思緒飄遠起來。

那些他不願提及,藏在內心最深處的秘密,再一次挖了出來。

「當年我的那場車禍,是小語……」

是秦語……

宋晴暖猛地一顫,瞳孔驟然一縮。

這麼多年,她不是沒懷疑過,只是在親耳聽到的這一刻,積攢的所有委屈就又重新翻湧而來。

她臉上的表情一瞬間凝固,有些不可置信,「師傅,怎麼會?」

秦鎮南察覺到她明顯的異樣,心裡的愧疚更是越來越重。

一滴滴懺悔的眼淚,伴隨著他顫抖的話語一同而來。

「其實我一直都知道是小語害的我,可她畢竟是我親手養大的,我實在是狠不下這個心。」

「所以……」

即將出口的真相讓秦鎮南變得有些激動,連握著宋晴暖的那隻手,都開始止不住的發顫。

他的世界本就是灰白朦朧的,現在,眼前更是一片模糊。

「所以我才會在之後,說自己失憶。」

「我眼睜睜看著你遭受那麼多的指責和懷疑,心痛卻什麼也做不了。」

妖孽師徒:撿個萌寵腹黑貨(作者:季緋陌) 話到最後,他控制不住的抽泣起來,痛心疾首。

首席醫聖 「我才是你,無故蒙受這麼多不白之冤的罪魁禍首啊!」

爆寵萌妃:妖王爬上牀 如果此刻秦鎮南還能動彈,那他一定是跪在地上,請求宋晴暖的原諒。 陳陽也走出車站廣場,現在囊中羞澀買完回程車票后剩下一元錢,他只能去車站外坐公交車回家。背包里雖然帶出來不少寶貝,可那也得先回家再尋找合適的市場,才能換取財富。

就在他向車站外走去時,突然車站外馬路上一輛槽罐車從對面衝過來,脫韁野馬一樣撞翻一輛轎車,速度依然不減,正好跟快速駛出去的保時捷裝在一起,保時捷車身一下子被撞成兩段,拋飛到空中五六米,才轟然落地。

槽罐車速度稍減,又撞翻路邊幾輛車,撞斷兩棵大樹這才停下來。場面混亂到極點。剩存的人嚇得燕子一樣四散逃竄,哭喊一片。

「不好!」陳陽也是一聲驚呼,加速沖向現場,他看得出來保時捷車上的姐弟倆最危險,不但車身破損,而且正在漏油,爆炸隨時會發生。

保時捷後半部已經不見,車門變形嚴重急切間打不開,陳陽只能從後面探身進去,先將副駕駛座位上的女孩抱出來,放到幾米遠的地方又去救青年,此時女孩還有意識,她看著陳陽虛弱的呼救:「快救我弟弟……」

青年的情況要嚴重很多,陳陽清理開壓在他身上的雜物,一手抵著他的胸口,御龍訣高速運轉,強行向他體內送入一縷玄門真氣護住心脈,這才將他緩緩的抱出來。

身後保時捷已經竄起火苗,他抱著青年不敢停留,到了十幾米外的人行道上,這才將他緩緩放到地上,那邊女孩也被人抬到路邊。

她掙扎著爬到青年身邊,看青年昏迷不醒,急切的伸手要推醒他,被陳陽攔住說:「別動,他體內脾臟破裂,肋骨斷了五根有的已經刺入胸腔,受傷嚴重。」這一刻他臉上只有嚴肅和鎮定,讓女孩像是一下子有了依靠。

「怎麼辦啊!他不能死。」女孩眼淚頓時下來,哭得不行,其實她手腳也有傷口,頭部還受到撞擊有腦震蕩的癥狀,不能太激動。

「你別怕,我能救他。」陳陽沉穩的安慰,醫者父母心,即使沒有善良女孩的請求,他也會儘力救治。 腹黑萌寶:拐個爹爹送娘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