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王衛宮看到了手機上的導航位置,看著眼前的道觀,心中一陣疑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來對了地方。

「三清觀,就在這裡嗎?」

沒有想象中到處都是武濕的樣子,也沒有聞到想象中肌肉和汗水夾雜的哲學家的味道…

「比想象中要普通好多誒…」

王衛宮吞了吞口水,踏入了三清觀之中,而一經踏入三清觀,之前積攢的幾乎所有煩惱都一掃而空,心情寧靜,好像要忘掉一切煩惱,然而在這忘掉煩惱的背後,也依然沒有忘記自己前來的目的。

為了拜師,成為像那個身影一樣的武濕…

「福生無量天尊,居士是上香祈願呢?還是上香祈願呢?還是上香祈願呢?」李雲一臉微笑的來到了王衛宮的面前說道。

王衛宮看著眼前的李雲,心中一陣打鼓,這駕駛不對啊,說好的筋肉道長呢?說好的武濕呢?怎麼看起來那麼弱雞…

「額…我不是來祈願,也不是來上香的,我是來找人的…」王衛宮深深的吸了一口氣,說道:「我是來找祝踏風大師的,我想要跟他學習功夫…學習能夠幫助人的功夫,我是帶著覺悟來的,無論付出什麼,我都可以…只要能學習功夫,學習能夠幫助人的功夫。」

說到這裡,王衛宮有些愣神,覺得自己說的有些多了,如果三清,指的不是三清觀呢?那麼這一番嗶嗶就尷尬了…

讓王衛宮沒有想到的是,李雲卻是笑著說道。

「你且進來喝一杯水再說吧。」

王衛宮頓了頓,點頭跟了進去。

擺在他眼前的,是一杯熱茶…

「先等等吧…」

時間過的很快,大概兩小時過去了,王衛宮也沒有等到,眼前的熱茶大概已經變成冷茶了。

王衛宮沒有不耐煩的去催促,只是依然默默的在原地等待著…

閑來無事的他,還時不時看看來往的香客,發現這裡好像真不是什麼傳說中的武學門派。

不過有一種直覺在告訴王衛宮,他來的地方沒有錯,在這裡等就對了。

直到黑夜降臨,還是沒有人來…

第一天過去了,李雲給王衛宮拿來了飯菜和水。

王衛宮道謝一聲,就吃下飯菜,繼續等待。

第二天…

第三天…

終於在第三天的時候,阿大出現在了王衛宮的面前。

看到了阿大之後,王衛宮終於如釋重負。

「祝踏風大師…」

「你,就那麼想學功夫嗎?」阿大一臉深沉的盯著王衛宮。

王衛宮鄭重其事的點頭,直接就跪了下來,說道:「這些天,我不僅僅在等著祝大師,我也在想,我這樣的選擇是對還是不對,可我思考了很久…還是沒辦法說服自己回去,像父親說的那樣去過平凡的人生…」

「像一個普通人一樣活下去,或許很輕鬆,可那樣的話,我還是我嗎?我…要實現自己的理想,實現我爸爸沒有完成的理想…」

「請教我功夫…」

竹馬男神不正經 跪下,磕頭,一氣呵成。

行的是拜師禮,拜的是阿大,拜的是天地,拜的是自己的心。

面對如此堅定的王衛宮,阿大的雙目中爆射出神光來,大喝道:「好!你既然那麼想要學功夫的話,那麼我便教你罷…只是,這功夫不是那麼好學的,而且還要浪費很多的時間,你真的要學嗎?這可不是說說就可以的事情。」

「嗯,我要學功夫…無論要我付出多少時間,多少精力,都可以…」

月亮之下,是父子之間的諾言…

【我啊,年輕的時候,想成為正義的夥伴。】

【既然老爸你不行的話,那我來代替你完成不就好了…】

在一旁默默圍觀的李雲運作靈海,一股靈力衝天而出。

森羅萬象,啟——

王衛宮沒有注意到,自己周圍的空間已經扭曲,自己身在的地方,既是三清觀,又不是三清觀…

……

陽光普照大地,周圍的一切都是那麼的溫暖,溫暖到王衛宮有些懷疑這地方到底是不是地球了…

「怎麼睡了一覺就出現在這裡了…」

「是我把你帶過來的。」在旁邊的大樹上掛著的阿大,用一臉深沉的語氣說道:「這裡,就是你的習武場所,你的父母還有學校那邊我已經商量好了,你在這裡安心習武,等到學有所成的時候,大概就可以出山了…」

王衛宮對於跟父母商量好這一點有些半信半疑,還是說道。

「在這裡要訓練多久?」

「誰知道呢?一年,兩年,三年,十年也有可能,直到你學有所成,才會送你回去…」阿大一口烈酒下去,用一種略帶嘲弄的語氣說道:「或者說,你現在已經想要回家了?沒關係,如果你想要回家的話我也能把你送回去…」

王衛宮果斷搖頭,既然已經決定來了,那就不會再選擇回頭…

學業什麼的王衛宮也有信心不被追上,即使現在去高考,也能取得不錯的成績,不必要太過擔心這方面的問題。

「我已經有覺悟了師傅,來吧,什麼暴風驟雨的訓練全砸我身上來吧,我能忍受的了…」

此時,阿大從旁邊的樹上跳了下來,這壯碩卻輕盈的步法引得王衛宮一陣神往,發誓一定要學會這一招。

「首先,俯卧撐100個!仰卧起坐100個!下蹲100個!然後跑步10km!這些每天堅持!」

「我…是不是聽錯了?這些…就是接下來的訓練內容?」王衛宮覺得有些不對,這不是很普通的體能訓練嗎。

「一日三餐要好好吃。早上吃香蕉都可以,這訓練最重要的,是鍛煉意志力,突破自我精神和肉體上的極限,不管多麼艱苦,不管多麼艱難,每天都會堅持!就算腳重的無法動彈,也要堅持做下蹲。就算手腕發出奇怪聲音,也要堅持俯卧撐!要知道當時我啊,甚至在瀑布下扎馬步,承受肉體和精神上的雙重壓迫,這些東西你能理解嗎?」阿大用一種十分認真的語氣跟王衛宮說道,讓王衛宮覺得,這真的不是在開玩笑。

「你想變得像我一樣強,這些是必須經歷的東西…」

這一番話是認真的…

王衛宮看著自己略顯瘦弱的身體,知道自己是好高騖遠了,如果連這些體能訓練都做不到的話,怎麼可能成為一個合格的武濕!

「從現在就開始吧,先把早餐,這三條香蕉吃掉吧,然後開始今天的訓練。」

「是!師傅…」

一開始聽到俯卧撐仰卧起坐下蹲還有跑步這種稀疏平常的訓練方式時,王衛宮是拒絕的,僅僅只是覺得太簡單了而已,可今天自己正式開始做的時候才發現,這玩意是一點都不簡單。

從第一項俯卧撐一百個結束的時候,王衛宮已經像一條死狗一樣了…

「連這點都做不到也好意思說自己有覺悟?你如果只有這種程度的話,根本沒有資格接受短毛神拳,即使這功夫失傳,也絕對不能流落到你的手上的…」

短毛神拳,一聽就是很厲害的功夫啊…

寵愛成癮:萌妻不好惹 「放心吧師傅,我沒有喊累。」

腳,已經重的沒有辦法動彈了,手腕也開始發出奇怪的聲音,特別是睡覺,只能睡在草堆里,只能用渾身難受來形容。

然而這種疼痛已經隨著時間的消磨逐漸緩和了,到最後甚至能夠輕鬆的做100個俯卧撐,100個仰卧起坐,十公里的慢跑也是輕而易舉。

王衛宮已經不知道自己堅持這樣的體能訓練有多久了,他也沒有問阿大什麼時候教導他成為拳濕,可王衛宮也能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在逐漸的變得更強壯。

不說要一個打十個,至少現在不會被人一揍就只能趴下挨揍的程度。

阿大也是時不時來到這個地方,只是拿來食物而已,剩下的都是王衛宮自己搞定。

山中無歲月,王衛宮也沒感覺到時間的流逝,只覺得好像過了一萬年一樣長久,又好像還在昨天一樣。

每天重複同樣的事情,讓他直接模糊了時間感和空間感…

直到有一天,阿大終於來到了王衛宮的面前,而且表情十分的正式。

「你現在可以學習短毛神拳了,即將脫胎換骨,你有什麼想要對過去的自己說的呢?」

「我想說…」王衛宮看著起滿老繭的雙手,再看看身上因為鍛煉磨出來的傷口,逐漸的堅定了起來,說道:「我這些日子以來,都在考慮過,是不是太幸苦了,要不要放棄,有過動搖,有過迷茫…可到了現在我很慶幸,我沒有放棄這一項決定,沒有放棄學習師傅您的短毛神拳…」

「那麼開始吧…短毛神拳第二百五十代傳人…最後我再提醒你一句,學習這拳法需要付出代價,這代價可能十分的沉重,讓你的身體結構產生變化也不是沒有可能,即使如此,你也願意接受嗎?」阿大冷然道。

王衛宮點點頭,堅定道:「不悔!」

阿大開始揮舞拳法,似真似幻,狂暴如北斗星雨…

這狂風暴雨的拳擊讓王衛宮的心中產生了一種感動般的嚮往。

短毛神拳,如繁星北斗——

拳風涌動,吹起了面罩,到了今天,王衛宮終於看到了面罩下的臉龐——

王衛宮迷茫的看著天花板,面前的依然是那一杯冷掉的茶水,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才過了不到一個小時。

自己…剛剛是做了一個很長的夢嗎?

「我這是夢嗎?」

「不對…」

王衛宮站了起來,發現了自己身體的變化,更加強壯健碩了,無論是腹肌還是肌膚都變得緊實了許多。

最重要的是,自己為了變強,付出的『代價』也真正的呈現在了自己身上…

「師傅的教導,在下永記於心。」

王衛宮深深的洗了一口氣,對著道觀里叩了三個響頭。

同時,背著背包朝著來的方向回去…

此行,已脫胎換骨——

白沉和李雲默默的看著他遠去的身影。

「這樣值得嗎?」

「這是他自己的選擇,用秘法激發身體潛能,一點代價都不付出的話?這不是搞笑嗎?」白沉一臉嘲弄的看著王衛宮遠去的背影,淡淡的說道:「他還以為自己的功夫是學來的,其實只是被秘法激發了一點氣力而已…在幻境里的一切,都是黃粱一夢罷了。」

「這是他的選擇不是嗎?他的軀體變化已經永久定型了…就算他什麼時候想要放棄,他的軀體已經產生了不可逆轉的變化,那產生的印記會烙印他的一生。」白沉道。

李雲輕輕的嘆了嘆氣,說道。

「只是,這代價有些大了啊…」 在陰森潮濕的小出租屋裡,莫哥還有一眾莫西干們正咕嚕咕嚕的抽著煙,一個個臉上都是一陣沉默還有不爽。

「老大,我們可是被人狠狠的削了一頓啊..就這樣不報復一下嗎?」小胖子吸了兩口煙,惡狠狠的丟到地上踩滅。

「我們能怎麼樣,我也很絕望啊,那死胖子一個人削我們連身影都看不到,我們報復個蛇皮啊,怕是被人報復了還差不多…」莫哥也是滿臉的鬱悶,知道自己這夥人被人削了還報復不回來,這才是最氣的。

小胖子也是啞然,其實冷靜下來仔細想想,自己這種勒索學生的小混混不就是為了欺軟怕硬嗎,這茬子都快硬破天際了,自己再想著去找麻煩可不是找屎…

「都怪那個王衛宮,要不是那小王八羔子我們也不會被揍,都是他的錯。」小胖子決定了回到學校就找王衛宮的麻煩。

「沒有煙抽了,咱們去干一票吧,剛好附近的那些初中犢子補課,找他們要點煙錢也是極好的。」旁邊一個莫西干突然出聲建議道。

莫哥摸了摸下巴,嘀咕了半天,想著自己總不會那麼倒霉又遇到那胖子吧,那就真的是悲了個劇了…

「幹了,走,去初中部那裡搞點票子來花花…」

一眾莫西干們浩浩蕩蕩的從出租屋裡出發,重複著曾經做過的事情…

總裁我怕疼 在初中部補習課放學,兩個初中生並排走在放學的路上。

其中一個看起來有些漂亮的小姑娘問道。

「葉青啊…你說你被高中部的人打劫了?是一個大哥哥救的你…」

「嗯..是一個超厲害的大哥,把我從大牛哥手上救了下來,還把錢還給了我…他就是我的偶像啊!」葉青一臉崇敬的說道:「聽說是高中部的大哥,叫做王衛宮…」

旁邊的漂亮小姑娘一聽到這個名字的時候突然一陣愣神,說道:「你確定是王衛宮嗎?」

「是啊!王衛宮,就是他怎麼了?」葉青有些奇怪的看著小姑娘突然變得古怪的眼神。

小姑娘也沒隱瞞,老實說道。

獵愛遊戲:首席,別玩了! 「這個王衛宮他是個神經病啊…不是我說的哦,是我一個熟悉的學長對他的評價,好像一個年級對他的評價都是這樣的,一個徹頭徹尾的神經病。」小姑娘回想了一下,說道:「他們說呢,那個王衛宮就是把什麼『正義啊』『夥伴啊』這些小學生才會說的肉麻話掛在嘴邊的噁心佬,光是看著就會產生生理上的不適應…而他所謂的行使正義,就是代替別人上去挨揍,都不知道這是不是傳說中的抖M…所以才說他是變態啊。」

葉青聽著小姑娘的話一陣愣神,沒想到自己學長在學校的評價居然那麼差勁,這已經不是差勁的級別了,簡直是人人喊打…

「你最好不要和他扯上關係,不然我們也會被排擠的…」

隨後葉青又搖搖頭,咧嘴一笑說道:「怎麼說呢,無論別人對大哥的評價是什麼樣的,大哥在我心裡的評價就只有一個…他是英雄,真正的英雄,我心目中的大英雄,這一點絕對是沒有任何改變的…他們還嘲笑王大哥,算是個什麼東西嘛,哼哼…」

旁邊的小姑娘也是啞然,其實仔細想想,葉青說的非常有道理,同樣略表贊同的點點頭說道。

「怎麼說呢,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感覺好厲害…我覺得高年級的大哥哥們八成是覺得跟這個只會挨打的人扯上關係很丟臉吧,如果他能一個打十個的話,說不定風評就變化了呢…」

對此葉青不做評價,只是和小姑娘走在回家的路上,在岔路口的時候是時候分道揚鑣了,揮揮手準備道別。

就在兩人前腳剛剛準備離開的時候,從周圍包圍上來一眾莫西幹頭。

莫哥走上前來,熟練的勾著葉青的肩膀,說道。

「小學弟啊,哥哥我最近有些窮啊,能不能給點錢來花花…」

莫哥看著眼前的葉青,感覺有些眼熟,這不是大牛哥的提款機之一嗎…

找這樣的人勒索效果是最好的。

葉青站在原地一動不動的,雙手緊握,一臉不屈的看著莫哥。

旁邊的小姑娘趕緊戳戳葉青的腰子,小聲說道。

「咱們把錢給他們吧…」

「如果是以前的我的話,可能想都不會想,還會賠笑的把錢拿出來給你…」葉青抬起頭來,矮小的身子看著一米八的莫哥十分的吃力,可還是說道:「衛宮大哥說過…一位的順從,只會換來更多的壓迫…無論怎麼樣,這一次…我拒絕!」

「你小子是討打嗎!」

莫哥一臉愕然煩躁,拽起了葉青的衣領,一臉兇狠扭曲的說道。

「老子本來就不爽了,你還提起了那個垃圾的名字…現在你藥丸了…就算你現在改變主意,想要拿錢出來,也絕對不…」

葉青並不想說話,只是賞了莫哥一口口水…

莫西干們都寂靜了,包括小姑娘在內都用一種看藥丸的表情看著葉青。

莫哥的表情開始平靜下來,默默的擦掉了臉上的口水,這是暴風雨之前的寧靜。

而葉青不後悔,反而覺得很暢快淋漓…

第一次,升起了反抗的情緒,並且成功的反抗了。

不再是那個窩囊的自己,不再是那個只會彎腰屈膝的自己,不再是那個…只會盼著別人來救自己的自己。

我,是葉青…

可也不再是葉青…

旁邊的莫哥並不想說話,只是默默的從旁邊的垃圾堆里掏出了一根廢棄的鐵棍…

「你完…」

鐵棍還沒揮下,莫哥就突然感覺到,自己的雙眼,被什麼東西刺瞎了一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