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更別說這一盒子,還全是極品中的極品,就現在不加工轉手賣出去,都能隨隨便便轉上好幾個億。」

「陳總嘿嘿,咱們這次出差完美手工,蘇爺知道了肯定高興!」

小王一說,就說了這麼多。

但陳浩聽在耳朵里,卻給尷尬的,特別慶幸剛才自己沒有多說。

因為。

他剛才說的5000萬,不是嫌寶石便宜,而是感覺太貴了!

「嗯還行,你倆夠意思,那我明天就跟你們大嫂回了。」

「哎別呀豪哥,我倆都商量好了,明天要給您和大嫂一個驚喜,要不多留一天?」

「小雪,你的意思呢?」陳浩心頭一喜,轉身朝蘇墨雪看了過來。 這天晚上,陳浩和蘇墨雪沒回酒店。

而是給桑巴一再的挽留,留在了他的這棟宮殿,說是明天一早方便出行什麼的……

砰砰砰!

砰砰砰!

「誰啊,這大清早的,還讓不讓人睡了。」陳浩突然聽到敲門聲,就給無奈的喊了一嗓子。

但他沒有睜眼,也沒有要起床的意思,繼續拿胳膊摟著蘇墨雪睡覺。

時間不長。

門外又傳來了敲門聲,敲門聲很輕,生怕打擾他睡覺一樣。

但這次敲門聲過後,和上次不同的是,有個男人的聲音隔門喊了過來。

「浩哥,大嫂該起床了,再不起床就該誤點了。」

「桑巴你個熊孩子,還讓不讓人睡了,大早晨的誤什麼點!」陳浩一下子,就聽出了是桑巴的聲音。

其實吧。

陳浩也不是不想起床,關鍵是蘇墨雪還在他懷裡,到現在都沒有起床的意思。

要自己先起床了,那不就顯得蘇墨雪太懶了……

「桑巴族長,我老公在洗漱,現在不方便給你開門!」蘇墨雪的聲音,突然從門口傳了過來。

這時。

陳浩猛的睜開眼,才發現枕邊早就沒了人,自己懷裡摟的也不是蘇墨雪。

而是,蘇墨雪的枕頭!

「哎小雪,你什麼時候起的床,我怎麼不知道啊!」陳浩蹭的下,起身靠在了床頭上。

「笨蛋老公,外面第一次敲門的時候,我就已經起床了。」

「真的假的,那你剛才為啥不開門。」

「剛才在上衛生間,怎麼給人開門啊,老公快點起床了,桑巴族長還在外面等你呢。」

「沒事沒事,等等更健康!」陳浩嘴上雖這樣說,但還是滿心期待的穿起了衣服。

因為。

昨天晚上臨睡前,桑巴跟黑人族長倆人,說是今天要給他和蘇墨雪一個驚喜。

陳浩當時就想到了,這所謂的驚喜無非也就是,吃吃飯旅旅遊什麼的,正好戳中了他的心思。

他當時來到巴達拉,就想著等辦完正事兒,然後帶蘇墨雪四處逛逛,權當是新婚度蜜月了……

「老公,那我開門了!」蘇墨雪見他穿好了衣服,小聲詢問道。

「我一個大男人,不穿衣服開門,也沒人佔便宜。」

「胡說!你可我老公,憑什麼給別人看沒穿衣服的樣子!」

蘇墨雪輕聲嬌嗔著,隨手推開了屋門。

頃刻間。

嘩啦啦湧進來兩排女孩子,她們穿著統一的青花瓷旗袍,手裡還都捧著毛巾、臉盆之類的洗漱用品。

而桑巴這傢伙,笑眼咪咪的站在旁邊,很顯然這些女孩子是他安排的……

「桑巴,這是幾個意思?」

「哦浩哥,她們是服侍您跟大嫂起床洗漱的,就是我怎麼感覺來晚了?」

「廢話!」陳浩一聽,就給弄的特無奈。

「我跟你大嫂都洗漱過了,你現在才說……哎不對桑巴,這不是就是你昨天說的驚喜吧?」

「怎麼可能,浩哥您也太小瞧我了,這算哪門子驚喜啊。」

桑巴一說,頓時就來了興緻。

這時。

他沖旁邊擺擺手,原本還站在身邊的兩排旗袍女人,默不作聲的退出了房間。

重生之霸寵娛樂圈 「浩哥,大嫂既然你們都洗漱過了,那咱們就下樓吧!」

「桑巴,你又搞什麼鬼?」 女尊重生之盛寵 陳浩看他眼睛道。

「嘿嘿不能說!一說就沒驚喜了,哦對了浩哥大嫂,小王跟那黑人族長也在樓下等你們!」

「嗯?他倆也在。」陳浩猛的一愣,還真就有點沒想到。

他沒想到的,自然不是小王,而是黑人族長。

儘管昨天餐桌上,已經規勸桑巴跟他和好了,但近乎世仇一樣的敵對立場。

好像真不是一句話,半句話就能給說好的。

於是。

陳浩也沒多想,便直接牽上蘇墨雪,給桑巴陪同著一起下了樓。

「早上好!」兩個年輕男人,帶著白手套恭敬的開門道。

「行啊桑巴,你小子這小日子過的,真就跟土皇帝一樣,還有專門的人給開門!」

「嘿嘿這算什麼呀,浩哥您往門外看!」

「門外怎麼了……」陳浩話沒說完,瞬間映入眼帘的畫面,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桑巴家門口,昨天晚上還是幾步一個崗哨,都跟要軟禁誰似的。

但現在呢?

那些崗哨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張燈結綵,正對大門口的路上還有一排豪車……

「爺爺,就等您了!」黑人族長迎了過來。

「陳總,大小姐今天這場面,可真是讓我長見識了!」小王也是滿臉激動。

「浩哥,大嫂那咱們現在,就出發吧!」

「哎桑巴,你這到底幾個意思?」陳浩徹底的,給他們弄蒙了。

「嘿嘿浩哥,大嫂您跟我來,咱們先上車,很快就知道了!」

「老公,那咱們上車嗎?」蘇墨雪輕輕晃他胳膊。

「上車!怎麼不上,先上車再說。」

「好的,那浩哥大嫂,你倆的車在前面第二輛!」桑巴話音未落,便先一步走了出去。

這時。

陳浩牽著蘇墨雪,跟隨著桑巴來到車隊隊首,見第二輛是個加長敞篷跑車。

最前面的一輛車,其實說白了就是個開路的。

所以這第二輛車,才是整個車隊的核心,「老婆大人,請!」

「嗯,老公真乖!」蘇墨雪捂嘴笑著,給陳浩扶上車,才恍然意識到了點什麼。

但與此同時。

伴隨著陳浩上了車,桑巴和黑人族長一起上來,車隊也就浩浩蕩蕩的出發了。

今天天氣很好。

街上的人很多,路上卻沒有一輛多餘的車,就連人群都在道路兩邊……

「浩哥,大嫂怎麼樣,是不是挺驚喜的!」桑巴探著身子,嘿笑過來道。

「是挺驚喜的,我原本還以為你小子,要帶我跟小雪去逛風景名勝。」

「浩哥!你也太小瞧我了吧,您和大嫂好不容易過來一趟,旅遊算什麼驚喜呀對吧兄弟。」

桑巴喊的這個兄弟,自然不是沖陳浩,而是旁邊的黑人族長。

「嗯對。」黑人族長嘿嘿一笑,露出兩排大白牙,「今天這個驚喜,我跟桑巴商量了好長時間!」

「哎對了爺爺,您現在有沒有發現,這個驚喜是什麼呀?」

「拉我跟小雪,來遊街?」

「老公,你有沒有感覺,咱們像是在遊行!」

「遊行?哎呦你倆臭小子,不會是……」陳浩話沒說完,一下子反應了過來。 「那個……」擾事的人都離開了,趙信倒是有些犯愁了。回過頭看向自己的房間,輕嘆了一聲,悄聲回到了楊佳穎的房間。

一夜未眠,第二天趙信一早就起來了,坐在屋頂的天台呼吸著不算怎麼清新的空氣,看著朝陽初升,心中感嘆萬分。幾曾何時,自己就是這樣度過自己千餘年的,原本以為自己不會再度過這樣的日子了,可是現在卻感覺如此的美好。

「你在這裡啊?」就在趙信昏昏欲睡的時候,一個倩影走上了天台,趙信沒有轉頭,也知道是什麼人。

「你起來的很早啊,在我想象中富二代好像一般情況下都會……」趙信的話沒有說完就被上來的楊佳穎給打斷了。

「是啊,很多事情都不是那麼好想到的,就像我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會被誆」。

「別說這些了,你母親什麼時候回來啊?」經歷過這麼多次的感情經歷后,雖然昨晚已經明白了楊佳穎的意思,不過趙信早已經沒有那種想法了,自己喜歡上的人不是有算計就是被害要不就離開,趙信可不想以前的事情重蹈覆轍,趙信實在是被傷的太多了。

「我母親啊?應該是快到了」楊佳穎抬手看了看手錶,一身十分幹練的職業裝,加上清秀的面孔看起來頗有一番韻味。

「那就好……」趙信點了點頭,這個時候自己忽然覺得兩個人之間沒有什麼話題了,場面略顯冷清。

楊佳穎也看出了趙信的神色,微微一笑,道:「咱們是不是應該在等著的時候,先吃個早餐?」。

「也好」趙信尷尬的笑了笑,起身走下了天台。看著趙信下樓的身影,楊佳穎則玩味想一笑,自己好久都沒有見過這麼有意思的男人了,處處都透著神秘感。

楊佳穎的所說的早餐十分的豐盛,至少對於趙信這個對吃不太感興趣的人來說,已經是非常的豐盛了。四菜一湯,都是清談的,並且就趙信的了解,這全都是楊佳穎自己做的。

餐桌上,趙信吃著早餐,感覺兩個人不說話的話氣氛有些怪,只能生硬的找著話題「能問一下你的父親是誰嗎?」 女以嬌爲貴 ,確實趙信還比較關心這個問題的,楊婷是自己的輔佐者,看楊佳穎的樣子是不知道這件事的,但是她的父親就不知道會不會知曉這件事了。

提到這個話題,楊佳穎的臉色一變,說道:「我沒有見過我的父親,希望這個話題你也不要跟我母親講,她很不喜歡的」。

這一下輪到趙信不解了,楊婷為什麼樣怎麼做呢?一個孩子不知道自己的父親是誰,這個問題怎麼想都覺得不對勁,不過趙信也沒有強問,繞過了話題有一搭沒一搭的和楊佳穎說著話。

時間一晃就從凌晨五點到了上午的十點,而楊婷也終於急忙忙的趕了回來,也幸好她坐的是私人飛機,不然的話也不可能會這麼快就回來。在第五個保鏢的護衛下,楊婷回到了家中,而楊佳穎也早就得到了消息在家中等待。

「母親,您回來了……」

「恩,那個人呢?」

因為等的太無聊了,和楊佳穎在一起還有些不自在,趙信只好在天台上小憩,楊婷回來他自然也第一時間知曉了,緩緩的走下樓,正好迎上了在大廳中急忙要上樓的楊婷。

「好久不見……」在大廳中和楊佳穎站在一起的是一位中年女子,一身黑色雕花的連體衣,眉目之間和楊佳穎有些相像,雖然鬢角已經有些歲月的痕迹,但是身型保持的確非常好,特別是那一雙有些調皮的眼睛,和三十年前一樣,只是多了一個滄桑感而已。

「您……您……」看到趙信的一剎那,楊婷先是一愣,隨後整個人都顫抖了起來,眼睛很快的濕潤了,就像是和久別重逢的親人見面了一樣。雖然她和趙信並沒有多少的基礎,兩個人也不是一路的人,時隔這麼久在見到趙信,也難掩心中的激動。

趙信淡淡一笑「別太激動,有孩子在呢」。

楊婷轉過頭看了眼一臉詫異的楊佳穎,立即擦了擦眼角的淚珠,強顏歡笑「佳穎,來給你介紹一下,這是你的信……」。

「叔叔……」趙信點有插話道。

楊婷看了趙信一眼,心領神會的說道:「對,你的信叔叔」,說完之後又介紹起楊佳穎「這是我的女兒,楊佳穎」。

趙信認同的點著頭「我們已經認識了,沒想到這麼久不見,你的女兒都這麼大了」。

楊婷的臉色頓時有些變化,楊佳穎聽到這心中頓時一涼,首先自己不明白的是這個看起來比自己大不了幾歲的人居然要自己叫叔叔,其次也是最關鍵的,自己明明都已經提前和對方打過招呼了,沒想到他居然還會提這一茬,本以為自己的母親會生氣,但是沒有想到自己的母親居然像是小孩子受訓一般,乖巧的點著頭。看到這,楊佳穎已經都快懵了,這明顯不是自己認識的媽媽。

「佳穎啊,媽媽要和你信叔叔說點話,沒有我的吩咐任何人都不允許來打擾我,包括你」楊婷輕聲說了句,便晾下了自己呆住的女兒,帶著趙信去了自己的書房。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看著自己母親的離開,楊佳穎心中已經亂作了一團,自己從來沒有見過自己的母親會對誰這個樣子,更何況還是自己從來都沒有見過的什麼叔叔。正所謂好奇害死貓,在這個時候,楊婷突然有了很強的求知慾,她迫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所以在她母親之後,她也躡手躡腳的跟了上去。

來到了楊婷的書房,趙信自主的走到了正坐坐下,而楊婷雖然已經五十餘歲了,可還是像一個小孩子一樣俯首站在一旁。

看到這一切,趙信也沒有去說什麼,而是低聲問道:「你就沒有什麼想要問我的嗎?」。

雖然一直都在一旁站著,但是楊婷還是不自覺的偷瞄著趙信。三十年了,自己已經從青春女孩到了蒼霜老人,而對方不僅沒有任何的老相,反而更年輕了許多,如果不是趙信的面貌早已經深深刻在自己心中的話,楊婷都不敢相信坐在自己面前的這個人就是當初爺爺交給自己任務的對象。

而聽到趙信的問話后,楊婷明顯是有點晃,不過多年的商海打拚也讓她的控制能力都已經強了許多,也不再是原來那個不諳世事的小丫頭了「那個信爺爺,我……不敢」。

「沒有什麼不敢的,不過你要是不問的話,那就問了,那個人什麼時候被帶走的?」 豪門獨寵:總裁不要太過分 趙信已經想到山臊的下場了,已經不需要問了,現在自己只是想問一下,看一看山臊活著的幾率有多少。 陳浩前幾年,曾在巴達拉待過一段日子。

他對當地的風俗習慣,雖然說不上精通,但還是多少了解一些的,就比如現在這陣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