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大小姐,短短半個月的時間你怎麼能上升的這麼多啊!莫不是吃了丹藥?」

像季家這樣的第一家族,肯定是有丹藥的,但是季牧連不想給自家女兒用,因為就市面上的那些丹藥來說,副作用肯定是有的。

而季牧連沒打算讓季朝陽利用丹藥這些外力進階,就是因為季牧連對季朝陽是真的很疼愛,所以沒有讓季朝陽用這種不怎麼靠譜的方法進階。

如果想要用丹藥,季家又不是沒有,季朝陽何苦到現在了還是一個練氣期的人?

所以,林叔有些擔心。

「沒有,林叔你就放心吧,君悅只是給我一枚加快靈氣吸收的丹藥,其他的都是我自己來的。」

我創造的萬事屋 「真的?」林叔有些不相信,這種丹藥沒什麼副作用,季朝陽也使用過,但是並沒有哪一次像現在這個樣子,一下子晉陞到築基啊?!

難不成這個少年真的有什麼過人之處不成?

「哎呀,林叔!真的沒有,我保證,我的等級絕對是我踏踏實實的打上去的!」

「那大小姐都打什麼了?」

「就,就,打兔子了啊……」季朝陽努力的回想了一下,似乎一開始就是不停的打兔子來著。

「打兔子?什麼兔子?」

「就是那種最低階的兔子啊。」

如果是這樣,雖然還是不怎麼信,但是好歹季朝陽也是攻擊了,林叔暗戳戳的看著季朝陽,「大小姐,要不你打我一下,我試試。」

如果是丹藥的原因,那麼林叔肯定可以感受得到其中是不是摻雜著一些別的。

「啊?不大好吧?!」

「沒事的,大小姐,使出你的全力就行,你傷不到我的!」

慕君玥悠悠的從一邊走出來,「林叔這麼好興緻,要不我用盡全力打你一下?」

噗,開什麼玩笑!

林叔訕訕的笑了一下,「君公子說笑了,您的全力一擊,是要把我這把老骨頭錘散不是!」

「還不進去和焰女配合一下默契?」

「啊,哦,這就去!」

現在季朝陽可是對慕君玥的話十分聽從,誰讓慕君玥做出的食物誰都比不上呢!

林叔還沒感受到自家大小姐的實力呢,就看到季朝陽開開心心的進了自己的院子,接著整個院子都被封閉了起來,林叔已經聽不到裡面的聲音了!

「額……」

慕君玥微微一笑,「林叔,你知道,還有兩天就是比賽了,您要是沒什麼事情我就先回去了,畢竟到時候我也不能上場幫朝陽。」

「啊,哦,應該的,應該的,是我太久沒見過大小姐,唐突了,君公子只管去忙吧,不用管我!」

誰要管你啊!

慕君玥默默的回了院子。

林叔看著慕君玥的背影,細不可察的點點頭,忽然眼睛的餘光看到旁邊的一抹青色。 「表小姐?」

被察覺到的季薇菖才是訕訕的走了出來,「林叔,怎麼在這裡,表妹是怎麼了?」

「表小姐莫不是聽錯了什麼?大小姐什麼事都沒有啊。」

「啊,這樣啊。」

季薇菖乾笑了兩聲,剛剛離得遠不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但是好像是季朝陽的實力上升了,但是林叔懷疑是不是使用了丹藥的原因。

而之前的那個少年竟然阻攔了林叔,不讓林叔看個清楚,難道真的是因為丹藥才提升了實力?

聽說使用丹藥上升的實力壓根就不值得一提,徒有其表而已,如果是這樣,季薇菖還真的是有一點期待,如果是這樣的話,還真是想看看到時候提升了實力的季朝陽還是敗在了自己的手下!

這麼想著,季薇菖又恢復了之前的裝模作樣,故作大家風範的朝著林叔點點頭,然後側身離開。

林叔搖頭笑了幾聲,不知道這個季薇菖到底在的一些什麼,說到底,雖然大家都很尊敬這個表小姐,也處處的和大小姐一起培養。

季薇菖反而不懂得珍惜,還想取而代之,也不看看自己是不是生在了家主的那一系,不過是為了給大小姐培養一個替身而已。

現在竟然妄想天開,企圖出大小姐的風頭,真是愚蠢!

罷了罷了,現在的年輕人想怎麼弄就怎麼弄吧,那個君公子是個有本事的,且先看著吧!

慕君玥在研究前面的一盤黑白棋子,耳朵卻一直聽著外面的動靜,她不用看那個季薇菖的臉色就知道那個女人現在是怎麼樣的一副嘴臉。

更不用說季薇菖心裡想的那點小九九了,林叔又怎麼會看不出來。

季朝陽一連升到了築基期,慕君玥並沒有趁熱打鐵,而是讓季朝陽放鬆一下,這和在現代生活中考生們的模式是一樣的。

一開始緊張的練習,但是到了後面就要放鬆一下了。

不過季朝陽自己本身還是很有自制力的,即使慕君玥說了這兩天她可以放鬆一下,但是也許是進階的好處讓季朝陽意識到了什麼。

有時間的時候季朝陽還是很自覺的運行周天的靈氣,慕君玥也不管,就這麼到了要比賽的日子。

說是比賽,其實也就是季家的同一輩人中互相切磋而已,不過這樣的切磋並沒有什麼限制,只要你膽子夠大,即使是想越級挑戰也是可以的。

不過這樣的情況下,很少有人願意越級挑戰,畢竟這麼強出頭的事情,如果勝利了還好,但是如果沒有勝利,那就有點丟人了。

而且季家裡面的不全都是清水,你若是當了那個出頭鳥,誰知道會不會就先把你給打死了!

看到這樣的情景,季朝陽有些躍躍欲試,但是慕君玥卻一把按住了她,「你是想讓他們車輪戰耗盡你的靈氣么?」

「但是如果越往後,他們的實力就越高,我怕我一個都打不過……」季朝陽有些心虛的低下頭。

「那你就上去吧。」

「啊?什麼?」 「如果你是這麼想的,那麼你想上去就上吧。」

季朝陽搖搖頭,「不上,你讓我上我在上!」

慕君玥嗯了一聲,然後看著上面的打鬥,說實話,就算是慕君玥沒有打到現在的這個實力,就算是剛剛來的時候的她看到現在的打鬥也有些蛋疼。

這些真的是築基開光的實力么?

這打的也太憋屈了!

季朝陽很有興緻的拉著慕君玥聊天,還分析了場上的這些人的招式,季朝陽的舉動在慕君玥看來就是嘚瑟。

「君玥啊,冰公子今天……沒怎麼見哈……」

「就在附近呢,不過你可能感覺不到他。」

「啊?」一聽到冰列就在附近,季朝陽不禁正襟危坐,放下手上的果子,「你是說冰公子就在附近?你可以感應到他么?在哪裡在哪裡啊?!」

「等你實力上去了,你的周圍有什麼人都是可以感應到的。」

「那冰公子是不是也可以感應到我啊?」

「嗯,可以這麼想,沒準他不僅可以感應你,而且還能聽到我們說話。」

「啊?」這下子季朝陽的臉是徹底的紅了,而在上面季牧連的眼中就是慕君玥這個臭小子不知道說了什麼不正經的話。

當著他的面竟然敢這麼放肆,是覺得自己實力高沒人打的過了是吧!

當下就把慕君玥叫了上去,慕君玥不明所以的上去之後,季牧連只是很淡定的讓慕君玥坐下,然後就一臉淡定的別開臉,看向別的地方。

慕君玥現在的狀態就是黑人問號臉,這是幾個意思啊?

不過在這裡的視線還是蠻好的,而且還不用聽到季朝陽嘀嘀咕咕的聲音,而且這邊的東西明顯的比剛才的要好啊!

季牧連內心一陣得意,但是沒一會的功夫,焰女就把冰列給叫了過來,然後原先慕君玥坐的地方就被冰列給坐了。

然後季牧連就看到自家女兒是一臉的爆紅,這是什麼情況?!

季牧連有些懵逼,難道,難道,這個渾身冰冷氣息的男人是從哪裡出來的啊!

如果說慕君玥雖然是實力高強,但是慕君玥表現出來的給人的威脅不大,但是冰列的外貌可是一個成熟的男子,這在季牧連看來就是威脅十足啊!

季牧連也沒有之前看慕君玥的不順眼了,轉過頭詢問慕君玥,「那是誰?」

順著季牧連的眼神看了過去,慕君玥挑眉,「季家主有什麼事情么?」

「你們一起的?」

「嗯,對。」

「所以說,朝陽喜歡的是他?」

「……」

「所以,您一直以為?」慕君玥皺眉,不會真的是那樣的吧?

「你去和他換換位置。」

「……」

這是知道季朝陽喜歡的是誰了,所以就不想讓她享受現在的這些美食了是么?!

慕君玥面無表情的回到原先的地方,而冰列並沒有離開,原本三個人坐的地方因為是四個人略微緊湊了一點。

然後季牧連就看到自家女兒一臉爆紅的和那個一臉冰冷的男人坐在一起,好生不爽。 不過也就一會的功夫,季朝陽就上去了。

現在留在台上的是是一個築基五層的少年,因為攻擊力方面比較擅長,又是主動出擊的類型,所以一連上來了四個人都沒有辦法打敗他。

慕君玥要的就是這種時候,又算了一下少年還能支撐的時間,慕君玥就跟季朝陽支招了,「耗,不要用全力,你還得對付下一個人的,不過你放心,頂多還有你半成,他就不行了。」

季朝陽突然明白了剛剛慕君玥對自己說的車輪戰是什麼意思了,也慶幸自己剛剛沒有立馬就上去,而是聽了慕君玥的話。

而事實證明,慕君玥的話就沒有失敗過。

當季牧連在看到季朝陽出手的那一剎那就知道自家女兒並沒有因為丹藥就提升了假的實力上去,而是實打實的戰鬥力。

當下看向慕君玥的眼神都變的和藹了很多,但是看到慕君玥旁邊的冰列的時候,和明顯的哼了一聲。

一旁跟著的林叔暗自好笑,家主平時看著穩重,但是骨子裡卻是一個女兒奴,要不是家主有心收斂,只怕現在的家主都已經是大小姐了。

但是奈何大小姐的實力上不去,萬一有個什麼危險,所以才想培養個替身。

整個季家都知道的事情,奈何那個替身卻不自知,還妄圖一些不該想的事情!

冰列倒是時不時的就察覺到一股不是很好的視線,但是那個人是小丫頭的父親,所以冰列倒是沒怎麼在意,季牧連看到當事人竟然一點反應都沒有,只會更加的不爽。

一旁的慕君玥吃著半個拳頭大小的葡萄,酸酸甜甜的可真好吃,在看到季牧連有些憋屈的表情,別提多有意思了。

季朝陽也沒有用到一半的靈氣,那個少年就被打了下去,這讓眾人對季朝陽的印象是眼前一亮。

而且季朝陽的實力也擺在了那裡,季薇菖皺著眉頭看著季朝陽又打敗了兩個也上去了。

平時季薇菖怎樣都好,但是這個時候是要和季朝陽打擂台么?

大家心中的想法是都心照不宣,眼下季薇菖的這個舉動也太白眼狼了!

人家的父親對你這麼好,你竟然想和人家的女兒打擂?

這個時候也不是說不允許季薇菖上台,但是最起碼,你要是有點良心,你最起碼會避開季朝陽的吧?

而這個季薇菖一開始一點上台的跡象都沒有,就像是一直在等著季朝陽上場一樣,而且還是在季朝陽一連打了三個人之後才上去!

罪愛 這算什麼?

炮灰修真指南 如果是之前,季朝陽雖然也是在那個少年打了好幾個人之後才上去,但是那個少年是築基五層,而季朝陽才是築基一層啊!

兩個人之間是相差了四層,而這個季薇菖呢,練氣九層!

平淡愛情纔是真 不看實力,這一層心照不宣的關係就讓人有些不自然。

「表妹啊,半個月沒見,你的實力還真是大漲,讓我都不可思議了呢,之前一直想要和表妹切磋,但是沒找到合適的機會。」 「哦。」季朝陽不緊不慢的哦了一聲,季薇菖皺了眉頭。

「表妹是不想和我打么?其實就是小小的切磋一下,表妹應該不會不給面子吧?」

「不會啊。」

「……」季薇菖滿心都是想要設計季朝陽的話確實一點都說不上來了。

慕君玥知道季薇菖肯定是要和季朝陽打上一場的,但是慕君玥是這麼說的,就是一個旁支,你是嫡女,只要你爹不糊塗,她再怎麼也爬不到你前面去。

而且這種時候,之要季朝陽不多說,中了季薇菖的語言陷阱,季朝陽就是大家比較看好的那一方!

所以,季朝陽現在不緊不慢的回答是剛剛好的。

就是要讓季薇菖那個小心機憋死!

因為之前打兔子的聯繫,季朝陽恢復靈氣來算是很快的,而且這種場合也不是說不可以吃丹藥恢復靈氣。

季朝陽是一直沒有吃丹藥,在大家的眼中,季朝陽就算是一直嗑藥也是沒事的,畢竟是一個嬌滴滴的大小姐,沒什麼實戰經驗,又是季家的嫡女,他們的半個主子,就算是切磋一下又怎麼樣?

但是季朝陽是一直沒有吃丹藥,都是憑藉自己的實力恢復靈氣,然後進行作戰,這在眾人的眼中很是欣賞。

季朝陽光明正大的從腰間摸出一個白色瓷瓶,輕輕的倒出來一枚圓潤潤的丹藥,然後在眾目睽睽之下的吃了下去。

那個瓷瓶中只有兩枚丹藥,但是這個丹藥卻不是單純的恢復的靈氣,而是可以在一個時辰之內無限制的恢復靈氣。

慕君玥出手,必是精品!

季朝陽一開始沒有吃也是因為就算這些同輩的人察覺不出來,但是季家主,林叔一類的人肯定是可以看出來季朝陽身上源源不斷的靈氣的。

那個時候他們肯定不會說季朝陽不好,而是自己這個要帶壞季朝陽的人。

這個時候,季薇菖想要出風頭,就讓她出吧,相比那些人也肯定是對季薇菖不滿意了,這個時候季朝陽想要做點什麼,在他們的眼中就不是自己帶壞了季朝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