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裴家已經接下了五一當天市長的民間護衛任務,所以,今天下午,王安陽會來訓練場檢驗護衛資質,並選定當天的護衛人員。」

裴家護衛隊會參與保護秦杭的任務,也就是說……

她的眸底閃過異色:「好,今天下午我去訓練場。」

站在一旁的傅靈月,看到裴燁和傅芊芊倆人親密靠在一起的樣子,特別是裴燁看傅芊芊時的溫柔眼神,嫉妒的雙眼都要噴出火來了。

她傅芊芊簡直是太幸運了,撿東西也能遇上裴燁,還能成為裴燁的未婚妻。

將來,傅芊芊要是嫁進了裴家,那可就是人上之人。

不過,很快,傅芊芊的這一切都會結束了。

一想到待會兒的計劃,傅靈月的內心裡便是一陣激動。

她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傅芊芊被棄如蔽履的模樣了。

突然,傅芊芊轉頭朝她看過來一眼,那一眼犀利的似要將她看透一般,令傅靈月的心裡一個咯噔。

盧巧妍走過來,拍了拍傅靈月的肩膀。

「我這邊已經準備好了,你還在這邊愣著做什麼?」盧巧妍瞪了她一眼。

傅靈月有些擔心的又瞥了一眼傅芊芊:「媽,我有點擔心,你確定我們的計劃萬無一失,沒有什麼問題?」

最近這個傅芊芊有些邪門,她之前讓人綁架了傅芊芊,傅芊芊居然逃脫了,而且,在那之後性格大變,傅芊芊現在變得讓人心生恐懼,特別是她剛剛的那一眼,讓她心生恐懼。

如果計劃成功了也就罷了,如果失敗的話,後果恐怕不堪設想。

盧巧妍笑眯眯的捏捏傅靈月的手背:「媽做事,你還能不放心?你就等著吧,今天之後,她就什麼都沒有了,你才是傅家唯一的千金大小姐,傅家的一切,將來都會是你的。」 裴皓在對著聘禮單點東西的時候,傅靈月突然走到了裴皓的身側,裴皓正轉身往後面走的時候,差點撞上了傅靈月。

看到傅靈月,裴皓皺眉:「你誰啊?」

傅靈月的雙手握緊。

太過分了,上次在傅芊芊的生日宴上,他們才見過的,裴皓居然已經不認識她了。

傅靈月笑吟吟的自我介紹:「我是傅靈月,是傅家二小姐,也是傅芊芊的妹妹。」

裴皓面露幾分嘲弄的看著傅靈月:「我未來嫂子的妹妹? 魔族之劫 我可沒聽說,我未來嫂子的媽給她生了個妹妹。」

傅靈月:「……」

傅靈月臉上的笑容驟失,雙手緊握成拳,要很努力才能抑制住自己想要給裴皓一巴掌的衝動。

裴皓的嘴簡直太惡毒了,上一次在傅芊芊的生日宴上,他就說如果他看上她就是飢不擇食,現在又來嘲諷她。

深吸了口氣,傅靈月好不容易才把怒火壓了下去。

「雖然我和姐姐不是同母,但是,我們擁有共同的父親,這種血緣是無法改變的,我依然是姐姐的妹妹。」

「你跟我說這個,好像巴不得別人不知道你媽是插足別人婚姻的三似的。」

「你!」傅靈月氣的臉煞白。

「我怎麼了?難道我說的不對?」裴皓上下打量了她一眼:「而且,我跟你很熟嗎?」

傅靈月:「……」

太過分了。

不氣不氣,千萬不能生氣。

開飯吧,小輝煌 正好,陳光海捂著自己的衣服,看起來鬼鬼祟祟的,要從旁邊經過,看到這一幕,傅靈月突然大聲喚住了對方。

「等等,你懷裡藏的是什麼?拿出來給我看看。」

陳光海見傅靈月喚住了自己,嚇的臉色一變,便要跑開。

傅靈月動作極快的攔住了陳光海:「你跑什麼呀?鬼鬼祟祟的,是不是偷了傅家的什麼東西?把你懷裡藏的東西拿出來。」

看到這一幕,傅家的下人和裴家的幾名保鏢均不明所以的圍了上來。

陳光海卻是死死的護著自己的衣服,按著鼓鼓衣服下的東西,不肯撒手。

「二……二小姐,我什麼都沒偷。」

「什麼都沒偷?你什麼都沒偷的話,那你這麼慌做什麼?把你懷裡的東西拿出來看看,我們自然就知道你到底有沒有偷傅家的東西。」

陳光海摸了一把額頭上的冷汗,心虛的不敢與傅靈月的眼睛對視。

「二小姐,我……我沒慌,這個真的是我的東西。」

「不管是什麼東西,先拿出來看看,我才能確定你有沒有偷我家的東西,否則,就是你心虛!」

這一鬧,吸引了客廳里其他人的注意。

盧巧妍露出誇張的表情道:「不會是聘禮出什麼問題了吧?爸,老爺,我們要不要過去看看?」

聽說可能是聘禮出了什麼問題,裴老夫人和裴燁等人也紛紛起身朝大廳的方向走去。

只見,陳光海被人圍在其中,胸口藏了什麼東西,鼓鼓的,他的一隻手按在那東西上,不肯撒手,表情看起來急的快哭了。

而陳光海在看到傅芊芊出現的時候,一臉懊悔的道:「大小姐,對不起,都是我不好,我不該……我不該把東西帶在身上……」 傅芊芊眯眼看著陳光海。

然後她又掃了一眼一臉得意的盧巧妍。

傅芊芊明白過來,盧巧妍他們這是要開始表演了。

傅芊芊右手的拇指輕撫左手的手背,疏冷的眼睛看著他:「哦?你手裡的東西,是我給你的?」

傅芊芊的目光帶著冷厲的逼視,令陳光海一陣心慌,他心虛的不敢對上傅芊芊的眼睛。

「是……是我私人的東西,不……不是您給的。」

「既然不是我給的,那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

「因為……」陳光海吞吞吐吐的說:「因為……」

盧巧妍喝令一旁的下人:「別聽他廢話,把他懷裡的東西拿出來,我倒要看看,他都藏了什麼東西!」

兩名下人上前去,強硬的將陳光海藏在衣服里的東西,往外掏,陳光海當然拼儘力氣護住東西。

最終,他難敵那兩名下人,被他們將藏在衣服里的東西拿了出來。

隨著陳光海鬆開手,他懷裡一沓照片從裡面掉了出來,瞬間,照片散地滿地都是,落在了眾人的腳邊。

盧巧妍還沒看到照片的內容,便捂著自己的臉大聲叫道:「趕緊把這些髒東西拿走,拿走!」

眾人本來不在意那些照片,聽聞盧巧妍的聲音,大家紛紛朝地上的照片看去。

照片里是一男一女,正常的男女照片並沒有什麼,但是……照片上的男女一絲不掛,不僅如此,男女的背景是在床上,而且,倆人的姿勢一看就知道是在做某些事。

照片上的男人,當然就是陳光海,而照片上的女人,面部因為某些表情,有些微的扭曲,但是……不難看出,那張臉與傅芊芊幾乎一模一樣。

萬古神帝 陳光海和傅芊芊……

裴老夫人和傅老爺子倆人的臉色皆是一變,在場的人眼神更是古怪無比。

裴皓看到照片后心裡一驚,立刻看向自家親哥的臉。

原以為他會看到自家親哥身上會散發出地獄修羅的氣息,但是,讓他意外的是,裴燁的表情竟然十分淡定,淡定到……讓他以為他親哥是個局外人。

真是奇了怪了,看到自己的未婚妻與別人有染的照片,難道不該生氣,爆跳如雷嗎?這麼淡定是幾個意思?

不僅是裴燁,就連當事人傅芊芊,看到這些照片,也是一副淡定到不行的表情。

再看盧巧妍和傅靈月倆母女一臉陰險的樣子,裴皓意識到了什麼,瞬間也淡定了。

唯傅明聲看到那些照片后怒極的大聲喝道:「還不把這些照片全部收起來,還不嫌丟人?」

陳光海趕緊把地上的照片撿起來,然後又慌張的塞到自己的衣服里。

雖然照片已經收起來了,可是,那些照片在場的人全都已經見過了。

不一會兒后,大家重新回到了客廳里,無關人等以及下人全部被逐出了客廳。

客廳里,陳光海戰戰兢兢的跪在客廳里,低垂著頭,死死的抱著懷裡的東西。

盧巧妍見傅芊芊還站在一旁,她陰沉著臉朝傅芊芊喝道:「傅芊芊,你還不跪下?」 「我為什麼要跪?」傅芊芊冷冷的睨著盧巧妍反問。

盧巧妍氣的指著傅芊芊的手指在發抖:「你還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剛剛陳光海懷裡的照片,我們所有人可是都看到了,今天裴家過來提親,可是,你們卻當眾露出了這些照片,我們傅家的臉都被你丟盡了。」

說罷,盧巧妍一臉歉疚的看向裴老夫人和裴燁:「裴老夫人,裴總,真是對不住,因為芊芊的親生母親在芊芊很小的時候就不在了,我是芊芊的后媽,她向來不服我的管教,也是我疏忽,竟然讓她跟家裡的下人做出這樣丟人現眼的事。」

盧巧妍轉臉看向傅芊芊,厲聲道:「芊芊,你還不趕緊跪下,求裴家原諒?」

傅芊芊筆直的站在原處,淡淡的看了一眼盧巧妍:「你還真是中國好后媽。」

見傅芊芊桀驁不馴的樣子,傅明聲一張臉鐵青,一掌拍在桌子上,伴隨著『砰』的一聲響,傅明聲怒然斥道:「芊芊,你還不知錯,立刻跪下。」

傅芊芊嘴角勾起譏誚的弧度。

「我沒有錯,自然不會跪下。」

這時,陳光海不停的跪在地上,朝眾人乞求:「都是我的錯,是我錯了,跟大小姐無關,都是我勾引了大小姐,求你們放過大小姐,所有的罪責,我願意一人承擔。」

傅靈月一臉悲痛的表情看著傅芊芊:「姐姐,現在人證物證都在,大家都看到了,你……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來呢。」

傅芊芊雙眼直勾勾的看著跪在地上的陳光海,目光疏冷凌厲。

「陳光海,你知道誣陷別人,是什麼罪名嗎?」

因為傅芊芊的質問,陳光海心虛的身體瑟縮了一下,然後咬著牙承認:「大小姐,確實是我們錯了,您放心,我會承擔一切後果。」

傅芊芊嗤笑出聲。

「好一句你會承擔一切後果,就想把髒水潑到我的身上。」

盧巧妍嘲諷的道:「傅芊芊,現在有照片為證,你還想說照片上的人不是你不成?照片上的女人左心口處有一顆紅痣,而你的心口處與照片上的女人同樣的位置,也有一顆紅痣,你還想抵賴?」

傅芊芊微眯眼。

「所以,你的意思是,照片上的那個女人確實是我?」

「沒錯!」

傅芊芊低頭冷笑:「盧女士,我想問一句,倘若我可以證明是陳光海連同傅家的人一起誣陷於我,你覺得,那個人應當怎樣處置?」

盧巧妍皺眉。

傅芊芊這樣話是什麼意思?她拿到了什麼證據?

可她這是突然發難,她傅芊芊怎麼可能會有證據。

「你還能怎麼證明?」

傅芊芊雙眼直勾勾的盯著盧巧妍的眼睛:「我是說如果,如果我可以證明,盧女士,我要求將誣陷我的人一起逐出傅家,並且……交由警察以誣陷罪處置。」

面對傅芊芊的視線,盧巧妍心虛了幾分。

但是,料定了傅芊芊證明不了自己的清白,盧巧妍得意的道:「好啊,只要你可以證明,就按照你剛剛說的辦!」 傅芊芊的眸底閃過陰厲,然後目光掠過傅芊芊,在傅老爺子和裴老夫人的身上落定:「爺爺,裴奶奶,還請兩位為我做個見證。」

裴老夫人立刻點頭。

「丫頭,奶奶相信你,奶奶給你做證,絕對不會讓誣陷你的人逍遙法外。」

傅芊芊的人品,她是見過的,所以,裴老夫人不相信傅芊芊會是那種不潔身自愛的女孩。

傅老爺子亦開口:「芊芊,你有證據儘管拿出來,爺爺一定為你撐腰。」

傅明聲冷哼了一聲,冷眼旁觀的坐在一旁。

傅靈月亦是一臉看好戲的表情,眼中還帶著絲興奮。

很快,傅芊芊她就得意不起來了。

傅芊芊冷冷的看了盧巧妍和傅靈月一眼,然後朝身後喚道:「還不出來?」

隨著傅芊芊的話落,一個女人從門外低著頭走了進來,進來后,女人便跪在了陳光海的身側。

由於她一直低著頭,在場的其他人,並未看清女人的容貌。

而看到進門的那個女人,盧巧妍的臉色卻是驟變。

她大聲喝斥:「這裡不許外人進來,你馬上滾出去!」

傅芊芊睨向盧巧妍:「她就是我的人證,抬起你的頭來。」

隨著傅芊芊的話落,女人便抬起了頭來。

在女人抬起頭后,眾人的目光落在了女人的臉上,而看到女人容貌的那一瞬間,在場的眾人全部驚住了。

因為,女人的臉,竟然與傅芊芊一模一樣。

不一樣的,是氣質,跪在地上的女人眼睛無神,滿臉惶恐,身體因為驚懼抖如糠篩。

陳光海看到女人,更是驚詫。

傅老爺子看到女人之後,怒然喝道:「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傅芊芊不慌不忙的開口:「正如大家所見,照片里的人,是這個女人,與陳光海在一起的人,也是這個女人。」

裴皓一臉驚訝:「這個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不是雙胞胎卻長得一模一樣的人。」

裴燁淡淡的說:「不是長的一模一樣,是化妝!」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