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風玫走到高塔入口,正抬手打算推門,塔門突然就自動開了,而後一道虹光沖向她。

風玫反身急退,同時下意識的揮手一擋。

啪嗒——

那虹光被揮到了塔身上。

風玫看去,只看到牆壁上一攤好似水漬的紅印。

在她的注視下,那紅印順著牆壁往下淌,在地面上匯聚一小攤,然後——一眨眼就變成了一個紅色……蛋蛋?

風玫:「……」這什麼玩意?

蛋蛋在地上彈了兩下。

嘰嘰——

風玫:「……」

【宿主,你怎麼了?】系統察覺到風玫表情的異常,納悶,【你聽得懂它說什麼?】

風玫咽了咽口水,沒說話。

蛋蛋又彈了一下,飛起來落到風玫的肩膀上,又親昵地蹭她的臉頰。

嘰嘰——

風玫一巴掌又將紅色蛋狀物拍到了牆上,眼見它又從水漬模樣變成了蛋蛋,風玫面色近乎扭曲:「二傻子,趕緊的,送我進任務世界!」

媽呀,這裡太可怕了,她要去做任務壓壓驚順帶去去邪。

系統萬分納悶,卻還是聽話地將她送走了。

【咦,它怎麼也不見了?】 史密斯家族的大小姐雅典娜被一個華夏武者在訂婚宴上被人帶走,而且雅典娜的未婚夫鄭元平也死在此人手中。

這條消息很快便傳遍了Y國,並且還在當地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畢竟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出現過這樣的事情。

而作為Y國的第一大家族也因為這件事被蒙上了奇恥大辱,這種事情對於史密斯家族來說,簡直就是赤裸裸的挑釁,已經很多年都不曾有人動過史密斯家族的人,而此事發生之後,瞬間便在史密斯家族當中引起非常大的震動。

基本上史密斯家族的所有旁支全部都別雅典娜的父親沃克喊了回來,並且準備一起商議到底應該如何處理雅典娜的事情。

不管怎麼樣,史密斯家族都是Y國的第一大家族,所以人脈關係還是非常龐大的。

Y國的警方在知道了雅典娜被人綁架以後,直接派出了所有的警力尋找雅典娜,但是整整一天的時間過去了,警察那邊根本就沒有任何的音訊,而雅典娜的父親沃克此時也是宛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急的焦頭爛額,畢竟雅典雅現在控制著史密斯家族很大一部分的生意,一旦雅典娜出現了什麼危險,那對於史密斯家族來說可能已經不是名譽上面的損失這麼簡單的事情了。

「到底是什麼人?竟然有這麼大的膽子連我們史密斯家族的人都敢碰?而且酒店裡面的那些保鏢一個個都是廢物嗎?竟然眼真正看著那個人把雅典娜帶走,都不敢阻攔?」

一棟無比豪華的別墅當中,一位中年人坐在沙發上面表情十分激動的怒吼道。

而這個人不是別人,正是雅典娜的父親沃克!

原本沃克以為警察已經出動了,只要對方沒有離開Y國,那就肯定能夠把雅典娜給找回來。

但是他萬萬不曾想到,整整一天的時間過去了,竟然連一點消息都沒有,此時的沃克已經處於憤怒的邊緣了!

坐在客廳裡面的那些人全部都是史密斯家族的人,此時他們看見沃克如此生氣以後,紛紛低著頭不敢說話,畢竟誰這個時候說話,誰就可能挨罵。

沃克是史密斯家族的家主,一共有九位妻子,十多個孩子。

但是在這些孩子當中,沃克最看重也最喜歡的可能就是雅典娜了,現在竟然有人在光天化日之下把雅典娜帶走,這說明這個人是真的沒有把他們史密斯家族放在眼中。

「父親,我剛才已經跟咱們Y國的警方聯繫了,他們現在正在對所有的酒店賓館進行排查,但是警方說最少也得需要三天的時間才能夠全部排查完畢!」

就在這個時候,沃克的長子站了起來輕聲沖著沃克說道。

要知道,之前這位長子其實並不受重用,無論是什麼事情都是雅典娜管理,此時他雖然臉上表現的十分著急,但是其實他恨不得雅典娜真的出了什麼事情才好。

這樣的話,他也就可以名正言順的繼承家主的這個位置了。

「三天時間?」

沃克在聽到了長子的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愣了一下,隨即直接拿起了桌子上面的茶杯然後狠狠的摔在了地上。

眾人看見這一幕以後,紛紛低下了頭,臉上的表情十分恐懼。

其實在普通人的眼中,警方能夠出動這麼多人幫忙排查已經是非常罕見的事情了,畢竟這隻不過就是一起非常普通的綁架案而已。

但是因為被綁架的人是雅典娜,所以警方才會如此的重視,現在距離雅典娜消失才僅僅過了兩天,普通人如果去報案的話,估計現在才立案偵查。

但是沃克對於這個結果好像並不是很滿意,誰知道在接下來的這三天時間內會發生什麼事情?

「卡特,你現在就去給我聯繫警方的人,我要在一天之內找到雅典娜,如果要是找不到的話,那他們就等著吧!」沃克咬著牙低聲沖著自己的長子說道。

而長子卡特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臉上的表情有些為難,低聲說道:「父親,我覺得這麼做似乎有些不妥,畢竟警方能夠動用這麼大的警力幫助咱們找人其實已經非常的不錯了,如果繼續給他們施壓的話,那效果可能會適得其反,畢竟這隻不過就是一件綁架案而已,如果真的弄得滿城風雨的話,那市民們肯定也會有很大的意見的!」

沃克在聽到了這句話以後,忍不住深吸了一口氣,臉上的表情似乎也冷靜了幾分。

因為他知道卡特說的這句話還是非常有道理的,畢竟這就是一起綁架案,如果警察真的動用了所有的警力去找雅典娜的話,那也是非常不現實的。

而且史密斯家族跟警方那邊也只不過就是合作關係罷了,根本就不存在上下級的利益,史密斯家族根本就沒有權利要求警察做任何事情,警察現在只不過就是看在史密斯家族的面子上,才會如此重視這件事。

「能不能聯繫一下警察,讓警察把所有的火車飛機都封鎖住,千萬不能讓這個人帶著雅典娜離開Y國!」

替身狂妃 沃克冷靜了一下之後,低聲說道。

「這個估計也不太可能,警方那邊是不可能答應的,因為這並不是什麼重大的刑事案件!」

卡特無奈回了一句。

「……」

沃克深吸了一口氣,直接坐在了沙發上面,然後沉思片刻之後低聲說道:「好,既然警察那邊沒辦法幫忙的話,那咱們就自己動手,卡特你現在就去聯繫咱們家的所有殺手以及公司裡面的員工,讓這些人給我在飛機場等著,一旦要是發現了雅典娜,馬上彙報!」

史密斯家族的殺手組織還是非常龐大的,有將近五千人,而公司裡面的那些員工如何全部都加在一起的話,最少也得是十萬人左右。

這麼多人一起出動,沃克相信絕對能夠找得到雅典娜。

「父親,這樣做是不是有些不合適啊?」

卡特有些無奈的說道。

「怎麼不合適了?」

沃克愣了一下,語氣有些不解的問道。

「如果咱們真的讓所有人都去找雅典娜的話,那公司就會面臨癱瘓,咱們的損失可能也會非常大,我覺得……」

「你覺得什麼你告訴我?」

沃克瞪著眼珠子喊了一聲,然後繼續說道:「現在是雅典娜重要還是公司裡面的那些生意重要?沒有了雅典娜,公司裡面的那些員工也只不過就是混日子而已,與其讓他們在公司裡面待著,那還不如讓他們都出來去找雅典娜!」

卡特聽到了沃克的這句話以後,無奈的嘆了口氣,此時他的心裏面還是非常羨慕雅典娜的,因為他知道如果此時失蹤的人是自己的話,那絕對不可能有這樣的待遇。

而在場的其他人似乎也都是這麼想的,所以他們表面上好像非常的關係這件事,但是其實私底下都恨不得雅典娜真的出現了什麼意外。

就在這個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了一陣腳步聲,一位年紀在八十歲左右的長者在保姆的攙扶下走進了客廳當中。

當眾人看見這位老者以後紛紛站起了身,齊聲喊道:「老家主!」

這位老者便是史密斯家族上一任家主,也就是雅典娜的爺爺。

雖然老家主現在已經退居二線了,但是其實他在史密斯家族還是非常有威望的,沃克也非常的敬重老家主,畢竟只要老家主一天不死,史密斯家族的那些財產還都是寫在老家主的名下的。

「父親,您怎麼來了啊?」

沃克低聲沖著老家主問道。

「廢話,我的孫女雅典娜都已經被人綁走了,你說我過來幹什麼?」

老家主面無表情的呵斥了一聲,然後扭頭沖著自己身後的保姆說道:「你去把王先生給喊進來,讓王先生把情況跟他們說一說!」

「好的!」

保姆連忙答應了一聲,然後便轉身走出了房間。

片刻之後,王先生獨自走進了客廳當中。

其實王先生在看見陳天把雅典娜帶走以後,便火急火燎的來到了沃克所在的別墅當中,但是無奈王先生的級別不夠,根本就沒有辦法見到沃克,而且沃克那個時候也在忙別的事情。

最後王先生實在是沒有辦法了,所以才會找到了史密斯家族的老家主,但是因為老家主一直都是在休息,所以王先生足足等了一天的時間才見到了老家主,然後把事情的經過跟老家主說了一遍。

「當時雅典娜被人帶走的時候,王先生恰好就在場,所以讓王先生把當時的情況跟你們說一遍吧!」

老家主坐在了沙發上面面無表情的沖著眾人說道。

眾人在聽到了老家主的這句話以後才意識到了王先生的重要性,所以紛紛扭頭看向了萬先生的位置。

「事情是這樣的,這次帶走雅典娜小姐的人是一個叫做陳天的人,是來至華夏的武者,陳天先是殺死了鄭元平,然後又把雅典小姐給帶走了!」

王先生緩緩的說道。

「你說的這些消息我們都已經知道了,你能不能說點我們不知道的事情!」沃克有些不耐煩的沖著王先生喊道。

而王先生在聽到這句話以後猶豫了一下,然後低聲說道:「沃克先生,根據我對這個陳天的了解,這個人的實力非常的恐怖,是一位非常厲害的武者!」

「既然能夠殺死鄭元平,那說明這個人肯定非常的厲害,但是我不清楚雅典娜什麼時候的罪過這樣的人物,我聽說這個人找雅典娜要一千億,是不是有這麼回事?」沃克看著王先生繼續問道。

「確實是有這麼回事!」

王先生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這個人應該是為了錢所以才綁架雅典娜的,但是我想不明白他為什麼要這麼多錢呢?」沃克臉上的表情開始有些疑惑了。

「沃克先生,其實並不是陳天因為錢所以才綁架了雅典娜小姐,而是因為雅典娜小姐本身就欠陳天的錢!」

王先生無奈之下終於說出了這句實話。 「雅典娜欠這個人錢?」

沃克在聽到了王先生的話以後露出了一絲不解的表情,畢竟當初傀儡王的事情沃克現在還是不知情的。

「沒錯,雅典娜小姐其實早就跟我說過她欠陳天一千億,但是卻沒有想要償還的意思,這次陳天過來就是來要這筆錢的!」

王先生輕輕的點了點頭。

眾人看著王先生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除了震驚之外便還是震驚,因為他們實在是想明白雅典娜為什麼會欠陳天這麼多錢,那可是整整一千億啊!

「王先生,你不會是在跟我開玩笑吧?雅典娜怎麼可能欠別人這麼多錢呢?這簡直就是無稽之談!」

沃克語氣激動的說道。

如果此時王先生說雅典娜欠了陳天幾千萬或則是幾億,這倒是有可能的事情。

但是此時萬先生竟然說雅典娜欠下了一千億的巨款,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畢竟這麼大的一筆錢,根本就不會有錢能借出來,也不會有人敢借。

「沃克先生,您還記不記您當初讓雅典娜小姐去華夏尋找過一具傀儡?」

王先生輕聲沖著沃克問道。

沃克愣了一下,隨即連忙點了點頭,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這件事我記得,當初我們收到了關於華夏傀儡王的消息,所以我讓雅典娜去華夏尋找傀儡王,但是最後雅典娜並沒有完成這個任務,而且吉田大師也死在了華夏,因為這件事吉田家族已經跟我們史密斯家族斷絕了來往!」

「吉田大師就是這個陳天殺死的,而傀儡王也是被這個陳天搶走的!」

王先生根本就沒有任何廢話,直接了當的說道。

眾人紛紛扭頭看向了王先生的位置,臉上的表情除了震驚之外便還是震驚,非常的不可思議。

誰也沒有想到,原來陳天是在那個時候跟他們史密斯家族結下了仇!

「然後呢?」

沃克猶豫了一下之後輕聲沖著王先生問道。

王先生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繼續說道:「當時雅典娜小姐看見陳天搶走了傀儡王,不惜想要殺死陳天,但是無奈陳天的戰鬥力非常的驚人,殺掉了小姐帶過去的所有護衛,並且還要殺掉雅典娜小姐,但是好在愛麗絲小姐跟陳天認識,在中間幫忙求情,雅典娜小姐最後答應給陳天一千億用來救命,陳天最後答應了下來。」

「原來是這麼回事!」

沃克忍不住低聲感嘆了一句,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既然是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那雅典娜為什麼沒有跟我說過這件事?」

「雅典娜小姐在回國之後,因為並沒有拿回傀儡王,所以您非常生氣,狠狠的責怪了雅典娜小姐,所以她根本就不敢跟你說起這件事,而且雅典雅小姐也根本就沒有想要還錢的想法,不僅不想還錢,她甚至還找到了獵魂組織的殺手想要刺殺陳天,但是最後都已經失敗了!」

王先生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說道:「我覺得應該就是獵魂組織的殺手惹怒了陳天,所以陳天才會來到Y國綁架了雅典娜小姐!」

眾人在明白了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以後,全部都陷入到了沉默當中。

之前他們以為雅典娜欠錢,只不過就是陳天敲詐的借口罷了,但是他們沒有想到原來雅典娜竟然真的欠了陳天一千億。

「沃克,你覺得這件事應該怎麼處理?」

老家主看見眾人都不說話了以後,面無表情的沖著沃克問道。

而沃克則深吸了一口氣,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雖然王先生剛才說了,雅典娜確實欠了這個人錢,但是我覺得他的這些行為明顯就是在挑釁我們史密斯家族,我準備用其他的辦法把雅典娜救回來!」

「沒錯,這種時候不能夠妥協!」

頂級老公好霸道:婚久情深 在場其他人也紛紛表示認同沃克的這個做法。

畢竟這些人都不是雅典娜的親人,他們現在根本就不關心雅典娜的死活,他們覺得如果真的拿出去一千億,那麼史密斯家族可能都會出現大問題,一旦資金周轉不過來的話,那遭殃的就是他們。

而沃克的想法就更加簡單了,那就是根本不捨得拿出這筆錢。

雅典娜雖然重要,但是這筆錢也不是他能夠承受的起。

王先生聽到眾人的話以後十分無奈的笑了笑,低聲說道:「陳天在離開之前讓我給您轉達一句話!」

「什麼話?」

沃克愣了一下,皺著眉頭問道。

「陳天說三天之內必須準備好這筆錢,如果他要是看不到這筆錢的話,他就會殺掉雅典娜,並且血洗史密斯家族!」

王先生表情十分認真的說道。

「嘭!」

沃克在聽到了王先生的這句話以後,用力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然後瞪著眼珠子喊道:「還真是好大的膽子啊,竟然連我都敢威脅,那我今天倒是要看看這小子到底有什麼本事竟然敢說要血洗我們史密斯家族!」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