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江友義喝道:「大膽匪徒,還不跪下投降,乞求諸神之寬恕!」

査士宏和費明慶眼中shè出一道冷光,二人俱想:難道剛才震傷他們的,是武神殿的人?

「要戰便戰,廢話那麼多!你們這些神棍!」査士宏說著,便拔出刀來,搶先出手,劈向江友義面門。

施道通大喊道:「拿下他們!」一眾衙役蜂擁而上。

尾隨査士宏和費明慶出來的夏雷,暗中一跺腳。他費心設計了半天,現在卻要被武神殿和衙門的人摘桃子,怎叫夏雷不氣。

夏雷給火獅的竹片上寫的,便是請火獅震傷査士宏和費明慶!

夏雷不知査士宏和費明慶的武力值到底有多高,他自己又才剛剛接觸這些不久,儘管源之界里有十分龐大的力量,他能運用的卻很少。至於愛神賜予的那些神光,力量到底有多強,是否足以對抗査士宏和費明慶,夏雷也不清楚。

穩妥起見,夏雷才請火獅出手!打算等査士宏和費明慶走出倚翠軒后,來個突然襲擊。即能殺人領賞,又不連累倚翠軒!

査士宏和費明慶在栗子山經營了那麼久,狗腿子肯定不少。若是倚翠軒被那些匪徒惦記上,就麻煩了!

夏雷拉了拉臉上的面紗,以為沒自己什麼事了,懊惱轉身,打算退回去。

就在此時,大街兩側的民居里,shè出二十幾道人影來。

「大當家,二當家!你們快走!」這些突然冒出來的武者,卻是査士宏和費明慶帶進城的匪徒。

形勢立時有了轉機。

施道通一方的人雖多,但大多數衙役是在平民中選出來的,手底下的功夫不行。

江友義的神衛隊雖然威武,但遇到豬一樣的隊友,也是無可奈何。

査士宏和費明慶很快就從衙役隊方向,撕開了一個口子,沖了出去。

夏雷立即跟了上去。 ()慌亂之中,天sè又暗,匪徒們見夏雷穿的是便裝,不是衙役服也不是神衛隊制服,又跟著他們往外逃,便把夏雷當做是他們的同伴,儘管奇怪夏雷為何整個黑布蒙臉,但此時也沒時間問他了。

夏雷就這麼輕鬆地跟著査士宏和費明慶的隊伍,衝出了蒲林鎮。

後面,江友義率領著神衛隊緊追不捨。黑暗中,夏雷只聽江友義罵了一句。「嚴貴那個孬種!這種時候裝病不出!」

出城不過一分鐘,兩側的樹林里就躥出了四五十人。這些人是來接應査士宏和費明慶的。

夏雷暗暗咂舌。栗子山的匪徒果然勢力龐大,出來逛個窯子,里裡外外居然安排了如此多的人手。

有了援軍,査士宏與費明慶不顧身上的傷勢,又帶著眾匪徒掩殺回去。

江友義和施道通一看勢頭不對,立即撤軍,退回了城內。

査士宏與費明慶帶著眾匪徒,沒有往城裡追。

他們兩邊人在城門口追追殺殺。對臨江官方來說,那是抓捕犯人。你江友義和施道通抓捕不利,報上去,只有挨批的份。

但若査士宏與費明慶帶著一隊人馬衝擊城市,那便是攻城。蒲林鎮遭到大批匪徒攻擊,臨江城城主即便真的在女人肚皮上,也必定會提起褲子,追殺過來。

査士宏與費明慶很清楚這其中的道道。儘管對施道通為了個女人就大動干戈的舉動很是火大,但為了大局著想,査士宏與費明慶只能暫時咽下這口氣,等以後找機會再把這口氣掙回來。

「走!」査士宏一聲令下。

眾匪徒便急朝山裡退去,一個個爬山涉水,比猴子還靈敏,那度和氣勢,堪比小木蘭(輕型摩托)。

夏雷只能硬著頭皮跟著跑下去,他如今只要稍有異動,必定會被匪徒們現。

兩輩子都沒跑過這麼快的夏雷,跟著跑了一段時間,不喘不流汗,居然很輕鬆。夏雷感覺自己還能跑得再快很多!這全身上下都充滿了力量!

夏雷開始喜歡上這個世界了!

跑了大約一二十分鐘,夏雷就看到了大片山寨。竹木房屋,全都依山而建。房屋之間,錯落著一個個菜園子。夜sè中,可見崗哨林立。

費明慶開始清點人頭,計算損失,分犒賞。

夏雷捂住肚子,瓮聲瓮氣地說:「大當家,二當家,我可能吃錯東西了,去解決一下。」

費明慶看了夏雷一眼,對夏雷臉上的面紗皺了皺眉頭,但沒有說什麼,只是揮了揮手。

夏雷趕緊鑽進了附近一幢木房子,找著廁所,鑽了進去。

「這人是誰?怎麼還蒙塊黑布,沒臉見人?」査士宏問道。

眾人一陣鬨笑。査士宏也就這麼隨口說一句笑話,並不是真要深究的意思。

武者世家當道,平民難以出頭,奴隸的rì子更難過。想要過好rì子,狠走上匪路的,每天都有。各種怪癖者應有盡有。習慣xìng蒙臉的,這山寨里有好幾個!有的是因為臉上被刺字,有的是因為疤痕難看……

栗子山的管理也很鬆散。願意出來站崗放哨,跟著打劫殺搶,就有份子錢拿。願意種地的,只要交租便給地種。什麼也不做,就在山裡呆著的,只要不惹事,餓死也沒人管。

正因為這種鬆散的管理,栗子山吸引了大量喜歡zìyou的人。這些人大部分手底下功夫紮實(沒功夫還往山裡跑,那是找死),有錢的時候,就窩著吃喝玩樂,沒錢的時候,就跟著隊伍出去干兩票。更有一些人錢多了惹人眼紅被寨子里其他人悄悄做掉的。但其中也有不少人真的只是追求zìyou自在的生活,種種地養養雞什麼的。

夏雷很輕鬆就混了進去。

寨子的中心區域,栗子山的一處山坳里,有個市場。這個市場儼然就是蒲林鎮北區的翻版。黑暗的酒館、骯髒的旅館、分三六九等的花娘苑子,大小賭場,應有盡有。邊緣地帶,還有個農貿市場,市場里的交易井然有序,物價比蒲林鎮的要低得多。

這裡的人沒有等級區分。他們身上的服裝,只能昭顯他們的貧富情況,不能寫照他們的身份。

夏雷看他們大多數步履沉穩,呼吸悠長,頭皮不覺一陣陣麻。難怪官府和世家們都不敢來打栗子山!這裡的人大多數都是武者,包括婦女和孩童。

夏雷目之所見,只有在那些淪為玩物的花娘中,才能看到沒有修鍊過的普通人。

市場的中心,矗立著一套四進的豪華大宅院,掛著牌匾,上書「逍遙府」。這便是身為大當家、二當家的査士宏和費明慶的「宮殿」。它金碧輝煌,遠非周遭那些低矮的房屋所能比擬。

査士宏和費明慶在寨子口清點之後,就立即帶人返回了這幢宅院。二人彼此也沒做過多的交流,便分別進入了自己的房間,各自療傷。

別看他們進出都是前呼後擁,但他們深知,這其中真正忠心他們的人,沒有!即便有,他們也是不敢信的!

他們之所以當上這裡的老大,也是趁著之前的老大傷重時,一舉將其幹掉,奪權奪位的。

夏雷在大宅院外圍轉了幾圈,也沒有找到潛進去的辦法。這宅院不過三千平方米,巡邏守衛卻不下兩百個。

轉悠的時間長了,難免會引起守衛們的主意。夏雷不敢久留,轉了兩圈,沒找到可突破的地方,便折入了一條小巷。

「啪啪啪……」「啊啊啊……」兩種極其有節拍的、痛苦卻又靡靡的聲音從頭頂上傳來。

夏雷抬起頭。

月sè與樓頂燈籠的餘暉交相輝映中,一個挽著髻的秀美的臉龐從二樓木製圍欄上探出來。她雙手無力地耷拉下來,耳環和整個身子都在隨著啪啪啪的節奏而前後擺動。

那圍欄是全木板鋪築,密不透風。夏雷看不到她的下半身。

她看到了夏雷,目光漠然,就好像夏雷只是一頭無意間闖入的狗。

忽然一隻大手從背後抓住了她的髻,向上提起,迫使她高昂起頭。

樓頂上的燈籠光散落在她的臉上。

夏雷差點沒驚呼出聲。

這張臉蒼白凄凄,痛苦扭曲的五官依稀可見原本的眉目如畫。尤其那微微張開的、不薄不厚的唇,猶如桃花花瓣般嬌美。

但這並不是夏雷驚呼的緣故。美女,他最近見了不老少。夏雷驚訝的原因,是他對這張臉的熟悉。

「雨桐姐……」夏雷細細看清之後,忍不住低低呼喚了一聲。 ()樓上的女人明顯聽到了,她掙扎著要低頭把夏雷看清楚。可揪著她髻的手更用力的往上提了提。她被拽得努力朝後仰去。被圍欄擠壓的一對豐碩的半球蹦跳出來,倭瓜般倒垂著,搖擺敲打著圍欄壁。

從她的反應來看,夏雷知道自己沒認錯人。她正是一年前被山賊劫走的雨桐,倚翠軒的紅牌,蘇珠珠的得意高徒,曾經和小桂花並駕齊驅的的花姐兒。

忽然,那隻大手鬆開了雨桐的髻,將她猛地往上一提。雨桐半個身子都越出了圍欄,倒掛在圍欄上。

一個滿身是毛的魁碩身子頂著一張兇悍的臉,從圍欄后越出來,衝下來咧嘴一笑,露出滿口黃牙。

雨桐驚慌失措的呼喊著,雙手亂揮著想要翻身爬上去。可背後的人將她的手拍了下去。

這種倒掛的姿勢不是那麼好受的,何況後面還被猛力的啪啪啪。

怒火噌就躥上了夏雷的腦門頂,夏雷雙腳一用力,一下躥起,不成想,這一下卻是躥得太高了。夏雷現自己居然直接上了房頂。這可是二樓的房頂。

夏雷略微詫異了一下,筷子鼓槌已在雙手之中。夏雷撲下去,一筷子鼓槌敲過去。

那黃牙早有準備,抬手一擋。 綜武俠論西毒吃蘿蔔的節奏 可是黃牙低估了筷子鼓槌的力量。咔嚓一聲,黃牙的手骨就斷了。

黃牙猛地一抽身,反身來打夏雷。雨桐失去了固定,朝樓下墜去。「啊——」雨桐尖叫著。

夏雷連忙一彎身,一把抓住雨桐的腳踝。黃牙趁機一拳打在夏雷胸口,一股無名的氣旋鑽進了夏雷體內。

夏雷只覺胸腹氣血一陣震蕩,那股入侵的氣旋便蕩然無存了。

「哼!」夏雷一腳踢出,黃牙急忙收腹。但他忘了他那話兒還鐵杆般的杵著,長出了一截。夏雷這一腳不偏不倚踢在了那物件上。

「嗷——」黃牙捂住下面,蜷縮成蝦米,急急後退。

夏雷把雨桐提了上來,放在樓道里,空出雙手來。

黃牙一看勢頭不妙,翻身跳出圍欄,落到巷子了,撒腿就開跑,連件遮羞的布料都不要,就那麼光溜溜地邁大步奔跑。

夏雷跳到巷子里,只幾個縱步,就追上了黃牙。夏雷沒有半點手軟,一筷子鼓槌敲在黃牙腦門上,打了個腦花迸濺。

栗子山這些亡命武者,哪個身上沒有命案?夏雷殺他們一點心理負擔都沒有!這都是該殺的社會毒瘤。這一次,夏雷完全沒有半點不良反應。只是看到那一坨紅的白的豆腐腦,胃部痙攣著。

夏雷轉身回頭,卻見雨桐已站了起來,立在圍欄邊一臉麻木地看著夏雷。夏雷一陣心疼,記憶中的雨桐,是個見到殺雞都會昏倒的嬌人。

夏雷縱身翻進圍欄,上前想和雨桐說話,卻現她蹲在圍欄邊,居然依舊什麼都沒穿。夏雷別過臉去。「雨桐姐,快穿上衣服,夜風冷,小心著涼。」

「你是誰?你怎麼知道我的名字?」雨桐一動不動,冰冷地問。

夏雷勾下臉上面紗,「雨桐姐,我是雷子。」

「雷子?」雨桐驚呼一聲,大喜過望,但旋即又沉下了臉。她一抬手,「啪!」一個重重的耳光落在夏雷臉上。

「混蛋,叫你不學好!你若是但凡聽我們一些,又如何會落到如此田地?」打過之後,雨桐撲到夏雷身上,緊緊抱著他嗚嗚痛哭。她以為夏雷走投無路,不得不上栗子山為匪,又氣又傷心。

「雨桐姐,我沒有不學好,我是來救你們的。」夏雷想要抱住她,可一摸之下,冰涼光溜,夏雷又趕緊收手,推開雨桐。

夏雷在地上找到了裙子,但裙子已撕裂成了幾塊,無法穿了。「她們呢?含羞姐?銀芽姐?解憂妹妹呢?」

夏雷找到了一套完好的男裝,鑲著皮料,算是上等服裝。應該是那黃牙的。夏雷把這衣服披雨桐身上。

雨桐卻只是哭。

夏雷重又蒙上臉。「雨桐姐,快告訴我,她們在哪裡?咱們找到她們,連夜下山。」

雨桐流著淚搖頭。「我們回不去了。回去也活不下去。沒有客人會碰一個在山匪窩裡呆過的女人。雷子,你不是已經看到了?我們現在有多臟,你知道嗎?連北區的女人也不如,每rì里,不接十個客人,也有七八個。嗚嗚嗚……」雨桐哭得悲切。

夏雷一拳砸在木圍欄上,打出一個大洞。

「別啰嗦了。快穿好衣服帶我去找她們。」夏雷心想:先容査士宏和費明慶多活幾天,把她們幾個女孩子救出這魔坑再說。

「含羞和解憂剛被二當家的手下叫過去了。看見沒,就在那大宅子里。」雨桐所指的方向,正是査士宏和費明慶所住的地方「逍遙府」。「說是剛剛和蒲林鎮的神衛隊打過仗,要給兄弟們去解解氣。我若不是已經在接客了,也會被拉去的。」

「其他人呢?」

「都死了!含羞和解憂今晚只怕也活不成了。她們兩個人怎麼應付得了幾十個暴徒?」雨桐淚如雨下,哭得失魂落魄。

和査士宏、費明慶一起從蒲林鎮回來的人有多少,夏雷再清楚不過。那些人就算只留下一半來享樂,也會要了含羞和解憂的命。

「雨桐姐,有沒有什麼辦法混進去?那裡守衛太多,我若正面殺進去,累死也救不出她們來。」夏雷問道。「若是悄悄進去,惹點事,讓他們自己鬧起來,等他們亂了,再救人就容易了。」

雨桐忽然不哭了。她抹乾眼淚,堅定地說:「有。你帶我去加入他們。你說得對,我們要進去鬧。我要一把火燒這裡!要死大家一起死。」

「這怎麼行?我是來救你們的,不是來害死你們的。」夏雷急了。

總裁留步:一隻老婆待領養 「雷子,你回去告訴蘇媽媽,她對我的養育之恩,我只能來生再報了!你走吧。」雨桐站起身來,表情冷絕。

「雨桐,你別亂來。我再想想,一定有辦法帶你們逃出去的。」夏雷來回踱著步。

雨桐在披在身上的男裝上搜了一搜,搜出一塊腰牌及一個錢袋。

雨桐又撿起地上撕裂了裙子,胡亂裹在身上,遮擋了重點部位。「雷子,你帶著這些,快走吧。」

雨桐把那腰牌和錢袋子塞給夏雷。「這裡每天都有打殺,稍不留神就會沒了xìng命。你快快離開。」

「雨桐,我冒著這麼大的風險來這裡,難道就是看著你們死嗎?」夏雷低聲怒喝道。

雨桐嚇了一跳,怔怔地看著夏雷。

夏雷看那腰牌,上面寫著一個「査」字,估計是査士宏的親信。難怪費明慶的人來找女人時,沒有把雨桐也帶走。

夏雷把腰牌和錢袋子塞進自己懷裡,取了黑面紗,打散了髻,讓長披散下來,遮住大半張臉。打橫抱起雨桐,跳下圍欄,朝巷口走去。

才走出巷口不出五米,兩個男人便從巷子里追了出來。「爺,這裡的女人不能帶出去。你要辦事,就在樓上辦。」

夏雷一愣。

雨桐小聲提醒道:「是老闆的打手。」她轉頭對那兩打手說,「這位爺是二當家的兄弟,說是含羞和解憂那邊應付不來了,要拉我過去填場子。喏,那位客人不依,已被爺打死了。」

兩個打手方才在裡面賭錢,從窗口看到雨桐被人抱走了,才現情況不對。他們根本不知道黃牙是如何死的。

二人朝夏雷背後望了望,看到了撲在地上的黃牙。眼睛滴溜溜地轉了一下。那黃牙在這裡身份不低,死在這裡,倒是個禍事。

現在有人出來認了,自是最好。雨桐被帶進大宅院,是死是活,都能給老闆賺一大筆錢。這買賣必須得做。

其中一個打手便拱手道:「原來是二當家的兄弟。我們這就送你們過去。」

明著說是送,實際卻是擔心夏雷把雨桐帶著跑了。夏雷心道:「求之不得。」 ()這兩個男人一左一右把夏雷和雨桐夾在中間。

夏雷剛拿出黃牙的腰牌,提在手裡,還沒遞過去,大宅院的守衛就自動讓開了。他們不認識夏雷,卻認識那兩個打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